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表情。

简溪稍微有点诧异。
    她没有想到,这句话竟然是尹星辰说出来的。
    在座的人,包括李墨言在内,都有可能说出这句话来,就尹星辰不可能。
    尹星辰是一个还蛮刁钻的人。
    起码在庄园的这些案件上,他还没有在话题上走偏过什么。
    反而有些事情,还会提出一些大家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的发展方向。
    但是就刚刚简溪说得这些话来说,尹星辰怎么可能往赵晋鹏打一个官司会赚多少钱上来考虑呢?
    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他又是想要提醒什么事情呢?
    简溪一下子有些不明所以了,她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了李墨言。
    李墨言正在打量尹星辰,发觉到了简溪的目光之后,和她短暂的四目相对了一下,随即马上挪开了目光。
    简溪没能在李墨言这边得到答案,只能继续悻悻地乱想。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说,这是赵晋鹏故意留给我们的线索?”平时不怎么说话,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的陈淮,见大家都没什么话
    要说了,就干脆的开口问道。
    简溪本来是在等待着李墨言,或者是尹星辰来回答他的,结果他们两个死对头,这会儿倒是奇迹般的特别有默契,谁都不要先
    开口说话了。
    可能女性在这种环境中,更会在乎气氛是不是尴尬的吧。
    在别人丝毫觉得无所谓的时候,简溪还是回应了陈淮,“嗯……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吧。如果非要说的话,赵晋鹏那么在乎他的那
    些名牌,这种时候就算是想要引诱我们,把线索看向别处的话,那么也是非常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不舍得丢弃他的名牌公文包?找了另外一个包替代?”陈淮再次问道。
    怎么说呢,这个陈淮有点平时不开口,一开口就比较耿直的特点。
    简溪只能继续回应道:“是啊,赵晋鹏也不是干不出这种事情来的。”
    “他丢弃的公文包,和他之前使用的公文包是一个品牌的。”陈淮继续说道:“除非是他自己带上来的,不然在这个岛上,用得起
    这个公文包的人,都在这里了。”
    简溪本来就是想要应付的回答一下的,没有想到陈淮的问题越来越犀利了。
    不过他的问题,也确实给了简溪一些新的思路。
    是的。
    陈淮说得没错。
    林雅馨的那些同事们,除非是本身家里有钱,不然就一个公司的员工,谁没事会拿那么贵的公文包上班?
    那么一个包,就是他们两个月的工资了吧。
    先不说女性,可能会省吃俭用几个月,在某个打折日,拼回一个特别贵的包包来。
    但是男性,似乎在这个问题上,还挺节制的。
    他们会节省钱去买电子产品,去玩游戏,去吃大餐,真的全部钱都花在打扮上的人也不多。
    赵晋鹏会花钱在穿着上,并且还会花根本不符合他收入的钱,估计就是个面子问题。
    他得让别人知道,他确实是个精英人士。
    说不定那些气派的衣服,都是他“倾家荡产”所得来的。
    甚至说不定是别人给他买的,比如张芸,比如林雅馨。
    但如果要这么说的话,那么赵晋鹏的意图又有些不明朗了。
    如果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再得到的,就不用大费周章的不舍得了。
    如果他真的是想让人知道,那个公文包是他的——虽然在庄园里的这些人,都没有“社会精英”到,需要带着公文包上下班的地
    步。
    赵晋鹏携带的那个蓝色锁扣的公文包,足够扎眼了,他应该留下那个才是。这种普通的包,很有可能不会引起人家的注意,说
    不定就真当垃圾处理了呢?
    谁在处理一个垃圾之前,先打开看看里面啊。
    更何况还是陈年垃圾了。
    那么赵晋鹏这样的手法,根本就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如果这个包是别人放在那里的,是不是又有些刻意了?
    不管怎么想,这个包的出现,都是两边不讨好的。
    对于凶手来说,没有什么大的辅助作用,对于不是凶手的人来说,抓不住重点。
    见简溪有点抓着这个公文包本身,过度的重视和出神了,李墨言开口打断了她的思路,引领大家到了别的思路上。
    “不管这个公文包,是赵晋鹏故意留下来的,还是别人仿冒了赵晋鹏留下来的。但是我觉得目的都是一个。”他停顿了一下,扫
    视了一圈周围,确定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这才接着说道:“难道不是为了让我们看看里面的东西吗?包这个东西……就
    是个容器。”
    李墨言说得没有错,如果这个公文包里的东西,也就是说,这一盒计生用品和这一沓纸,放在一楼的话,哪怕是放在一个显眼
    的位置,对于已经打探过一楼,知道那边很多建筑垃圾,和遗留垃圾的简溪他们来说,都知道,想要发现是挺困难的。
    就算是无意中看到了,可能也觉得就是一堆废纸,或者是以前的人留下的垃圾,不会太在意的。
    所以就需要这么一个容器。
    而这个容器还得是挺特别的,别的地方没有的。
    比如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扔着一个价值几万块的奢侈品公文包,看起来还挺干净的。
    就那个用料和做工,都会让人多看上两眼,有种想要拿起来的冲动吧。
    更何况捡到公文包的那位,还是个本身心思就比较细腻,还比较神经质的人。
    简溪瞥眼看了看陈淮。
    陈淮给她的是一个侧脸,这会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眼角的弧度不太明朗。
    简溪突然记起来,看过的一个国外的电视剧里,曾经说过,人左边脸的表情,是不太会伪装的,所以当一个人在做微表情的时
    候,要注意看左边。
    简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是电视剧的台词效果。
    总之这会儿陈淮应冲着她的,刚好就是左边。
    并且看起来,他那一成不变的表情,这会儿像是在说——他有心事。
    同时他还盯着那个公文包。
    不知道为什么,简溪突然觉得……陈淮是知道点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吗?

猜你喜欢: 《观北斗》 《电视剧世界》 《最后一个阴阳术士》 《我有客车能穿越》 《诡电脑》 《麻衣神算》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