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妻不如妾

两人虽然为之所迷,但在梦醒之后,心智并未受损,还知道那都是梦境。 徐波说道:“其实,梦里的情况是真实的!只是到了卯时,媳妇必须离开,应该是受术法所限制。” 跟女鬼缠绵可是身体实实在在感受到了,那绝对错不了。他们不知道是在跟鬼入洞房,还以为术法里真的有一个媳妇。 “真实的?那这么说,我当太上皇也是势在必行了?”卫成问道。 “什么,你竟然会当太上皇,到底都梦到什么了?”徐波感到很惊愕,自己用术法都三天了,辛辛苦苦的从一个平头百姓爬到知府,在梦里费了多大的劲,过了好多年的! 怎么卫成才用一天,就能当太上皇呢? 这术法难道还会因人而异的产生效果吗?打量着卫成,也是出自农村的一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相貌没有一点奇特之处,身上显露不出那种有钱人或者有权人的派头。 徐波感觉自己至少在气质方面要比卫成好,为什么用了术法却不如他? “老弟,你是刻意在梦里想着当太上皇的吗?” 卫成摇头道:“临睡前我只是想着术法能给我带来一个漂亮的媳妇,我喜欢那种黏人、小巧玲珑、很乖巧温顺的女子,除了这些,我什么也没想啊。 我根本就不知道梦里会是在古代,术法所产生出来的媳妇,自称妾,她的模样、性格跟我所幻想的一模一样,不仅如此,她还特别的贤惠、持家有道,而且品行、秉性纯良! 她教给我正经营生的手段,让我在梦里做生意,稳赚不赔。 梦里我可没想过说要当官,后来她给我生了个儿子,说儿子能做官,我才想到问儿子官能当多大。 如果她不主动开口提做官的事,我根本就没这个意识啊!” 老实巴交的人,是没有什么雄心壮志的,没有人督促,绝不会精进。 徐波惶恐的说道:“为什么我的梦里,妻子总是教我当坏人呢,她除了没替我纳妾外,其余的坏事基本上都做过。” 老实巴交的人,心地善良,即便是在梦里做了坏事,醒来也会受良心的谴责。更何况,他以为梦是真实的,怕做了这些坏事于自己此生福报有损。 “不是吧,老哥,你心里的潜意识难道就没想到过做坏事吗?” 徐波赶忙摇头道:“我可从来没这个胆子,潜意识里哪里会有。” “那可就奇怪了,难道这就是挂在正门和后窗的区别,此术法是在强调妻不如妾吗?”卫成思考着道。 他能想到这一点,就证明脑子不笨。 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一点,就是不明白到底术法为何要这般呈现? 徐波皱着眉头念叨着:“妻不如妾,妻不如妾……下一句是叫妾不如偷……难道梦里还会有那种偷、人的事情?” “不、不是吧……”两个老实巴交的人对那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根本想都不敢想,能娶个贤惠听话的媳妇,都觉得是自家祖坟冒青烟了。 “今晚上再试试,临睡前叫自己潜意识里只向善,不作恶,看你媳妇还会不会教坏你。要是她不肯悔改,那就离婚!”卫成说道。 “嗯,且不说我们本来就老实善良,就是这鬼墓一族的制度,也不敢叫人作恶。如果她还这么坏,我就把那术法拿下来,跟你去客栈,挂到后窗试一试!” 我猜测今晚上术法应该会有不同的情况发生,为了避免我的存在打扰到术法的效果,便去找女鬼队长,说想要临时换个地方养伤,殉葬坑里阴气太重,伤势恢复的太缓慢。 女鬼队长通情达理,给我暂时安排到客栈里,说正月十五过后,开始第二轮海选,那时不管伤势是否痊愈,都必须住在统一规划的地方,不得搞特殊。 她这番话没有提住回到陪葬室,很明显,第二轮海选会换地方! 夜里亥时末,我悄悄的回到陪葬室,趴在门缝边,徐波还没睡着,他在不停的嘀咕着:“不做坏事,不做坏事,梦里你不准再勾搭我作恶,不然我休了你。最好是活在现代,不要古代了!” 念叨了许久,终于累了,在子时进入梦乡。 “媳妇,这下你不会催着我拿钱买官了吧。现代社会,钱是买不来的,必须要参加公务员考试才行。”徐波梦呓。 听不到女鬼在说什么,通过古铜镜可以看到女鬼的嘴巴在动,我试着读一下唇语,因没有受过这类的训练,很难懂,隐约辨别出来好像女鬼叫徐波当什么企业老板。 这一类人物虽说不是官,可有钱有势,也拥有很大权利。 只听徐波说道:“你怎么能叫我去做那种无良开发商呢,征地,一亩地只给人家出价五万块,老百姓的口粮田,世代耕种,一辈子指望靠这过活,五万块一次性买断,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呢吗?” 镜子里,女鬼一脸不满的表情,好像在骂徐波不上道之类的话。 “你越来越过分了,城西的旧城拆迁,老房子竟然只赔偿给人家一平米一千块,而买新房子,一平米要三千块,这拆了后,大家伙拿着拆迁款,只能买到三分之一面积的新房,你难道要让他们睡厕所? 咱们这是小县城,要是去大城市,动不动就上万块一平米,这点钱连厕所都买不到,你的良心叫狗吃了吗?” 一人一鬼在梦里起了争执,本来徐波想要离婚的,但梦里女鬼占据主导地位,处处克制他,导致他不断受气,出现了怕老婆现象,离婚两个字刚一提,就被女鬼揪住耳朵痛揍了一顿,打的鼻青脸肿,再也不敢提。 之后,徐波不敢有自己主见了,只得任凭女鬼摆布,女鬼让他巧取豪夺、欺男霸女,甚至杀人灭口! 这比前一天晚上的做为还要坏! 好不容易挨到天快亮,女鬼走了,徐波松了一口气,从梦中醒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虽然表面上没有伤势,可有内伤,轻轻触碰就疼得死去活来。 “哎,果然是妻不如妾啊!”徐波无奈的叹着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灵婚簿》,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猜你喜欢: 《探灵》 《庶女为凰:重生王妃不好惹》 《斩龙》 《夜伴诡事》 《修罗丹帝》 《捉鬼极品大妖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