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罪人?

    “我我不是罪人?”老乔伊茫然的看着四周。
    “你不是,你当然不是。”
    “可是我把这个世界通向外界的唯一路径切断了,这个世界毁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毁掉的,你不能因为在沙漠里打不出水而受到责备,更不能因为救不活一个已死之人就被冠以罪名,这没有道理。”
    “可那虹桥是这个世界的希望啊,起码有它在,这个世界还算是有一个出口,而我,把这个出后毁了,我把整个世界的希望都毁了。”
    “不,希望才是最可怕的东西。”工匠说道:“如果从来没有尝过甘甜,那其实一辈子的苦涩,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恐惧的了,没有见过光,那么一辈子的漆黑又能怎么样,所有的事物都是贪婪的,他们会不断的去憧憬更加美好的事物,吃米的时候会想着吃肉,给他们肉的时候,他们就会想着更美味的东西,虹桥就是这样,它插在那里,就是为了让人们痛苦,这痛苦和希望一样,是永远不会有尽头的,唯一能让人平静下来的,就是直接将它砍了。”
    老乔伊整个人的气息都平静了下来,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傻了下来,他试着去理解对方说的话,这些话有些诡异,但似乎又很有道理。
    “可是”
    “没有可是”工匠打断了老乔伊,继续说道:“这个世界就是如此,自然的选择早就已经阐明了一切,在黑暗无光的深海之中,有一种鱼,它能发出一种微弱的光线,只要靠近光线的鱼群,就都会被吞噬,而在丛林中,让人几乎昏厥的绿色里,如果突然显现出一点鲜红,那肯定就是最致命的毒虫,光线和色彩从来都不是美好的代表,希望这种词,根本就是一些永远到不了终点的人,给自己心理安慰的手段真正配得上‘希望’这个词的人,从来不会去在意希望,他们只会默默的努力,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这就够了。”
    老乔伊微微长着嘴,他不由自主的跟着对方的思路走着,结果,在对方停下话语的一瞬间,他竟然发现,这个世界的‘希望’,竟然稀里糊涂的,成为了天堂里最可怕的东西。
    老乔伊摇了摇头:“怎么回事,不是这样的,我不是应该是一个罪人么?”
    “你不是”
    “可是,整个世界的人都在仇恨我,我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带到这个世界,这是我的救赎!”
    “放屁!”
    工匠一声怒喝,老乔伊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就好像是这一声,比最恐怖的攻击打在身上时,还要让他震撼。
    “一群只会供奉的人,竟然也懂得仇恨?他们连抵在自己喉咙处的刀都不敢去躲一下,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资格议论别人地上的蠕虫根本不可能回去指责猿类为什么能吃到树梢上最新鲜的果子,那些猴子也不可能去指责为什么鸟儿为什么能够飞翔,因为他们本身就没有那种能力,而一群连遗忘者的祭殿都没有登上的人,反而来指责一个走过虹桥的英雄,这简直就是笑话,他们指责的,不是你的罪,而是在指责你做到了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老乔伊的脑子嗡的一下,他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像是鸟儿会飞一样,那是因为他有能力这样做,既然这样,那自己为什么会有罪?
    这个想法,一下子冲进了他的思维深处,把他整个人都傻傻的定在了原地,甚至,他都没有心思去纳闷,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会知道天堂的事情,为什么他会知道天堂的子民必须要纳入供奉,还有他怎么会知道这里叫做遗忘者的祭殿。
    当然了,工匠一开始也不知道,但是子良知道这就够了。
    原因嘛,说起来你可能会觉得十分的违和,
    因为在工匠的军大衣兜里,那个电话没有关而且还开着蓝牙,在工匠脑后的数据接口上,还插着个蓝牙接收器,所以,在场的一切声音,子良都听得到,而子良那边说的话,也都再清晰不过的传到了工匠的脑袋里。
    趁着眼前老乔伊还愣神的这会,子良在另一位位面扯着嗓子吼着:“赶紧的,这家伙脑子不好使,趁着火候,再加一把劲!”
    工匠文言,也不敢怠慢,虽然他口中的道理有些不讲道理,但是,老乔伊终究是自己的朋友,而帮助朋友,这就是最有道理的事情,这是其一。
    而如果老乔伊真的永远走不出自己的心结,那么,他必定会沉沦在永恒的痛苦中,而解救一这样的人,更是最有道理的事,这是其二。
    最后,于情于理,之前也说了,愤怒的老乔伊就是一个屠夫,他会杀掉自己所见的所有人,那么救了老乔伊,就相当于救了成千上万的生命,拯救生命,这就是最大的道理。
    这是其三。
    而三肯定比一大。
    如此说来,就算是自己稍稍的对说出的话加了一些润色,稍稍的带了那么一点欺骗,那也是讲道理的!
    对,工匠就是这样,全天下最讲道理的一个人。
    终于,就像是子良说的那样,他加了一把劲。
    “你想离开这里么?”
    他说道。
    老乔伊的身子一颤,他心底里最期望的那一点被触动了,在漫长的岁月里,他甚至都忘了自己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有一些朋友,他们需要自己,所以,自己得回去
    不过老乔伊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走不了了我试了无数次,这个世界被封死了,谁也不可能出去。”
    “因为那座虹桥?”
    老乔伊点了点头:“是的,它断了,我说过,被我砍断的。”
    这个穿着大衣的青年看着老乔伊。
    “也许你已经忘记我了,所以你可以试着回忆一下,我是工匠”
    老乔伊茫然的看着对方,口中喃喃着:“工匠?”
    “对,工匠,所以我会修”

猜你喜欢: 《无限死亡领域》 《捡到一个星球》 《乡村公寓》 《以无限之名》 《阴财滚滚》 《旁门左道》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