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二章 古木生,你快来啊!

    想到这儿,凌怀石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之火,
    “木生贤侄说过,他这两天的就会过来王屋山,也不知道,现在他有没有动身前来……
    如果他来了,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凌虚羽自然是不知道凌怀石在想什么,他又脸色铁青的坐在了王座之上,抬头目光复杂的看了一会儿穹顶,随后才揉了揉眉心,道,
    “五长老,你方才说北渺天师他说的木生遭遇天劫的事情,可是真的?”
    “是真的,当时北渺天师神态很不好看,显然是为了这件事情苦恼了很久很久了,筱儿见他神情不对,多次询问,北渺天师也不愿意说出实情……
    筱儿又苦苦哀求了半晌,北渺天师方才终于说出此事……”
    凌怀石急忙道。
    凌虚羽叹了口气,道,“五长老,你不必处处为筱儿这丫头说好话,她这丫头这件事情做的的确不妥,该处罚的,还是要处罚。”
    说完,才又语气深沉道,
    “北渺道兄,何苦呐……你于我王屋山有恩在先,你的弟子遇到了困难,理应来找我王屋山共同分担的啊,何苦一人独自支撑呢……
    好在五长老,你们问出了实情,并且将此事答应下来,否则,我王屋山从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那日后万一北渺道兄的弟子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我凌虚羽,真是无颜面再与北渺道兄一叙了……
    五长老,回头吩咐下去,王屋山凡是魂力达八万道以上的诸位弟子,包括五位长老与我本人,从即刻起,全部进入备战状态,两个月后,我们共同前往九龙山,为木生护道,与天劫抗争!”
    “什,什么?宗主,此事还有待商榷,我王屋山若是真要这般倾巢而出,那一旦出现意外,我王屋山可就名存实亡了啊!”
    凌怀石脸色狂变,急忙说道。
    魂力达八万道以上,宗主与五位长老齐去,可以说这已经是王屋山最顶尖的力量了,除了镇压魔龙窟的时候,王屋山就没有出动过那么大的阵仗。
    万一到时候有任何闪失,那么这对于王屋山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凌怀石之前以为,去帮木生贤侄可以,最多也就是几位长老,然后挑选十几个高手便可了,也没想到会这般倾巢而出!
    凌虚羽却是皱着眉头,道,
    “五长老,你要知道,当年若不是北渺道兄相助,我王屋山在十五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去回报于人恩情,难道还要考虑保留实力吗?愚昧!”
    “筱儿,五长老,你们两个真应该感谢两个月后的那场天劫啊,若不是那场天劫,北渺天师又岂会需要我等相助,到时候,我王屋山想要报恩也无处报恩,那才是奇耻大辱,到时候,筱儿若是不受严惩,又怎么能弥补她这一次前去解除婚约的荒唐举动!”
    凌怀石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不过心里也松了口气,既然宗主这样说了,那想必也不会真的拿筱儿怎么样了。
    随后,凌怀石又将古木生会来王屋山修复剑魂的事情说了出来,凌虚羽闻言,铁青的脸色再次缓和了几分,道,
    “嗯,木生若是真的能来,那倒是说明他心里也没记恨筱儿的举动,希望北渺道兄也没将此事记恨在心啊……
    不过,他们不记恨那是他们的事情,筱儿,你还是难辞其咎啊……”
    凌虚羽看向大厅中跪着始终一言未发的凌罗筱儿。
    凌罗筱儿此时,终于是抬起了那张略显苍白的俏脸,委屈,不甘,迷茫,愤怒,各种情绪在她的眼中流转,父亲他已经答应帮助古木生那个混蛋去抵挡天劫了,已经答应帮他修复剑魂了,竟然还要惩罚自己……
    自己错了吗?
    错在哪儿了?
    难道就因为自己不愿意去嫁给一个自己素未蒙面的陌生人?
    这就是错?!
    而且古木生那个混蛋也亲口说了,他根本不喜欢自己,不想娶自己为妻,自己只不过是比他先一步把婚约给解除了而已,就因为这个,自己还要受罚?
    虽然凌罗筱儿也明白,父亲是在为背信弃义于北渺天师而感到自责,可是,凌罗筱儿心中仍旧是有些觉得太委屈。
    大局面前,她有可能是真的错了,但是,自己追求自己的小幸福,真的错了吗?
    此时自己已经见过了古木生,知道古木生长得很帅,也很有实力与魄力,虽然坏坏的,但是好像人也算是不错,即便是真嫁给他这种人,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关键是,自己之前并没有见过他啊,对他一切都是未知的,这样的男人,自己敢嫁吗?
    万一他是个不学无术的地痞流氓,难道自己还真要嫁给他被他给糟蹋了一生吗?
    所以,凌罗筱儿内心很不甘心,自己没错,自己一点都没错!
    “古木生你个混蛋,你不是答应我要来王屋山吗,你怎么还不来!你赶紧来啊,你来了之后,赶紧跟我父亲说清楚啊!
    你不说清楚,我父亲会一直觉得是我辜负了你这个混蛋啊!”
    凌罗筱儿此时内心无比的渴望再次见到古木生。
    在此之前,她向来是听到自己这个未婚夫的名字,就发自内心的排斥,但是此时,却是前所未有的渴望见到他。
    古木生来了,事情说开了,自己也不用被责罚了。
    凌罗筱儿正想着呢,王座上,凌虚羽叹了口气,语气低沉道,
    “筱儿,你说吧,你想要被怎么惩罚?”
    凌罗筱儿娇躯一颤,但片刻后,她还是挺直了身躯,不卑不亢的说道,
    “父亲,我不觉得我有错,父亲要罚便罚便是,不用问筱儿,即便是受罚,筱儿还是那句话,我没有错。”
    凌虚羽闻言,再次叹了口气,语气复杂的说道,
    “筱儿,你平时是很聪明的,但是今天……哎,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为父罚你,并非是因为你错了,你想要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确实是没错,为父知道,也理解。
    为父之所以罚你,只是想要给北渺道兄以及木生他,一个交代啊……
    你若不受罚,那岂不是意味着我王屋山理所应当的就做了背信弃义之事?所以,筱儿,为父只能对不住你了啊……”
    “罚你,不是你错了,而是为了表明我王屋山的一个立场,为了向北渺道兄与其弟子一个态度……”
    凌罗筱儿闻言,眼中一亮,她没想到,父亲竟然也理解自己的做法,罚自己,不是因为自己错,而是因为别的!
    虽然同样是罚,但是对凌罗筱儿来说,意义却是完全不同!
    她的心里,顿时也不那么难受了。
    “父亲,筱儿甘愿受罚!”凌罗筱儿神色平静的说道。

猜你喜欢: 《逆天奇盗》 《银河幻世录》 《白目志异录》 《英雄无敌之圣堂崛起》 《星际魔帝攻略》 《爬出地面》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