第八章 独酌(32)埋了千年的怨怼都结成了撒娇的化石

    尚不知他名姓第一卷第955章独酌埋了千年的怨怼都结成了撒娇的化石眼见着自己已经在地底困了小半宿了,周游心下不由又开始焦虑。他本想在这里速战速决,好继续去盘算如何入那深渊,可一耽搁就是半宿,而且还遇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水精,又总纠盯着那人留下来的一息真气不放,实在是难缠。
    可周游转念一想,自己被这水精困着,无论如何都是难以脱身,既然如此,倒不如顺其自然……这水精虽然钻牛角尖的紧,但瞅他本事却是绝非小可,再加上他又和那尚不知名姓的少年有过一番纠葛……那么,因势利导,这一洼成了精的水,还不是也得往低处流去?
    周游运了运气,发现自己还是被水捆束着。他必须要赌上一赌,既是助自己脱困,更是可能为那被掳至深渊的少年多争取一个帮手!
    想到这里,不等那水精再追问,周游先主动开了口:“你不是问我,那个人与我是怎样的朋友吗?这个问题,不是我推脱,实在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若说相熟,我与这人其实也不算认识太久,而且一开始时还是站在对立面上的,我是猫,他是鼠……”
    说到这里,周游对面那个只露了眼睛的水人,突然在水面下咕噜噜吐了一串的水泡泡,看起来竟像是忍不住笑了似的。
    “就你这样还是猫?”果然那水人带了些笑意开了口:“被人家揪着尾巴玩弄了,还当自己是猫……”
    周游往那双仿佛假眼的眼球上瞥了一眼,继续往下说道:“后来交道打的多了,我们才慢慢熟识了些,也共同经历了几桩事儿,才发现那人看着似乎有些手段,却最是心肠软的……”
    水人忍不住又插嘴了:“他心肠软?心肠软还能把我埋到地底下,一埋就是上千年!”
    虽然他语气里多有抱怨,但听起来竟像是撒娇多过怨怼,周游不由心中暗自一笑,才接着说道:“他处事决断,有时候颇有些不管不顾的肆意,也许一时会伤到人心,但终究还是为长远计的,往往等尘埃落定,却总还是要顾念他的善意周全……”
    “嗯,这话倒是不错……”水人附和着,连那半边脸也都没入了水下,完全不见了踪迹。周游只觉得那束缚周身的压力,突然一松。
    周游呼口气,仍旧书接前文:“我与他的交情也许比不得您,但几番交道打下来,我却只觉得这人术法修为虽高,但心底却宛若赤子一般纯净不染纤尘……”
    一直埋着周游的大水,又往下退了退,已经降至了胸口之下,虽然手脚仍不能动,但胸口没了压力,呼吸倒是顺畅了许多。
    周游近乎贪婪地呼吸了一口气,才又道:“也许正因为他是心思如此纯净之人,所以在我受伤之后,他竟将真气倾囊赋予了我……我才因此得以保全了性命和修为……可是他……”
    “虽然失却真气是不大好受,但对于那人来说,”水人听着周游的话,竟慢慢的真听了进去,反倒忘了他原本是要问询周游什么的:“这倒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儿,他那真气总还是能再生出来的。”
    “是,他失了真气原本是不会伤及根本的,但是,就在他失去真气后,紧接着便又发生了一件事,这就很要命了……”周游叹道。
    “什么事儿?”水人立马追问道。
    周游正等着他问,随即将体育场一事约略说了一遍,末了又道:“若不是体育场一战,这地方也不会有地裂,没有地裂,您栖身的这个石柜也不会被发现,石柜若不会被发现,我也不会来到这里,更不会阴差阳错的解除了这里的封印,若不能解除封印,那么……”
    “我也就不会被释放出来!”水人不再等周游说完,立即接过了话茬,只是语气变得锋芒凌厉了许多:“你说,他被一个树精给挟持到了地底深渊里?”
    “……是。”周游弱弱应道。那水人的语气,不由令他想起了先前那三个被水人吃掉的人。
    呼的一下,先前还困着周游的水围顿时消散的是滴水不剩!重获自由的周游摸摸自己身上,竟然还是干爽的,就好像从来就不曾有水近身过。
    水围退下,那水人竟也同时失却了踪迹。周游四下里望了望,正想要呼喊,却见自己面前突然又重新长出一个人形来!
    这人形来的是实在无声无息,周游被唬了一跳,不过有了刚才的经验,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定然还是那水人,遂定了定神,刚要跟他说些什么,但此时恰巧碰见那人影抬起头来,“光”字符的柔和光芒打在那水人脸上,让周游瞅了个满眼。
    这一瞧不要紧,却让周游刚定下来的心神又是一惊,更是像被毒蜂蛰了似的,浑身一震:“你……你是男是女?”
    在“光”字符的冷光之下,周游瞧的清楚,那应该还是水人化出的人形,而且这次的人形比之前的马马虎虎的形状来说,显得细致的多了,各处细节该有的都有了,脸部特征也都齐俱了。
    但如果还是他,那依着刚才的说话声来说,他应该是个男身才是,可是,眼下瞧见的人形,却明明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个娇弱纤细的明艳女子!
    这回水人变化的实在是太过精细了,不仅眉毛头发都有了,更是很细心的给他化出的这人穿上了衣裳。
    他既化成了女子,自然也给这女子穿上了女装,但是,却是一副古人装束。
    水人看见周游盯着他,遂用他那双眼角微微上挑的美目看了回去,得意道:“我们流水,不像你们人类总得被困在一副皮囊之中,我们呢,想变化什么身形,便是什么身形,比你们高级的多了。你,羡慕吧?”
    水人一副女子的容颜体态,可偏生说起话来,却仍是男人粗糙的高门大嗓,这着实令人别扭。
    周游一副被雷劈了的神情:“你想怎么变,就怎么变,那是你的自由……可是,拜托您老人家能不能别用一副娇弱女子模样,撇着大老爷们的腔调?这,这听起来实在是……太……”
    “低等生物就是麻烦……”水人翻个白眼,虽然破坏他现在脸庞的整体美感,但安在这位女子的精致脸庞上,却也显得这个白眼实在是风情万种:“我想怎样便是怎样,你这小崽子少来指挥我!什么男啊女啊,还不都是一样暂居的皮囊!”
    这话虽然夸张,但从古怪诡异的水人口中说出来,倒也不算是过分。可是那水人似乎是偏偏要语不惊人死不休,紧接着又来了一句:“皮囊外形什么的,对于我来说简单的很……只要他说喜欢什么皮囊,我便会立时变化出什么皮囊,只管给他便是!”
    周游只觉又是一道惊雷从天而降,顿时把他给劈了个里外皆焦。
    ps.没出正月都是年。反正已经歇了七天,索性2月份就一直休了。这一章更新后,3月份再见喽!
    

猜你喜欢: 《招阴人》 《灵异档案全录》 《嫁阴》 《金属核心》 《我的泰国牌商生涯》 《相灵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