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红绳一牵,夙世因缘

红绳是王瘸子手把手的教我炼制的,专门用来辟邪驱鬼的,效力极佳。
    坟头土浇灌鬼魂头完,女鬼幽幽的道:“你不用着急,我会一一向你解释。”
    女鬼话刚说完,缠绕在她脖子上的红绳竟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缠到了右脚踝处!而我手中抓着的绳头也不知道在何时消失,却又出现在了左脚踝处!
    “啊……”我惊讶的一声喊,江欣和周婶见状比我还要吃惊,红绳缠住脚踝处,男左女右,这是婚配牵红线之意!
    于是江欣大吼道:“你是鬼,人鬼殊途!再说,离哥哥是我未来老公,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鬼手一扬,瞬间江欣看不到她的模样,此刻她眼中所能看到的是空荡荡的纸扎店,我和女鬼都已不在她的视线范围内。此乃女鬼用了魅惑的手段。
    而周婶服下了阴邪药物,仍旧能看到自己的女儿,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就静静的在一旁看着,她并不愿意打扰,似乎对自己的女儿牵上了红线感到很欣慰。
    “周婶,小念和离哥哥他们去了哪里?你能看见吗?”江欣焦急的问道。
    周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你……这是何意?”我盯着女鬼,她的容貌怎么看怎么可爱,一点也让人生不出憎恨之意!
    “红绳一牵,逃不掉的夙世因缘。小未哥哥,你可知道我们素未谋面,但我却知道你的名字,你叫未。
    这一世虽然不知道你姓什么,但是你的名字早已经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里。”女鬼眨着深情的大眼睛,缓缓朝我靠近了几步,此刻我们脸对着脸,近在咫尺!
    我心跳加快,脑海中想着她刚才的话,一时间浑身鸡皮疙瘩,头发也炸了起来,便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吗,我留在纸扎店里两年不走,就是心中有两个执念。”女鬼却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副深情款款的看着我,开始自己的述说。
    “第一个执念,就是我的父亲,他是替我而死,含冤莫白,魂魄被封禁在墙角的那个芦苇杆里。”女鬼指了指店里墙角处摆放的一根粗壮的芦苇杆。
    编织花圈的材料除了用竹篾外,便是用芦苇杆,芦苇杆比竹篾更容易燃烧,且芦苇本就带着几分阴性,最适合拿来编花圈给阴人用。
    我皱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你爸死了两年了,魂魄一直都在墙角的芦苇杆里,这么久的时间就没有人注意到吗?你的母亲就没有不经意间把那根芦苇拿起来编成花圈?”
    女鬼道:“是我每天在影响母亲的想法,让她变得健忘,彻底忘记墙角处的那根芦苇,否则的话,她也早就没命了。
    那根芦苇就是催命的东西,谁碰谁死!
    其实,我并不是伤心过度而死的,而是在父亲头七的时候,他托梦于我,手一直指着墙角处的那根芦苇。
    第二天我去拿那根芦苇,便中了其中的蛊术,立死!”
    “蛊术?并且还是立死……什么蛊术这般恶毒?”我惊诧不已,虽然我于蛊术一窍不通,但多少有所耳闻,知道蛊术要想害死人都需要一个过程,快则七天,慢则三年五载,而有的蛊术还有可能沉寂在人体内终生都不会发作,却还从来没听到有什么蛊术一碰就会令人致命的。
    女鬼摇了摇头道:“小未哥哥,我知道你并不懂得蛊术,所以你不用操心此事,只需将事情告知我母亲,让她永远也别碰那根芦苇便罢。你的大恩大德我会永记心内。”
    “小事一件,不足挂齿,你现在该告诉我别的疑问了吧?”
    “第二个执念,就是我一直在等你!
    可惜,我生前在世的时候等了你足足二十年,也未能等到你。而在我死后,魂魄又留在这里等了你两年,直至今天,你方才踏足纸扎店来找我,你可知我等的好辛苦,好辛苦!”女鬼伸出手,紧握着我的手,我只感觉冰冷的寒意瞬间袭遍全身。
    “等我?为什么,我们不是素未谋面吗?”我越发的疑惑,听她之前的述说,感觉我好像是欠了她情债。
    女鬼微笑着道:“你脑海中难道就没有一点对我有熟悉的感觉,在人间,我们会接触很多人,其中有一少部分人虽然素不相识,但见第一面的时候就觉得似曾相识,这便是前世的记忆!”
    “我们前世认识?”我惊讶的张大着嘴。
    “嗯,前世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在我还活着的时候,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些,但是心中总有个声音告诉我,姻缘未到,我需要等那个对的人。
    而今天,你终于来了,为我缠上了红绳,你我再续前缘,这一份情,却没想到,经历两世,仍旧是未能修成正果。如今,我只能以鬼魂之躯来配你!
    为什么你能看到我,现在你想明白了吧。那是因为我们前世有缘,今生还要再续前缘。这深深的羁绊,缠绕着你我,红绳一牵,早已经注定了我们的姻缘!”

猜你喜欢: 《通天鬼眼》 《超维机战》 《千万不要去故宫集》 《鬼异X档案》 《枉生人》 《权少,一吻成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