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道门联盟

    归墟曾经经历巨大伤痛,天降洪水瘟疫肆虐,疮痍满布。
    虽然后来被暗黑巨龙柳芝茸,风主封十八,月神阿黎等人净化过,依然生机匮乏,死气沉沉。
    鲲站在不周山顶,遥望归墟四方,眉头越皱越深。
    当初他奉天道授意,吞噬了半个远古洪荒世界,后来又和自己的玄关融合,这才有了今日的归墟。
    如今归墟再不复从前的青山绿水,万族峥嵘之状,鲲心中难免有些伤感。
    “魔道有负鲲大人所托,归墟洪荒众生生机凋零,全因魔道守护不力。”姜雪阳说道。
    “天道不仁,与你魔道何干。我知道归墟能有今日局面,已经是魔道用千千万弟子的性命换来的。如果没有魔道,今日归墟早已为天道所灭。”鲲感叹一声说道。
    “如果没有魔道,天道也未必会降罪于归墟。”
    “归墟是我的玄关,当初正是有我逆乱阴阳才把天道拉入人间因果浩劫,就算没有魔道,天道也会来和我清算这笔账。”
    “今日鲲大人归来,归墟还是由鲲大人来主持。”姜雪阳说道。
    归墟是魔道祖庭不假,但毕竟是鲲的玄关所化,如今鲲已经归来,魔道再做归墟之主难免有些说不过去。
    “姜行走是个讲道理的人,不过我并没有打算收回归墟,相反我还要再送魔道一份厚礼。”
    语毕,鲲的人开始向空中飞去。
    越飞越高,一边向上飞一边释放属于他的神念威压。
    鲲的神念威压何其宏大,意志降临笼罩了整个归墟,很快他的人在云层背后消失不见。
    我曾在不周山顶和鲲的世界意志对话,现在鲲的意志再临归墟。
    不过这次不再是神念镜像,而是来自于他的本尊。
    空桑山,在经历归墟之战后,生机凋零,任凭风主用尽神威也无法令桑木神树扶苏重现生机。
    但是现在,那颗枯死的桑木神树正在吐露新芽。
    鲲施展神威,犹如一夜春风,吹绿了桑叶,整个归墟从**开始,吹散惨淡愁云,再现花开时节。
    桑木神树,生机勃发,流波山中,百兽嘶吼,北冥海中,怨气消散,昆吾山在归墟之战中倒入无尽之海中,如今又从海中冉冉升起。
    鲲在重铸归墟,令归墟重新回到了天降灾厄之前的状态。
    碧海蓝天,飞鸟高歌。群星闪耀,日月争辉。
    然而,纵然他神通广大发力无边,万山红遍,山川草木可以重现生机,那些战死的人,死去的亡魂却终究不能再复生。
    所以,看着归墟一点点恢复生机,姜雪阳等魔道战将心里反而更加伤感。
    魔道弟子万世千红,如果他们还能回来该有多好。
    归墟永远不会再是从前的归墟,因为这片土地被魔道弟子的鲜血染红过。
    林清水望向东海想起了他的爱侣白无涯,银狐的去世让这位杀神变得冷若冰霜,沉默寡言。
    阿黎望向**,想起了她挚爱的傲风。
    柳芝茸望向北冥山,她想起了她的族人,想起了相柳大蛇,族人还在,她却已经身化暗黑巨龙,再也无法回到族人身边。
    这一刻,不知多少魔道弟子,望着焕然一新的归墟在心中思念着失去的亲人。
    浩荡,众生当哭。不周山下,魔道弟子,洪荒万族,因为鲲的一场大神通,泪湿衣衫。
    就连谢流云也是满目伤感,当初三道同入归墟寻觅机缘,为归墟的洪荒异世风景所震撼,谁又能想到数十年后,归墟会如此悲伤沉重。
    当年那位受他点化的少年,毅然决绝的扛起了魔道的招魂幡。他以为他总会有累的一天,却不想这一走就是很多年。
    魔道的历史,三千年前是一曲属于谢秣陵悲歌,哀伤了三界。三千年后是属于谢岚的新曲,却更激昂悲怆。
    “你也会动情?”瑶池宫主轻声问谢流云。
    “我想起了谢岚。”
    “唉,以前我以为你们两个都是无情无义之徒,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瑶池宫主说道。
    “谢岚的确比我有情,但是我宁愿他和我一样无情。”谢流云说道。
    “是啊,像你多好,无情无义,逍遥自在。”瑶池宫主冷言说道。
    “我有我的苦衷。”
    “每一个负心薄幸的男人都会说有自己的苦衷,也只有我这样的傻女人才会对一段陈年往事念念不忘。在你大唐国师李淳风的世界里,或许我连路边一朵野花的资格都没有。”
    “明月……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曾谢岚转给你一句话?”
