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六道琴弦

    当我提剑走向伏羲的时候,原本失去宁静的心,一下子变得冷静下来。
    战魂燃烧,心中再无半分惧意。
    因为我知道,逃避不一定躲得过,面对不一定最难过。
    虽然绝处未必可以逢生,但是,只要不放弃,总会有希望。
    当初九龙拉棺暗行黄河水路,所求的也不过是一线生机而已。
    我提剑走向伏羲,即将踏入我和他的战局的时候,一直拈花沉默的女帝突然站起了身子。
    她一动,所有人都把视线转移到她身上。
    还魂崖是六道轮回的一部分,女帝是六道轮回之主。
    当初邀请魔道祖师入杀局的人是她,而今天见证我的杀局的人也是她。
    “女帝,有话要说?”战争使者脸上露出几分玩味的神情。
    “魔道祖师之战,孤无疑插手。三千年前魔道祖师身死还魂崖,孤亏欠他一份因果至今尚未还请,此刻谢岚死劫在即,孤想做最后的了断。”女帝冷冷的说道。
    “不知女帝想要什么样的了断?”战争使者问道。
    “魔道祖师,把你的剑给我。”女帝没有回应他,转头对我说道。
    我毫不犹豫的把昆仑雪递给女帝。
    女帝接过剑后,伸出洁白如玉的手掌,拂过同样洁白如玉的剑身。
    随后,剑身上面开满了彼岸花的图案。
    “孤能做的只有这些,你若身死,孤会在六道轮回中等着你。”女帝说道。
    “谢谢女帝陛下。”
    彼岸花开在昆仑雪上,并没有为我的剑提升半点锋芒。
    这一点,在场的人都可以感受到。
    所以对于她的出手,也没有人提出异议,因为她这么做不会对战局有任何影响。
    但是我知道,女帝是在用一种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方式,保住了我的命。
    战斗开始,我直面伏羲。
    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五丈,五丈是神之禁忌领域。
    我和他都是命运之子,所以,当我们开启生死对决的时候,我仿佛听见灵魂深处传来一声叹息,这是命运的叹息。
    天道无法摆脱命运的束缚,同样命运也无法左右天道的安排。
    这场宿命之战,正是天道一手策划。
    时间在流逝,我和伏羲都没有抢着出手。
    凤凰战斧,金光摧残。
    上面还保留着琴弦的烙印,伏羲左手持斧,右手扣在琴弦上。
    仿佛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奏响这柄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大杀器。
    还魂崖是阴司的生门所在,如果把整个阴司看做一方死地,那么还魂崖就是其中唯一的生机。
    跳下还魂崖,就可以重回阳间。
    但是,还魂崖同样也是一种终结。
    因为一旦从还魂崖跳下去,就代表永远无法在回头。
    即便重生,也不再是曾经的你,而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所以,还魂崖上最不缺的就是怨念。
    亘古岁月中,怨念化为迷雾,遮蔽了还魂崖,令人望之叹息。
    虽然我和伏羲谁都没有动,但是我们两个人都在承受着还魂崖上的怨念影响,心情越来越沉重。
    我不是没有解脱的法子,只要我跳下去,就会摆脱死劫。
    代价是,天上地下不会再有魔道祖师,而我也会失去命运之子的身份。这个选择同样摆在当初的魔道祖师面前,他没有做,我也不会。
    伏羲的神情毫无波动,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
    “你当初有没有后悔?”我问道。
    “后悔什么?”
    “背弃自己的命运。”
    伏羲沉默,许久才说道:“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无数次,最后的答案,是我不后悔。如果命运再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为什么?”
    “我可以洞察冥冥中的命运玄机,所以我最清楚天道的强大。没有人可以打败天道,即便是命运也无法打败他。”
    “如果集合众生之力呢?”我问道。
    “天灭众生易,众生灭天难。一旦失败,所有人都会死。”伏羲说道。
    “你当初是因为不忍众生遭受死劫,才背弃自己的命运?”
