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婚变

“这、这、太恶劣了,典型的表子啊,赵钱孙李乘梯降,这是百家姓的开头几个姓氏,乃是统指人数多,根本就数不过来,好像搭着梯子往她家里赶,跟她相会。
    辱没屋庭衣衫荡,就是这个意思。
    还有,藏心掩面遮**,过门已现克夫相。这还是个克夫的,又抽出来坏签了,不能要,绝不能要!”众人议论纷纷。
    柳平皱着眉头,将签辞读完:“雷火丰,中签。”
    “中签,预示新娘子已经痛改前非,你们成亲后会和和睦睦的,此次婚事成了,开始举行婚礼!”老妈子焦急的大喊着。
    “哦……中签还有希望!如果是下签,那签辞很符合她是青楼女子的本性,柳平要是娶了,得戴多少顶绿帽子啊!”
    “哈哈,这雷火丰的签辞有意思啊,赵钱孙李乘梯降,太形象了!现如今阳世间,许多女子虽然不是做青楼的买卖,可她们的性情就是这样,这首签辞我要好好的记下来,要是有一天有幸回到阳间,一定要把这首诗念给那些贱货听听!”
    大家不断的议论着,说者无心,可听者有意,柳平脸上的表情变化万千,好几次都想开言拒绝,但一想,做出的决定不可更改,否则会受到严惩,便只好忍着。
    “新郎新娘拜堂成亲了!”老妈子喊着成亲的礼节口号,柳平跟新娘子拜完堂之后,鬼后瞬间消失,随后将她们送入洞房。
    洞房就在偏院之中的一间房屋里,老妈子说道:“今晚在此地暂住,明天一早教坊司的都知大人会给你们另行安排住处。”
    “怎么,新郎官不住新娘子的地方吗?”众人问道。
    “此处偏院的性质跟勾栏院差不了多少,只能住没有出嫁的青楼女子,一旦成亲,就要搬离这里,以免给新郎官留下心理阴影。”
    “想的挺周全,但不知会搬到哪里去?”
    “去教坊司后院居住,新娘子吹拉弹唱无一不精,现如今嫁人了,自然就是改过从新了,那么就该对她一视同仁,不该再以青楼女子来对待!”老妈子说道。
    “好,甚好,鬼墓族对待子民的态度果然令人钦佩信服!”众人纷纷点头称赞。
    柳平用喜秤挑开新娘子的盖头,新娘子的面容略有姿色,涂了些淡淡的胭脂水粉,显得光彩照人,柳平这才眉头略微舒缓。
    众人不住的夸道:“新娘子真漂亮,身材又好,看她的腼腆模样,定然贤惠,以后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闹了一阵子洞房,天不早了,大家都回到丛林中继续争夺花轿。
    数量越来越少,丛林面积很大,有时候走上大半天,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杂草树木,不见一顶花轿,争抢的几率越来越困难了!
    一连五六天没有结果,算下来,已经两个月二十多天了,再有五六天相亲海选就该结束了!
    剩下的参赛者只有不到十个人,像我这样的围观者觉得越来越冷清,便也都相继回到接待客栈里去歇息了,唯有米糖、陶娜一直信任我,紧跟着我参加所有行动。
    我正把大家伙召集起来,商量着计策,要将剩余的几个名额全都抢到手。忽然,天空中飘过来一队女鬼兵卒,敲着锣神色严峻的说道:“相亲海选暂时终止,请众人到教坊司,有事相谈!”
    “何事?跟教坊司有关系?”
    “柳平和新娘子惜容出现婚变,你们有人跟柳平熟识的话,劝劝他,莫要一意孤行!”
    女鬼兵卒概述了一下这五六天来柳平和惜容之间的事情。
    原来,当初抽到雷火丰那一签的时候,柳平就耿耿于怀,就算是中签,解释说新娘子会痛改前非、克夫相等诸多负面能量都会有所改善,但是签辞听起来太令人不舒服。
    柳平也是心眼小,觉得没有不偷腥的猫儿,便一直提防着惜容。
    第二天住进教坊司的后院,惜容正式成为一名伶人,被安排到夜里去田地吹拉弹唱促进野菜瓜果生长。
    柳平沾了媳妇的光,教坊司给他安排了砍伐竹木、雕刻打磨乐器的活。
    因鬼城不论何时何地都是一片黑茫茫的世界,白班夜班并无差别。柳平便就刻意将工作的时间调整到跟惜容同样时间的夜里,趁着工作之际,偷偷溜出去,跑到田间观察。
    但要进田间,必须有楚大人这样负责外城民生社稷的执事用玉牌打开术法,他进不去,就在外面找个隐蔽的角落盯着,等到下工的时候,看惜容有没有跟谁眉来眼去。
    其实,这根本就没必要多心!
    海选的时候所有人都经历过,我们是在白天耕种,到了夜间气温骤降,活人根本在里面呆不住,阳人和阴鬼工作的时间是错开的,就是想要眉来眼去都没有机会。
    观察了三天,不见端倪,柳平就等下了工后,在教坊司的后院盯着。
    这里住的都是成了亲的伶人,男子挺多,说不定惜容会跟哪一个男子有情。
    大家都是同事,相处的关系好的,可以称之为朋友。惜容跟同事、朋友之间相处的不错,不管见了男女,出于礼貌性问题总要打个招呼。
    这几天也确实很本分,她肯定是改过自新了!
    但是柳平不信任,觉得惜容对别的男子过于热情了,就每一回到家中后,关上房门,开始数落惜容的不是。
    惜容知道自己成亲不易,就一切都顺着夫君的意思。
    可是,柳平就爱瞎猜忌,所谓疑心生暗鬼!
    就在昨天,惜容到最好的朋友家里坐了坐,朋友送了几根上好的琴弦给她。惜容推让的时候,朋友的夫君热情的将琴弦塞到她手中,这一幕,叫柳平看到了!
    等惜容一回家,柳平就发怒,抬手便打惜容,骂她不守妇道,跟别人拉手,并说要离婚。
    惜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直温驯的解释着,可是越是温驯就越让柳平觉得生气,认定了惜容是做贼心虚才会低声下气!
    柳平更怒,打的更狠,并且还公开说要离婚,叫教坊司的大人给下判决。

猜你喜欢: 《全职刑警》 《地狱十四层》 《苍穹星海》 《诡谲屋的秘密》 《投胎特烦恼》 《天山鬼语》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