    “什么?”瑶池宫主明明记得,却假意问道。
    “此心皎洁如明月,天涯何处不昆仑。”
    瑶池宫主虽然对谢流云失望至极,可是当听到这句话从他口中亲口说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语声哽咽的说道:“现在昆仑已经是你们人道的昆仑了。”
    “嗯,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会以人道祖师的身份宣布,将昆仑重新还给仙道。”
    这句话谢流云是大声说出来的,不只是说给瑶池宫主一个人听。
    此言一出,人道诸神无不震惊。
    “你就不怕西王母抗议?”瑶池宫主也被谢流云的这句话震撼到了。
    “三道本为一家,不过是教义不同,如果这时候再有罅隙,如何迎战天道?”谢流云大声说道。
    张道陵沉默一会,说道:“师弟所言极是。”
    而得娇公主则是走到谢流云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多谢人道祖师将昆仑还给仙道,从今天开始仙道众神撤离西海雷域。”
    两人的这番话,为道门结盟提供了合作基础。
    三千年前,魔道是众矢之的,而今天的魔道却从未和人仙两道起正面冲突,反倒是人仙两道战事不断,死伤数以百万计算。
    以道德天尊和玉皇大帝的智慧,当然清楚所谓的棋盘之战本就是天道的阴谋。奈何心是看客心,人却是局中人。
    如今众生已经决定迎战天道,所谓的道门恩怨也应该一笔勾销。
    姜雪阳颇为感慨,本来这次道门大会她还想着如何劝说人仙两道和解,想不到这件难事却在谢流云和瑶池宫主的叙旧谈天中,轻而易举的完成了。
    “谢流云,我不如你。”姜雪阳由衷说道。
    “姜相言重了,天下谁不知道,英雄儿女被你们魔道一家出尽。只怕后世道藏中,提及我们人仙两道只有寥寥数笔而已。”谢流云说道。
    他这句话同样是发自肺腑。
    虽然在人仙之战中,人仙两道也谱写了不少英雄篇章,但是无论哪家谁都不能和魔道相比。对三界众生而言,魔道扮演的是救世主的绝色,人仙两道却是在灭世危机之下才幡然醒悟。
    而且,自始至终人仙之战都是顺天而战,而魔道是逆天而战。
    可也正是因为魔道一直在逆天行事,所以才会上演了那么多的悲歌。
    所以谢流云才会说,英雄儿女被魔道一家出尽,而他们的名字也应当被三界六道众生永远铭记。
    “天道之战,是众生之战,魔道不敢妄自出头,只希望能和人仙两道携手共建道门联军,共同迎战天道。”姜雪阳说道。
    “姜相无须谦让,历史的车轮注定要魔道成为人间救世主,我等自然唯魔道马首是瞻。何况谢岚又是命运之子,只有他才能拯救天下众生。”谢流云说道。
    “仙道无异议。”得娇公主说道。
    “一切等谢岚从虚空归来,再从长计议。”姜雪阳说道。
    “姜相,谢岚何时归来?”瑶池宫主问道。
    姜雪阳尚未回到,便见阿黎目运神光仰望苍穹,大声说道:“道祖回来了。”
    继而天幕晃动,云层决裂,我和鲲携手降临不周山!

猜你喜欢: 《盛宠溺爱:天选甜妻,撩入怀》 《都市之最强真仙》 《我被施蛊那些年》 《慕少的百万新娘》 《末世最强武者》 《全职刑警》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