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畜生做媒

    我问道:“这里供奉的也有牛、马、羊,吃它们的筋、油,它们不会给堂口添麻烦吗?”

    “牛、马、羊性情温和,不会因此而愤怒怪罪。再说供奉食草动物、跟其沟通也必须要用到动物的尸油。而食肉动物则不敢用其尸油,恐其报复。”

    “它们会不会相互打架?”我询问。

    狄辉说道:“供奉的时候不要厚此薄彼便不会。还有,仙家的数量要是单数,不可以是双数,则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我数了一下,阴堂里面的仙家是单数,阳堂里面的也是单数。

    不管阴堂阳堂,都是妖类,喜欢阴暗之所,所以统一都安排在西厢这处不向阳的地方。

    供奉仙家,不管有没有生意,反正每天的香火贡品是不能少了的,一旦少了,则仙家就会在堂口里面闹事,搅得家宅不安。

    所以在钱师伯和狄辉外出的这两个月,都是钱师母代替上贡。

    狄辉问道:“离师哥要不要上一炷香跟仙家沟通一下?”

    “不用了,我只是想了解下如何捉妖,并不打算供奉。你给我一些乌黑的香就行了。”我说道。

    “这叫动物香,极少有厂家生产,是师父跟制香厂的人认识,才刻意定做的。”狄辉拿了一捆香给我。

    这东西有一股难闻的刺鼻气味,得要用油纸密封包裹才不会散发出来。

    转完聚仙堂,走到外面谈论一些供奉、请仙家的细节,忽然有人走了进来,狄辉上前说道:“姚先生,你嘱托的事情已经完成了,请跟我来!”

    “拜托小师傅了!”那人文质彬彬,有几分帅气,不过脸色暗淡无光,近期倒霉。已经抓住了鼠妖,他脸上的晦气没有消散,难道还要再出什么事?

    我心里思索着,暂时不可直接说破,且先他后续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将人领到门房的接待室里,狄辉坐在仙桌的正位上,俨然一副坐堂师父的模样,一板一眼的说道:“这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置呢?”

    将笼子拿出来,姚先生一,吓了一跳,惊恐道:“竟然有这么大的老鼠,这活了多少年月啊?”

    “有上千年了!”

    “这……这成精了,我可不敢把它怎么样……”姚先生犹豫不已。

    狄辉又将一窝小崽子拿出来,说道:“这家伙前阵子才生下来的。要发落它,就得要连这窝小崽子一并考虑。”

    “容我想想!”姚先生思考了很久后,才开口说道:“我不忍心杀生,更不可能让这一窝小崽子丧命。可是老鼠是害虫,再说我也没惹它,是它偷吃我的粮食,还故意报复。我得要让它给我去办几件事,它要是办了,我就放过它,不然我只好狠下心来严惩了!”

    “好,那么我就把它先交到你手里,给你半个月的时间。我要再次提醒姚先生一句,千万不可以驱使畜生做坏事。就算它能做的到,并且答应给你办了,你所得来的也必然享用不了,会遭天谴的!”狄辉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了!有问题我会随时来问你和钱师傅。”

    狄辉对我说道:“离师哥,拜托你跟着姚先生,有问题随时指导。”他这是给我学习练手的机会。

    我问他要了一根铜筷子,然后跟着姚先生走。

    出了聚仙堂,姚先生说道:“这位师傅姓离?麻烦一下,把我的话转达给这畜生,叫它赔偿我的损失,今年粮食减产至少三千斤,折合成钱是三千多不到四千块。

    还有,它附身让我中邪,我住院的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等全部加起来总共有上万块,让它把钱赔给我,就算是了了。我现在就打开笼子,放它

    出来吗?它会不会一走了之,不再回来了?”

    “放心,那一窝崽子还在狄辉手上,它不敢不回来。我这就给你询问转达。”

    我将铜筷子伸进笼子里,鼠妖很乖巧的用前爪按住筷子,嘴巴张了张,我的心里就听到了鼠妖表达的意思:“它说它是老鼠,又不会用人世间的钱,所以它没有办法给你现金,说让你另外想一个办法。”

    “那你问问它,赔相等价值的古董、黄金白银也可以。我可听说老鼠有办法能找到一些金银珠宝。”

    我转达给老鼠,老说的意思说:“挖出来的金银珠宝基本都是墓里的明器,用死人的东西是要折寿的。”

    “那这怎么办?这也不成,那也不成,它难道想赖账吗?”姚先生有些动怒。

    “不要着急,我帮你问问它自己愿意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赔偿。”我询问过后,感到惊愕。将老鼠的话转达出来:“它说它知道你今年二十岁了还没有娶媳妇,想给你说一门亲事,这门亲不用你掏一毛钱的彩礼,就当是顶账了!”

    “啥!?还有这好事……”姚先生也感觉到惊愕不已,让我询问细节。

    但鼠妖并不肯透露,只说放它出笼子,七天之内一定将此事办妥。

    “那就放它,拜托离先生暂且住我家里,替我随时盯着。我总感觉心慌慌的,怕它招来别的东西!”姚先生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并不放心畜生能做什么好媒。

    来到姚先生的家,房子很破旧,家中还有一个生病的老娘,老父已经在去年病逝了。总之家中条件特别清苦。

    人总是越穷越倒霉,什么喝凉水塞牙缝的事情都往身上赶。鼠妖之所以欺负他,也就是因为他没有好运气。

    要是换个人,运气正旺,身上阳煞之气很重,就是这个人主动去惹鼠妖,鼠妖它都承受不了阳煞之气,从而绕着走,哪里还敢刻意报复!

    所谓命强人欺gui,时衰gui弄人,这个道理妖亦同。

    我给他耗了脉,他的脉象虚弱,便开了辟邪回阳的药,叮嘱他连吃一个月,脸上的晦气会减轻。

    他惶恐的问道:“我是不是还要倒别的霉,这么说,鼠妖肯定是招来了不好的东西!”

    “你别慌,有我在它不敢造次。你的生辰字说出来我具体分析下!”我问道。

    《灵婚簿7

猜你喜欢: 《千万不要去故宫集》 《梦境归来做才子》 《阴魂未散》 《命魂石》 《铁牛重现》 《不赦之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