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灵市摊位

灵市自己将这货币称之为:元宝。
    倒也很形象,是给死人用的元宝!
    而进入过灵市的人,将之称为:灵元。
    灵元,陵园,冥元,冥钱……我心里一颤,让自己别胡思乱想。
    盯着灵元看了很久,这东西比古代的铜钱要大一倍,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而这东西仅一枚就值一万块!
    这东西要是能仿造,拿在灵市里倒卖,岂不是很快要发横财……不知不觉我竟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到了灵市里,心神好像总是在受那些脏东西干扰,很容易走神。
    我摇了摇头,将自己从神游中恢复过来,盯着刷卡机看了一眼,见卡里还显示有几千块的余额。
    不足一万块的时候,刷卡机便不会再刷,所以那些钱是用不上了。
    “客人,你的卡,拿着钱从这里经过。买完东西后再从这里返回,不要走岔了路,不然要被困在灵市永远出不去。”黑影说话间,柜台旁边打开一道小门。
    这道门跟之前进来的门一般模样,又窄又矮。
    我们三人依次通过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这门弄成这般,只怕是那些脏东西觉得我们人类要比它们低等,才故意用门来折辱我们。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个人猜测。我不能奈何灵市,就算我猜对了,暂时也没有实力对付。毕竟这是一个庞大的组织。
    走过门,前面变得灯火辉煌起来,已经有许多披着斗篷的人来到灵市之中,赫然便见周围许多的摊位,人头攒动,只是说话声却微不可辨。
    我站的老远打量了一下,觉得这些摊位摆的很有秩序,很整齐,左手边,罗盘显示的方向是东面,摆着的摊位大概有十个,眼睛只能看到第一个摊位的幕布上写着一个字:甲。
    字是以一个圆圈圈起来,圆圈中呈白字黑底。
    右手边,西面,摆着的摊位大概有十二个,幕布上写着一个字:子。
    字仍是以一个圆圈圈起来,不过内中是白底黑字。
    天为阳,为白。地为阴,为黑。此间阴阳搭配协调。
    “离哥哥,这是根据十天干,十二地支来分类的摊位,咱们过去看看对不对。”江欣跟我并排走着,金婵畏畏缩缩的躲在我们身后。
    走到跟前,发现果然左手边的摊位顺序依次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天干。
    右手边的顺序依次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地支。
    大致走了一圈,我边走便留意着徘徊在每一个摊位前的人的言语举动,走到尽头的时候,前面依旧很空旷,在白雾弥漫中隐约看到前面还有三个摊位。
    打着手电筒朝前照了照,发现那三个摊位不是用帐篷或者幕布搭建,而是用木头修盖的,上面也有圆圈圈起来的字,离的太远看不清楚。
    我想朝前走,又想起来黑影告诫过不要乱走,否则迷失在内永远无法出去,便先止步,眼下换取灭除叩头蛊的解方为首要。
    “金婵,你还记不记得是在哪一个摊位买的?”
    “我只记得是最后一个,因为再往前走就没有摊位了。可是具体是左边还是右边,记不清楚了。”
    我朝最后一排的两个摊位看了看,都有人在,便先不着急,且看看这些人是如何跟摊主沟通交流对暗语。
    来之前,大致将每个摊位过了一遍,摊前摆的东西种类并不多,每一个摊前最多摆放的不超过十种,而最少的,仅有一样。
    我曾盯着那唯一的一样东西看,竟发现从未见过那东西,更不知其作何用途。
    时间紧迫,不敢用心去研究那些无关紧要的,我便让江欣去左手边的摊位观察,我则在右手边观察。
    这两个摊位前摆放的东西都是些方形的或者圆形的盒子,盒子有玉器的,有紫檀木的,也有朽木,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金属但是却乌黑不好辨认的盒子。
    两个摊位似乎卖的东西相近,所以一时间也难判断到底是哪一个。
    而在摊位前流连的人沉默不语,当他们打算将那些盒子拿起来仔细把玩的时候,带着黑斗篷露出一双空洞的双眼的摊主就会伸手阻拦道:“未付钱者不可动,动则受灾,后果自负!”
    摊主的手就像干枯的树皮,看起来像是骷髅。
    未到过此地,或者没有熟人引荐,是不知道那些盒子里面都是什么东西的。想要买,也不知道买来的是什么,有什么用途。
    我看着那几个盒子,玉器的最贵,标价二十个元宝。
    最便宜的是那个朽木盒子,一个元宝。其余的盒子价格高低不同。
    盯着看了大半天,摊位前的几个人不敢下手,就转到别的摊位。我怕摊主盯着我,就急忙朝远处躲了躲。
    “金婵,你想起来当初买的是哪一个盒子了吗?”我问道。
    金婵说道:“我当初花的是一万块,买的一个好像是木头盒子,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后他们会把盒子收回去。
    我就只看了一眼,所以根本就印象不深,总觉得好几个盒子都挺像,但又不敢肯定。
    这个摊位最便宜的一万块的盒子,却不是当初我见到的那个。还有你媳妇盯着的那个摊位我也看了,也没有一万块跟我上次买的那个盒子一样的。”
    “怎么回事?是涨价了?还是灵市从来不卖重复的东西?”我疑惑的问道。
    金婵摇着头道:“不可能不卖重复的东西,天底下的这些邪门的东西并不多,岂不是卖几次就要彻底关张。可能是涨价了吧,毕竟时隔一年了。”
    “糟糕,按照邪派不成文的规矩,解蛊至少十倍的代价,如果涨价成两万,那岂不是咱们要准备二十万才能请的动制蛊的大师?”我头皮发麻,一共就十三万,多出来的钱一时半会儿去哪里找?
    过了今天,要等到下个月才开市,我们等得,韦正可等不得。
    人命关天的大事,该如何是好?
    盯着摊位继续看,突然有几个客人朝摊位里面走。而阴沉恐怖的摊主竟然掀开幕帘,把那几个人给让进去了!

猜你喜欢: 《阴阳师秘事》 《冷艳狐妻》 《重生之星际旅行家》 《超弦空间》 《鬼异X档案》 《沉冤》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