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管家。

简溪看着李墨言那张明明笑起来很好看,却总一天到晚露出疲惫神态的脸,有一种想使劲捏住蹂躏一番,再大声的冲他喊:“能不能不浪费资源!”的冲动。
    她深吸一口气,将这种冲动压了下去。
    李墨言却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听她深吸了一口气,连忙问道:“怎么,你又想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吗?”
    简溪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自己,但是她的确还有个疑问,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虽然我怀疑张芸是凶手,但有个东西还是绕不过去——她有信啊。”
    在之前的推理里,李墨言和简溪一致认为,这封手写邀请函是类似于杀人通知的东西。所以简溪认为,只要有信的话,就说明她应该是在受害者的位置。
    李墨言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一定有?你见过吗?”
    “这倒是没有……”简溪抓了抓鼻子回答道,随即她又肯定的说道:“但是在会议大厅里,我提出信的时候刻意看了所有人的表情,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有异常!我对看人脸色这一点还是比较自信的!”
    “周管家脸色有没有变?”李墨言继续问道。
    “………有……”简溪讪讪地回答道。
    “那不就是了。”李墨言说道:“如果只是脸色有变化的话,不见得她一定有信啊,可能只是知道这个东西而已。”
    简溪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便对李墨言问道:“那我们要现在就回去,针对张芸逼问一下吗?”
    “不急啊。”李墨言继续走了起来,他又恢复了那副懒散的样子说道:“反正她也跑不了,还是先去确认一下周管家吧。”
    “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把我叫出来找的借口呢。”简溪有些惊讶的问道:“你居然真的是要去确认周管家有没有醒?”
    “两者都有……”李墨言解释道:“找你来商量一下是一方面,确认下周新荣的状况自然也是必要的。大小姐上岛,工作人员不可能不知道啊。那作为管家的周新荣和陈淮,不可能不在怀疑对象里吧?”
    简溪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于是说道:“那我们快点去确认下,然后快点回去调查张芸。”
    说完她就带头跑了起来。
    李墨言无奈的叹了口气,嘴里喃喃说着“这么浪费体力何苦呐……”脚下却没有耽误,也甩开步子跟了下去。
    很快二人就来到了医疗室,一个让人惊悚的结果出现在了简溪和李墨言的眼前——手术台上的周新荣不见了!
    “雾草!”简溪忍不住的叫道,“难不成真是周新荣!”
    李墨言也是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气,他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走,回去先。”
    两人立刻退出了医疗室。
    回去的路上,两人也没了说话的兴致。
    李墨言默默地把简溪护在自己身后急步走着,简溪看着他不算宽阔的后背,心中要说一点感动都没有是不现实的。
    只是还没等她仔细思索,那不算宽阔的后背在她眼前突然放大了起来。
    接着,她的鼻子就一酸,整张脸直接撞在了李墨言的后背上。
    “你突然停下来干……”
    “嘘……”李墨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抬起下巴往前指了指。
    简溪顺着方向看过去,就见张芸好像在和谁争执什么。
    只是因为简溪说话的声音太大,被他们听到了,两人往简溪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就匆匆的分开走了。
    “都怪你,没热闹看了。”李墨言摊了摊手说道。
    简溪却不以为意,她问李墨言道:“你看到跟张芸在一起的是谁了吗?”
    虽然碰到了别人,李墨言似乎也没觉得危险解除了,他还是把简溪护在身后,一边走着一边回答道:“林雅馨的律师赵晋鹏。”
    “赵晋鹏?这两个人怎么会吵起来?”简溪不解的问道。
    “谁知道呐~”李墨言无所谓道:“保不齐串词儿呢?”
    当两人回到娱乐室,却发现这里的人不多了。
    只剩下寥寥几个人在这里,其中一个人让简溪和李墨言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正是失踪了的管家周新荣!
    他身上穿着的黑色燕尾服没有一丝灰尘,也没有一丝褶皱,显然已经不是下午穿的那件了。为了遮盖头上的绷带,他还带了一顶礼帽。
    他们进门也引起了在座的人的注意,周新荣发现两人在盯着自己看,就站起身来。
    本来想摘下帽子,似乎是想起了头上的绷带,他把伸到一半要摘帽子的手又收了回去。只是冲着简溪和李墨言颔首致意,这才面带微笑的说道:“我听说二位去找我了,不好意思让二位白跑了一趟。我还听说是简小姐帮我治的伤,在这里谢谢简小姐了。”
    “没什么,没什么。再说也不止我自己,还有何展成帮忙呢。”简溪连忙摆着手说道。
    李墨言对周新荣和简溪的寒暄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先走到贵妃榻上躺下,才对旁边坐着的尹星辰问道:“其他人去哪里了?你记询问过程了吗?”
    听到李墨言问自己,尹星辰摆弄电脑的手也没停下,只是不耐烦的回答道:“没有。”
    孙致远知道尹星辰不太待见李墨言,怕他们两个又打起来,连忙插嘴道:“你跟简溪走了之后,没过多久就差点打起来。有人问的问题有些过分,还冷嘲热讽的,就差强迫他们认罪了。周小姐被逼的一个劲儿的哭;陈管家惜字如金基本不说什么;张总更厉害,直接摔杯子走了。没嫌疑的人之间还有些冲突,整个就是乱的不得了。基本都没什么有用信息,那种状况下我也懒得记。”
    李墨言看回答自己的是林雅馨的助理孙致远,知道他在这里放了一晚上的电影没有作案嫌疑,便用下巴指了指在冰箱旁边坐着喝酒的张芸说道:“张芸那不是在吗?”
    孙致远偷瞥了一眼,像是怕得罪张芸,压低了声音回答道:“这就不知道张总怎么想的了,反正也是刚回来的。”
    李墨言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其他的人呐?去哪儿了?”
    孙致远说道:“半天讨论不出个结果来,有些跟着陈管家吃宵夜去了。”

猜你喜欢: 《五道门》 《七号事务所》 《我被施蛊那些年》 《荒坟诡谈》 《阴棺迁葬》 《深夜的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