    “或许是吧。魔道祖师,其实当初的我和他一样慈悲。虽然我没有创建魔道,但是我所做的事却比他还要伟大的多。”
    魔道祖师有句诗,五行随我任意游,四海众生皆有缘。
    其实伏羲为人族,为妖族,为人间众生所做的事情一点都不比魔道祖师少,不然也不会被人族追认为人文始祖,三皇之首。
    所以,我相信他所说的话。
    “可惜,你却没有和他一样的勇气。”我说道。
    “勇气么?或许应该叫做愚蠢才合适。”伏羲说道。
    “你真的不肯回头了么?”我问道。
    “呵呵,以前我因众生而慈悲,现在我只为一人而慈悲。”
    伏羲微微一笑,右手抠响了凤凰战斧上的琴弦。
    在我和他对话的时候,神魂意志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较量,最终谁也没有说服誰。
    既然无法从意志上征服对方,那么就只能付之于行动,从**上打败对方。
    凤凰战斧上面有六根琴弦,第一根琴弦响起,还魂崖上亘古不化的怨念迷雾开始疯狂汹涌,晦暗不明的阴司天空开始雷声滚动。
    狂风大作,惊雷滚滚,无尽杀机犹如潮水一般朝我袭来。
    我身体一晃,立刻御使七巧玲珑心,爆发出同样的杀机与之对抗。
    谢流云后退数步,道德天尊不漏痕迹的挡在他身前。
    女娲和周乞神情不变,以他们的威能,这种程度的杀机根本不足以伤到他们。
    瑶池宫主的脸色很难看,还魂崖上她的战力最弱,只有普通道祖战力,还是拜封神之战机缘所赐。
    她步步后退,眼看着就要跌下还魂崖,九幽女帝大袖一挥,将她的卷在身后,这才稳住了身形。
    我和伏羲各自提升杀机,但是谁都没有把杀机转化为毁灭能量。
    因为还魂崖容不下如此强大的毁灭能量冲击,而九幽女帝也决不允许有人破坏还魂崖。
    琴弦奏响第二声,杀机还在疯狂提升。
    明明身在还魂崖,第二声琴弦却像是把我直接带到了上古时代。天地昏沉,日月无光。海水倒灌,大地龟裂。狂风和海啸,疯狂肆虐人间。
    百兽哀鸣,万族齐哭。
    面对天地肃杀之威,我想起了徐福,想起了人族。
    天地之间有人存,心中立刻生出无限豪情,战意再次拔高和伏羲傲然对抗。
    伏羲有六道琴弦,分别代表着天地,自然,百兽,鬼神,山川,草木。
    杀机孕育天地之间的时候最弱,等到他把杀机融入到一草一木当中的时候,本体的战意就提升到了极限。
    终于,第六道琴弦响起。
    我察觉到整座还魂崖上的一草一木,乃至每一块山石,都充满了无尽杀机,杀机如潮,仿佛已经把我彻底淹没。
    就在这时候,伏羲双手紧握凤凰战斧,朝我奋力劈来。
    凤凰战斧辟出的那一刻,我听见了凤鸣的声音。
    凤凰于飞,遇难成祥。
    可是这一声凤鸣,带给我的是死亡。
    神剑渺渺,鬼剑幽幽,魔剑滔滔。
    我把太古三剑所有的奥义,全部凝聚到昆仑雪之上,爆发出最强的剑芒斩向凤凰战斧。
    只听轰然一声剧震,整座还魂崖都在颤抖,山体仿佛随时会崩裂。
    巨大的声响,传遍了整个阴司地域。不知多少亡魂在这一刻匍匐跪地,惊望还魂崖……
    无尽毁灭能量从凤凰战斧传递到昆仑雪中,昆仑雪几欲破碎,而我的人更是无法承受,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
    硬拼战力,我不是伏羲的对手。唯有咬牙强攻,才能死中求活!

猜你喜欢: 《惊魂降头师》 《招阴人》 《美漫之机器侠》 《打工日常》 《校花的贴身鬼医》 《阴孕难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