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3更】

    贝龙并没有问唐樱是不是她杀了安德烈大帝,唐樱也没有告诉贝龙她杀了安德烈大帝。
    全都在酒里了。
    末世之中两个人在一起时,常常都是很奇葩的贝龙在不停抽烟,唐樱在不停喝酒。
    但这一次贝龙没有再无耻的以烟敬酒,而是破天荒的和唐樱共谋一醉。
    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
    贝龙和唐樱已经做了一世兄弟,今生还能再续前缘,就值得贝龙为此破戒了。
    于是滴酒不沾的贝龙喝了个酩酊大醉,喝得忘记了岁月,喝得忘记了重生。
    他和唐樱一起幕天席地的躺在了青青的草地上,仰望着四月天的夜空。
    肩并着肩,头靠着头。
    唐樱已经喝了很多酒了,那双狐媚大眼却是亮晶晶的,就好像是夜空中最璀璨的星,她的声音幽幽的动人心扉:“姑姑,还记得吗,我跟着你第一天学武的时候,你只瞥了我一眼便连连摇头说我没有天资……”
    “你又喝多了……”贝龙的丹凤眼眯成了一条线,半醉半醒的傻笑着道:“我不是你姑姑……我是小龙……小龙……小龙……小龙……”
    贝龙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声若蚊蝇几近于无,唐樱歪着小脑袋去看贝龙,见贝龙那双丹凤眼彻底迷离了,无意识的喃喃着渐渐睡去。唐樱定定的看着贝龙,半晌她才又举起了酒壶,却再也倒不出一滴酒来……
    酒没了,故事才刚刚开始。唐樱幽幽的叹了一声,轻舒玉臂抱起了贝龙,倏地化作了一缕红烟飘渺消散,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五花洞中了……
    ……
    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汤姆看着面前一排排数以百计的小蓝瓶儿,皱着浓眉如墨的眉毛问道:“加州科研基地运过来的蓝精全都在这里了吗?”
    “是的将军!”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上校答道:“我们要立即执行上级任务吗?”
    汤姆点了点头,回头看向了透明玻璃墙后那一排排膀大腰圆的虎狼之师:
    “都已经签下了生死状,这一针打下去,是龙是虫,就看他们自己了!”
    ……
    天色破晓,贝龙离开唐家堡的时候都还是晕晕乎乎的,好多年没这么醉过了。
    不过并没有什么尴尬发生,也没有什么酒后乱性,贝龙醒过来的时候是独自睡在北极熊皮上,唐樱并不在五花洞里。贝龙出了洞恰好遇到巡察房总管唐坤,一问才知道唐樱一大早就在练功房指点嫡系子弟武功。
    他就拜托了唐坤代为向唐樱道别,会同了乖乖等他一宿的维克多回家了。
    贝龙和维克多来到贝嫂火锅店大约是上午十点钟,还没到上客的时候。
    一走进门,贝龙就被飞扑过来的老妈给搂住了,老妈眼中闪烁着泪花:
    “臭小子!你可吓死老妈了!”
    “妈您就放心吧,你儿子福大命大,肯定长命百岁!”贝龙笑眯眯的搂着老妈在脑门儿上“吧唧”亲了一大口,然而就在这时,从堂子的一角传来了一个不紧不慢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男人声音:“我看,未必吧。”
    张春丽当时就急眼了,冲过去把火一关,阴沉着脸道:“今天不营业了!请吧!”
    那男人无奈苦笑着站起身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渠你妹啊……”张春丽怒气冲冲的刚想骂两句,却忽然发现男人竟然已经消失了。
    眨巴眨巴眼睛,张春丽回头跟刚从柜台后挪出来的贝有福道:“老贝,刚才那人呢?”
    “对呀,刚才那人呢?”贝有福也是一脸懵逼,他本来是想出来劝两句的,生意人嘛,和气生财,冤家宜解不宜结,却没想到转眼人就不见了。
    “算了算了,不管他了,儿子回来了才是最重要的!”张春丽说着一回头:“儿子呢?”
    “对呀,儿子呢?”贝有福也是一脸懵逼:“这个外国人是哪儿来的?”
    “跟着儿子来的,大概是儿子在外国交的朋友吧!”张春丽尝试着跟维克多沟通了一下,发现维克多是一点儿华夏语都不会,她一拍脑袋想起来了:“差点儿忘了,大雄也是外国人,我喊他出来问问这个外国人!”
    一分钟之后。
    小野大雄:“库内七娃……”
    维克多:“资德拉丝特威……”
    小野大雄:“……”
    维克多:“……”
    贝有福张春丽:“……”
    ……
    滨江路的江边,贝龙眯着眼睛打量迎风而立的中年男子:“怎么称呼?”
    这中年男子大约四十来岁,面如冠玉,目若朗星,温文尔雅,清新俊逸……总之这种形容帅哥的词儿都能往他身上套,尤其是他身材保养得很好,穿着一袭修身的黑色风衣,站在江边不知吸引了多少妙龄少女的目光,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中年大妈的垂涎,只是中年男子那一头长发及腰,让人把握不好他的取向,尤其是在贝龙走过来之后……
    顿时就成了腐女们的一场饕餮盛宴,全都自行脑补出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中年男子偏过头来,直勾勾的看着贝龙,眼角眉梢蕴着化不开的惆怅:
    “你的《火龙真经》修炼到哪一阶了?”
    贝龙倏地剑眉一扬,也直勾勾的看着中年男子:“原来是明教韦教主大驾光临!”
    这中年男子正是华夏六大派之一的明教当代教主韦春风,韦春风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你不怕我是来收回属于我们明教的东西的?”
    贝龙点燃了一支香烟,趴在栏杆上俯瞰着滔滔长江:“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火龙真经》确实是属于明教的,但贝龙是光明正大的得到。上一次末世之中他对明教有大恩,当时的明教教主对他双手奉上《火龙真经》……
    只是真相他没法跟韦春风解释,就算解释了韦春风也不会相信。
    韦春风要收回,没有错!他是明教教主,有资格收回属于明教的镇教神功!
    贝龙不愿还,也没有错!这《火龙真经》他受之无愧,而且还了这一身火龙真气,他就等于废了武功!废了武功对他而言,和死了有什么分别?“说好的末世呢”

猜你喜欢: 《异狱》 《陋俗之扎纸人》 《末日戒魂》 《诡谲屋的秘密》 《400个民间流传鬼故事》 《家有尸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