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没时间解释了,快开车!

    “这样不行的!”朱颜在贝龙的耳朵边儿上喊,不是她想喊,主要是贝龙把嘟嘟车开到飞起,风声呼啸,她不喊声音根本传不到贝龙耳朵里。
    贝龙也喊:“闭嘴!”
    朱颜委屈的嘟着小嘴儿,她不是想给贝龙捣乱,而是贝龙身上三个伤口都在流血,继续这么逃下去就算是不被追上,贝龙也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但她也知道现在不能停下,后面追兵追得太紧了,停下的结果还是死!
    好在花卉市场的纷乱帮了大忙,穿过了花卉市场他们终于暂时甩开了追兵。
    “停车!停车!停车!”安静了一会儿的朱颜忽然在贝龙耳边尖叫起来,不愧是亚洲第一女子天团的主唱,海豚音飙起来贝龙的耳膜都快穿孔了。
    贝龙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自己也不可能强迫她和自己去亡命天涯,既然她坚决要和自己分开,那还不如斩断因果,就在这里分道扬镳吧……
    “吱”的一声尖啸,嘟嘟车的轮胎和水泥地面剧烈摩擦留下三道黑黑的擦痕。
    “等我!”虽然已经没有了风声呼啸,朱颜还是习惯性的在贝龙耳边尖声喊道,然后她踉踉跄跄的跳下了嘟嘟车,手扶着车“哇”的一下就吐了……
    所以你喊停车就是因为想吐吗?
    贝龙嘴角隐蔽地抽搐了两下,让他没想到的是,朱颜在哇哇吐了两口之后,一抹嘴直起身往他腰上摸去,“呛啷”一声那口廓尔喀军刀就被她给拔走了!
    贝龙眯起了眼,神色古怪地看着朱颜提着刀摇摇晃晃的冲进了路边的药店。
    收回目光,贝龙掏出手机,这是他大表哥淘汰下来的老手机,让他临时先用着的,号码也是大表哥以前的号码,偶尔会有奇怪的客户打到他这里来。
    “小龙?啥事儿?”电话接通,大表哥小强那不着调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哥,出事了!”贝龙语速极快的道:“你现在说话方便不方便?不方便就马上去找个方便的地方!”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小强的声音顿时认真起来:“是不是有人上门讨债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用理他们吗?他们都是骗子,泰国骗子最多了,你把门反锁了,随便他们怎么敲都别开,一会儿他们就走了……”
    “……不是这事儿!”贝龙嘴角抽搐了两下:“哥,我杀了巴颂的儿子!”
    “不吹牛逼能死?”小强用脚趾头想都觉得不可能,自己这个小表弟可是连鸡都不敢杀的:“到底什么事儿,赶紧的,哥这儿还有个大活儿呢!”
    贝龙沉默了,小强不耐烦的催促了几句之后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小强也沉默了。
    三秒钟之后小强才终于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什么……咳……真杀了?”
    贝龙:“嗯。”
    “杀的哪个……操!这他妈哪个也不能杀啊!”小强风中凌乱了,又问:“你怎么样?”
    忽然,小强那边传来了“呯呯呯”的砸门声,还有人在吵吵嚷嚷骂骂咧咧。
    “妈蛋!”小强意识到了什么,焦急的对贝龙道:“小龙你听我说,电话不能用了!
    “到你来清迈第一天晚上我带你去的地方等我,如果半夜十二点我还没来……”
    小强急促的喘息着,话筒里传来了一阵翻箱倒柜鸡飞狗跳,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倒了。
    然后小强的声音再度传来:“你就不用等我了,让那个谁,帮你安排连夜走!”
    “哥你现在在哪儿,我去……”贝龙话还没说完,小强就挂断了电话,贝龙再拨过去的时候,里面就传来了提示音,说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贝龙咬了咬牙,猛地一挥手,手机便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落入了美萍河。
    就在这时药店里面忽然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贝龙脸色一变刚想冲进去看看,却见朱颜已经慌慌张张的夺门而出,一只手提着刀,另一只手提着个急救包,绝美的小脸儿脸色煞白,倒好像是她被别人抢了……
    手足并用的爬上嘟嘟车,朱颜把刀还给贝龙,气喘吁吁的喊:“没时间解释了,快开车!”
    ……
    清迈的大街上是堵得死死的车流,在泰国第一堵的当然是曼谷,第二就得轮到清迈。
    到处都是私家车和出租车,就算是街道再宽阔也常常走不通,唯有嘟嘟车才能在车流之间的缝隙自由的穿梭,不过没关系,清迈人常说jayenyen慢慢来,就算是再堵清迈人的心态也不会崩,照样慢慢来。
    但今天的清迈人显得特别狂躁,如果从天空上往下俯瞰,就会看到满城的黑蓬嘟嘟车尖啸着,如同一个个黑色的箭头在四面八方射来射去!
    穿着花花绿绿的衬衫染着花花绿绿的头发的基本都是道上人,他们就仿佛接管了巡警的工作,凶神恶煞的四处盘问华夏人,一句话说的不对就会被他们拳打脚踢,而维护治安的巡警们哪怕近在咫尺也视而不见。
    尤其是唐人街,守着瓦洛洛市场本该是人头攒动、热热闹闹的,但今天却是死一般的寂静,大街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和整个城市形成强烈反差。
    就算是刚刚来到清迈的游客,也都清晰感受到清迈上空笼罩着的黑色恐怖。
    贝龙这个名字,一个小时之内就传遍了整个清迈,连清迈府的府尹都知道了。
    而在整个清迈剑拔弩张的时候,贝龙却在清迈红灯区西南角一家毫不起眼的酒吧里。
    这家酒吧和别的酒吧不一样,它是全泰国乃至全世界唯一一家由性工作者所有和经营的酒吧。
    在别的酒吧里性工作者们总是神色疲惫东奔西走,只为吸引男人的注意,但在这间酒吧里,她们可以不用讨好任何人,在别的酒吧里她们只是供男人泄欲的工具,只有在这间酒吧里,她们才能活得像个人……
    现在还没到营业的时间,灯光昏暗的酒吧里,贝龙正坐在吧台边,喝着一杯五彩缤纷的鸡尾酒,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妩媚女人就坐在他的对面,慢条斯理的点燃一支女士香烟,笑盈盈的看着贝龙身后忙碌的朱颜。“说好的末世呢”

猜你喜欢: 《见猫》 《会穿越的俗人》 《借尸》 《高冷阴夫》 《阴阳妙探》 《乃木坂的阴阳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