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黑色花轿

纵观古代,夫子都是上了年纪的,首先年纪大,他就没有精力和体力去思考到男女之事,便不会见色起意!
    再者,年纪大的,阅历丰富,知识面广,他懂得多,才能更好的传授知识。
    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师者应该遵守自己的职业道德,就不该跟自己的学生产生感情,更加不该有邪心去猥亵学子。
    有这种心的人,凌迟处死都不为过!
    而蒙学的教育,涉及到夫妻、姻缘等观念,便也会对夫子根本有约束,也教会了学子,让其不会随便乱付出感情,学子会知道夫子是自己尊敬的老师,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自己又怎么敢跟自己的爹谈恋爱呢?
    虽说童蒙距离成年还很远,可是不提前未雨绸缪,等到他们成年的那一天,没有一个正确的姻缘观念,那很容易误入歧途,爱了不该爱的人,徒增痛苦!
    陶娜说道:“表面上看还挺不错的,最起码正确的三观是有的,尤其是在爱情姻缘观上面突出。
    但是,夫子的品行还有待考量。
    阳世间的老师没有几个肯辛勤付出而不求回报的,他们的工资并不高,为了赚取外快,就办各种培训班。真正上课的时候不好好教,随便胡乱讲一通,学生都听不懂。他们就说你们不好好学习,要参加培训班,交了钱,才给传授真东西。”
    “对,对,这种事情屡见不鲜,现在那些办培训班的老师,一年收入几十万,而真正的老师,一个月领死工资两三千,饿不死可也活的不容易!
    试问,有谁肯为了坚持原则而不改变初衷?只怕再任凭这种状况发展几年,那时候学校都将成为摆设,而满大街的都是培训班了。”米糖赞成去考验一下夫子的品行。
    我也不反对,说实在的,我上学的时候就经历过老师不能对每一个学生一视同仁,他们对待学习好的,会另眼相待,而不管其品行如何。
    闹矛盾打架了,不问三七二十一,反正就是学习差的人不对,抓着痛揍一顿。
    我那时就对老师很怨恨,也是由于此,我没上过大学,高中勉强毕业后就出来找工作,事事不顺利,这才学习周易、玄术,以期望自己给自己正确的指导、趋吉避凶。
    傍晚酉时,下课放学,学堂里顿时变得冷清起来,大部分学子回家找爸妈了,而有一部分愚钝的,课本背不会,就被留了下来,夫子督促着,说什么时候背会了才准回家。
    我们走到旁边观察着,看这些夫子会不会收额外的补课费。
    忽然,吕兴拉着新娘子的手在学堂里巡视,看到补课的情形,新娘子眉头一皱,说道:“怎么又留学子了?天黑不归家,他们的爸妈该担心了。”
    “秦大人,我们只是尽夫子的职责,今天的课程必须今天让学子学会,不然赶到明天,进度就跟不上了,如此一直拖沓,他们落下的课程会越来越多,学习越来越差,那可能就毕不了业。”夫子们答道。
    新娘子姓秦,名叫初晴,很有诗意的名字,她说道:“你们没有收补课费吧?”
    “怎敢,大人您明令禁止过不准私收补课费,我们也只是尽职尽责的督促而已。”
    “那便好,放孩子们回去吧,学不会的课程让他们回家自行补习,或者叫家长来督促。咱们若是留孩子们时间久了,家长该有怨言了。
    还有,资质不高的学子,就对他们要求低些,咱们鬼墓族里虽然工作种类不多,但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没必要非在课本知识上较劲。”秦初晴说道。
    “遵命!”
    我很欣慰,不愧是一品翰林大学士,品行没得说。而得知她的姓名后,我心下疑惑,凰儿小姐是潼西侯之女,潼关自古以来属秦,便姓秦者居多,这位潼西侯也是姓秦,我便觉得秦初晴是否跟秦凰儿小姐有亲属关系。
    遂上前问道:“秦大人,您是否官宦子弟?”
    “先生内心之疑惑,我早已了然,请勿要多问。
    若是先生能够进入玄术研究堂,介时会有跟鬼后直接接触的机会,那时亲自去问鬼后,则一切明了!”秦初晴神神秘秘的道。
    我惊讶不已,她窥探到我内心中的真实想法了!但并未像丞相大人那样偏激的对待我,可见她一定是希望凰儿小姐早点找到夫君,哪怕是骗子,也想要尝试下。
    “感谢先生对夫君的指点,如若不然,夫君没有自信选我。请受我夫妻二人一拜!”秦初晴拽着吕兴隆重的对我鞠了一躬。
    “哪里,哪里,我的指点只是参考意见,他若是不听,你们的婚事不也成不了嘛。说谢就重了。”
    寒暄客套了一番,天色已晚,两人携手回房内歇息。
    因这里的姻缘制度已经改善,所以新娘子在掀开盖头的那一刻,就可以自由走动了,可不像在古代非得要等到夜晚安寝,在之前不可随意走动。
    我想去听听她们会说些什么,有可能跟前面那几次婚礼一样,能听到很多有用的价值。不过她们回去后便早早安歇了。
    陶娜听了一阵子窗根,一直没什么动静,觉得索然无味,便也只好作罢。
    次日一早,我们离开,回到丛林之中,继续选择应该帮助的对象。
    前面出现了一顶黑色花轿,周围无人争抢,我便用此花轿多练习一下回旋刀的使用方法。
    渐渐的,我也能掌握如何将回旋刀蝉翼的声音控制到最小,速度控制到最快。只是刀身始终无法旋转到快至毫无踪影。
    练习了好几个时辰,兴致正起,忽然有一个人快速跑了过来,他体形健壮,挥舞着青铜戟看准了黑色花轿便打。
    “离大师,帮我堵住花轿的后路,我要这顶黑色的!”那人对我说道。
    “嗯?你倒是第一个敢选这个的。虽说颜色并不代表不祥,可大家的习惯总是改不过来。既然你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我就帮你!”我挥舞着金刚刀从后方拦截,米糖和陶娜左右加攻。

猜你喜欢: 《吾当道》 《本神豪你惹不起》 《阴阳符》 《阴村诡异档案》 《民间风水怪谈》 《凶之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