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沙漠夜聊(1)

    我跟沈喻坐在那棵被黄沙埋掉一半的树旁。我掏出水递给她,她喝了一口,又重新递给我。
    “刚才喝过了。”
    “留着点儿吧,还有一晚上要熬呢。”她叹口气,“没想到沙暴来的太大,根本来不及拿东西,都埋沙子底下了。”
    “那你去哪儿了?”我问。
    “你先说你去哪儿了!”沈喻的语气明显带着愠怒。
    我只好把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还把对魔掌的推测说了。
    “你说,那是不是西夜国的遗址?”
    她没说话,而是闭目深思。
    “你在想什么?”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事到如此,也不能再容她不言不语,故弄玄虚了。
    “我在想华鬘和原子弹。”
    “她和原子弹有什么关系!”
    沈喻没正面回答,她只是接着问:“那你说,人类制造原子弹的目的是什么?”
    “战争?杀人?”
    “对啊。但因为这东西威力太大,只用了两次,就把本来想坚持“一亿玉碎”的日本吓得神魂颠倒。因为人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怪物武器,一颗下去,整个城市就变成了废墟,简单就是神话传说中才能见到的东西。
    “所以,原子弹成了终战武器。其实大战之后,本来更容易爆发大战。但因为有原子弹的存在,要是爆发核战争,整个人类都有灭顶之灾,所以‘热战’就成了‘冷战’。
    “其实原子弹客观上反而促成了几十年难得的和平这就是原子弹的双重作用,本身是个杀人武器,反而倒成了和平基础。”
    我听得云里雾里:“可是,这跟华鬘有什么关系?”
    “你真是蠢,蠢到骨髓里去了。”夜晚的沙漠很凉,沈喻一天没吃东西,能看出她有点瑟瑟发抖。
    但就算这样,她还是保持着出口伤人的优良传统。
    “冷不冷?”看她冻得抱膝而坐,我都有点心疼她了。
    “你看你,平时天天嚷着节食,现在连口水都喝不上了,节食节到姥姥家去了,很开心吧?”我摸清了她的脾气,你越说好话,她就越不张嘴,所以开始跟她逗咳嗽。
    “对,要是饿死我,你就更开心了。”她剜我一眼,“就你那点心思,你就是想早点甩开我,跟那个什么阿修罗公主双宿双飞对吧?”
    “哎哟,看你说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你要冻死饿死了,那华鬘去哪儿?难道附在我身上?”
    “哟哟哟,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附你身上多好,雌雄同体,想干嘛就干嘛。”她酸里吧唧地说。
    “我心心念念的,还不如为了你好……”
    “别介,民女承担不起。”她鼻子里使劲哼着冷气。
    “嘿嘿,你说,像你这么怪脾气的人,是不是只有我能忍受了?”我嬉皮笑脸地继续逗她。
    她看我一眼,噗嗤一声冷笑出声来。
    “得了吧。你们这些重度屌丝,每天大白日的都在歪歪,总想象着有个年轻女生,她貌美如花、大胸长腿、家境优渥、柔意似水,既有些才情,又有点风骚。
    “她样样都好,就是有那么一处小小的缺点,而你们只需要做一点‘微小的工作’,以为自己能忍受她的缺点,就能得到人家芳心,然后非你不嫁了你们啊,兔星婆!那一污!”
    她这一套说辞简直就像相声里的“贯口”,说得我都差点笑出声来。
    “告诉你,追老娘的人排着队呢,排不到巴黎,也排得到伊斯坦布尔!跟你出门,是给你面子,看把你自得的!自从趁人不备亲了我一口,这阵子都高兴地成白日飞升了吧?能上九天揽月,能下五洋捉鳖没?”
    她怼得头头是道,我笑得乐不可支。
    诸位,先声明一下,我不是受虐狂。大家或许根本不了解沈喻,她这个人从来面冷心热,所谓面冷,就是对你爱答不理,随便你说什么,她都懒得回复。你越是追问,她越不理不睬,这就是她的个性。
    可最近,她明显对我话多起来,有时候怼我怼得头头是道,而且一骂我就刹不住车。
    要知道,她对别人可不是这样。就连对自己的亲密战友林瑛,她也不过哼几声了事儿。
    所以,她越多嘴,就说明越在乎我当然,这也可能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不过随它去吧,反正错觉也是美好的,就当看电影自己爽一下也值啊,还不用花票钱。
    我掏出瓶子,举起来看看,只见里面只剩下五分之一的水了,这点儿水认真喝起来,也不过一大口的样子。
    “说这么多,你口渴没?”
    “不渴!”
    我得意洋洋地拧开瓶盖儿,举起瓶子,装作特别大声地嘬了一口,其实根本没沾到水边。
    “哎呀,世间美好,莫过于此啊你要不要来口?”
    “不用!老娘就是渴死……”
    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女孩真是超乎寻常得可爱。
    “你干嘛?!你站起来干嘛?你这什么眼神……停住!你再走一步试试……”她指着我大声斥责着。
    我拿着水瓶,朝她走过去,她吓得花容失色,也连忙站起身来后退,但她慌张得厉害,刚退两步就自己绊了一下,一个趔趄朝后面仰去。
    我赶紧伸手去拉,可自己生来运动神经不发达,也一个磕绊朝她扑过去。我俩同时摔倒在地,像叠罗汉一样叠在一起。
    “滚开啊!臭牛虻!啊啊啊啊”她急得前后鼻音都分不清了,只是双手捶着我,花枝乱颤地尖叫着。
    说实在话,我原意只是想吓吓她,所以眼前这一幕连自己都没有想到。不过虽然是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虽然是我们俩最落魄的时候,虽然跋涉一天早就力倦神疲,但又有哪个男的能忍受美人在前而心无所用。
    尤其是像沈喻这种魅力十足的女人,就算是同性恋也能掰直了吧。
    我激动地一撒手,将瓶子扔到一边,伸开胳膊就抱住了她。
    “你大爷的,放开我!我是性冷淡!”她使劲挣扎着朝我大骂。
    “我不是性冷淡。”
    “再碰我一下试试!”
    “碰了,怎么着吧?”
    “蹬鼻子上脸是吧我的脸!”
    她捂着脸蛋,怒目而视,因为我刚亲了她的脸一口亲得我满嘴都是沙子。
    “估计,也就只有我不嫌你牙碜了。”我笑着对她说。
    她瞪着我,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也笑了出来。

猜你喜欢: 《玄门秘术》 《末日最强外挂》 《活体》 《谋杀禁忌》 《美人运》 《小人物的星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