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嗤啦——没了!【2更】

    贝嫂火锅店已经开了好几家分店,黄春生投资了一大笔钱进去,如果贝龙还活着,黄春生一定不会有多余的想法,这钱就当是花钱买平安了。
    但是贝龙死了。
    华夏有句老话叫做人走茶凉,人走了茶都会凉,更何况是人死了?
    虽然在贝嫂火锅二店开张的时候,黄春生见识到了贝龙惊人的关系网。
    可是他知道那都是建立在贝龙一个人身上的,贝龙一死,这些关系自然也就断了。
    以己度人,黄春生相信如果自己死了,那些曾经跟自己好得跟一个妈生的似的亲戚朋友、合作伙伴一定都会像一群饿狼似的扑上来抢肉吃。
    说句难听的,他现在全心全意栽培的亲生儿子,都未必会为他掉一滴眼泪!
    甚至可能还会骂黄春生为什么都要死了还娶个老婆来跟儿子争家产!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在商海之中打滚了半辈子的黄春生见得多了。
    所以他才敢胸有成竹的过来,把不平等条约级别的股权转让协议摆在贝有福面前。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俄罗斯用火箭炮炸死了贝龙,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这是趁火打劫!”贝有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猛地抬起眼来瞪着黄春生,这才发现黄春生虽然是在叹气,却连眼角眉梢都是得意。
    “不不不,我这是在教你做人!”黄春生笑吟吟的:“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你舍得了这些股权,就能得到全家平安。要是舍不得嘛,哼哼……”
    黄春生没有说下去,但是他话里话外的威胁之意连傻子都能听得出来。
    “黄春生!”张春丽这时候从店里冲出来了,眼睛哭得又红又肿:“你不是人!”
    黄春生一个冷不防,就让张春丽挠了一脸花,还好他的秘书和司机联手按住了张春丽,黄春生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顿时恼羞成怒的骂道:
    “你他妈才不是人!你他妈是不是忘了当初逼着我去跳长江大桥的人是谁了?
    “要不是因为你儿子,我的田野牛都要上市了没事儿闲的来跟你们合作破火锅店?”
    一边破口大骂,黄春生一边抡起了胳膊想要抽张春丽耳光,贝有福当然想上去保护妻子,可是断了腿的他坐在地上想要挣扎起来哪那么容易。
    但是黄春生的胳膊才刚刚抬起来,冷冰冰的枪口就顶在了他脑袋上:“不许动!”
    黄春生顿时脸色大变,浑身僵硬的一动不敢动,这时那冷冰冰的枪口从旁边转到了他的正前方,他才看到拿枪口指着他的是一名荷枪实弹的士兵。
    “报告营长,攻击首长家属的嫌犯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请指示!”一名兵王营战士对着耳麦汇报。
    还有几名兵王营战士过去把按着张春丽的黄春生秘书和司机也给俘虏了。
    知道贝龙出事之后,兵王营营长王守渝第一时间就把秘密守卫贝嫂火锅店的兵力调整到了以班为单位,随时保证有一个班的兵力在执行警戒。
    “同志!别开枪!”黄春生慌忙举起了双手,心里不禁暗暗叫苦:是,贝龙是个少将不假,可也不用在他们家火锅店埋伏了一个班的兵力吧?
    贝有福和张春丽也惊呆了,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家火锅店还埋伏了这么多军人!
    终究是见过大场面的,黄春生强自镇定的解释道:“别误会!我是来跟他们谈生意的,我和他们是合作伙伴!你们刚才应该也看到了,是她先来挠我的,我脸上还有血呢,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这可不犯法!”
    “谈生意?谈什么生意?”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黄春生一愣,这个声音真的挺熟悉的,可是他竟然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男人已经转到了他的面前,黄春生定睛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鹏翔?”
    来的正是红顶商人华南首富鹏翔,对于黄春生而言鹏翔可谓是顶级大佬了,黄春生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强颜欢笑中透着谄媚:“原来是鹏总,您今天怎么也过来了,真是巧了,我过来跟贝老哥谈点儿事儿……”
    “行了!别废话了!”鹏翔一把抢过黄春生手里的股权转让协议,随手翻看了两下,然后把股权转让协议当着黄春生的面一撕:“看到了吗?”
    “嗤啦——”
    鹏翔把碎纸砸在了黄春生的脸上:“没了!不是这几页纸,是你,没了!”
    “你,你不能这样!”黄春生急得眼泪都出来了,鹏翔这话显然指的是他在贝嫂火锅店的股权,可能还包括了他的田野牛,甚至是他的命!
    或许别人还未必做得到,但鹏翔一定做得到。
    “你能这样,我为什么不能这样?”鹏翔冷冷地盯了他一眼,再也懒得和他再多说一句,走过去双手搀扶起了挣扎着起不来的贝有福,怀着复杂沉痛的心情低声说道:“贝大叔,贝大婶,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的年纪其实比贝有福小不了几岁,但和贝龙平辈论交,也就尊称了这两位。
    贝有福和张春丽并不知道鹏翔是代表了什么人而来,但即便鹏翔只是代表了他自己,能来已经让老两口很感激了,张春丽抹着眼泪道:“不晚,不晚……”
    “贝大叔,贝大婶,”鹏翔郑重其事的把一个文件袋塞到了张春丽的手里:
    “其实有一个事儿小龙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我是做医药生意的,制药也卖药。
    “小龙之前跟我合作,他提供了一个特别珍贵的药方,我负责生产和销售。
    “现在我把股权书带过来了,到时候分红会按时打到集团给他开的银行卡里。
    “虽然小龙已经不在了,但是他的东西我必须送过来,您二老……请节哀!”
    “啊……”贝有福和张春丽都惊呆了,他们都不知道还有这一码事。
    但是想来鹏翔应该也不会是在欺骗他们,毕竟他们的儿子已经死了。
    只是这人心真的难测,前脚有跟他们已经混得特别熟了的黄春生过来强索股权,后脚就有跟他们只有一面之缘的鹏翔过来送股权,果然只有到了天黑到没有一丝光线的时候,才能看得清站在你面前的是人是鬼……“说好的末世呢”

猜你喜欢: 《冥夫惹不起》 《逆天奇盗》 《中国阴阳师》 《我变成系统了》 《末日最强外挂》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