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零章 三问

    继续往前,走了不到一刻钟,就看到了一块大石头。
    说是大石,现在早已被杂草覆盖,青苔斑斑,而平滑的正面,只看得见一个书字。应该就是山中书院四个字,只是另外三个,被青苔遮盖了。
    走到近前,周凯道:“书灵,这字对你有用吗?”
    书灵道:“虽是名家,匠气太重,重形不重意。”
    周凯笑了笑,绕过大石,顺着一排石阶往上走。
    还未走到一半,周凯脚步一顿。
    只见一头斑斓大虫,从山林间漫步而出。
    它四肢摆动,显得悠然,头颅却低垂,虎目精光,显然,这姿态并非散步,而是在狩猎。
    还没等大虫走上台阶,周凯一步迈出,直接跨越七八米,来到了大虫身前,一拳打下,命中大虫的耳根处。
    大虫脑袋一扭,被一股力量带动身体,直接腾飞,然后啪的一声落在地上,虎目,转圈圈。
    周凯走过去,踢了踢,本来威风凛凛的大虫,却是像死猪一样。
    笑了笑,周凯神刀对准大虫裆部,一刀闪过,然后大虫身体绷直,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被周凯一拳打的太重,它已经动弹不得。
    捡起一块新鲜肉,周凯扔给了少年:“会处理吗?”
    少年果断点头:“以前弄过牛鞭。”
    “那交给你了。”周凯满意一笑,转身继续走。
    少年呼出一口气,连忙跟上,路过大虫的时候,少年踢了它一脚,眼中露出幸灾乐祸。
    之前他来过一次,就是被这大虫追杀。
    大虫也是成了精的,实力还不弱,若非被此地异常影响,失了灵智,自己怕已经变成伥鬼,转世都难了。
    现在看看死猪一样的大虫,少年狐假虎威的跃过。
    再见吧,东方太虎。
    从石阶上去,就是一个偌大的平台。
    这平台只能看出一部分痕迹,其他地方都被泥土,杂物,草木掩盖,和一般的山林之地没啥区别。
    而在平台之外,则是能够看到一些建筑废墟的痕迹,很少了,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先生,在右前方,那边有吸引我的东西。”到了这里,书灵突然开口,语气难得的激动了起来。
    周凯没有犹豫,直接向右前方过去。
    走不多远,就是一条羊肠小道,蜿蜒向一处悬崖上的平台。
    这平台不小,呈现长方形,在平台周边,是已经长得变形的梅树。另外就是石亭,石桌,石凳,一派朴素。
    这是,阅文台!
    周凯一眼看过,雾气弥漫,这已经荒废许久的地方,似乎在眼中有所变化。
    一个偌大的悬崖平地,梅花朵朵,香气袭人。一个个白衣士子学生在这里读书,赏花,调琴,论文。
    “邪灵,这都是邪灵,哥,现在咋办?”少年看到平台变化,面色发白,颤颤巍巍。
    周凯道:“怎么,你先前连我都敢算计,还怕区区邪灵?”
    少年表情一僵,尴尬道:“哥,您别笑话我了,就我这点道行,先前就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若是早知您如此牛逼,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打您注意啊。”
    “别贫嘴,在这里等我。”周凯说着,提刀漫步过去。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先生何以至此?”一个白衣士子挡住了周凯之路,含笑询问。
    周凯还未说话,书灵却自动现身,目光看向白衣士子,开口道:“我要圣书。”
    白衣士子并未动怒,而是微笑行礼,道:“原来是书中精华,文道精灵。小生有礼。”
    书灵微微颔首:“你有文气,可称大儒,潜心苦学,必有所成。为何甘于此地,宁受邪魔污染,也不脱身?”
    白衣士子含笑道:“君子一诺,重若泰山,书生一命,不过鸿毛。我山中书院,秉承圣人之言,盛世研学,乱世安民,时有邪魔乱世,自然不惜此身。可惜山长早逝,我等书院弟子,只能借助圣人之文,镇压邪魔,邪魔不死,永不转世。”
    说完,白衣士子笑道:“我等师兄弟,肩负镇压邪魔之命,此为重任,书灵若想要圣书,必然要通过考验,接过此任方可。”
    书灵点头,问道:“如何考验?”
    白衣士子笑道:“考验有三问,魔是什么?”
    说完,白衣士子看向书灵,面带微笑,等待答案。
    其他正在调素琴,阅金经,论诗文的白衣士子,也都看了过来,一时间,平台安静,只有风声。
    书灵沉默。
    虽然是字中之灵,能明文道。
    可是有些东西,也并非它现在能理解的。
    比如这一问。
    书灵就被难倒了。
    它理解魔的字眼,含义,可是眼前的白衣士子,明显询问的并非这种字眼含义。
    看书灵不严,白衣士子摇了摇头,满脸遗憾:“书灵小姐,看来你也没有答案,此圣书不能给你。”
    “能抢吗?”突然,周凯开口。
    白衣士子:“……”
    书灵道:“先生,此言不妥,这些士子,为天道而镇妖邪,是文道之正,人道之正。不可亵渎。再则说,它们神魂合文气,文气连圣书,圣书镇妖魔,相互之间,已成一体,不可轻易分离,否则对它们伤害太大,也会伤及圣书。”
    周凯和善一笑:“看你紧张的,我就是说个笑话,缓和一下气氛,书灵,这个你要是不回答,那就交给我了。”
    书灵看向周凯,颔首道:“有劳先生。”
    周凯看向白衣士子,笑问道:“怎么样?这个考验,我能参与吗?”
    白衣士子笑道:“如果先生有镇压邪魔的想法,自然可以。”
    周凯道:“那好,你第一问,魔是什么?我回答,魔是人心。”
    白衣士子道:“何解?”
    周凯道:“魔的字面解释,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与仙神佛并列,此魔不是魔,只是一种存在,魔只是它的称呼,它可以叫魔,也可以叫馒头,烧鸡,烤鸭,酱猪蹄,红烧肉等等。而真正的魔,是人心,心中有魔到处是魔,心中无魔天地无魔。”
    白衣士子沉默了。
    好一会儿后,它笑道:“此言有独特之解,现在第二问,魔交予你,如何处置?”
    周凯果断道:“吃。”
    白衣士子:(⊙?⊙)

猜你喜欢: 《阴女有毒》 《古今奇谭之云真》 《最后一艘歼星舰》 《英雄无敌之圣堂崛起》 《解密天机档案》 《末日戒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