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黑泽瘗域 第一百二十章 油耗子

    众人顺着那些交错的地裂缝隙往上爬,这些裂隙硫磺气息浓郁异常,刺激得鼻子和脑神经都快麻木了,空气也是炙热扑脸。
    在这里爬行非常慢且又极其危险,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掉下去落到下方的无尽黑暗中,最终会在熔岩之海里万劫不复。
    唯一就好在这些缝隙里空气流通,倒还不至于窒息。
    一番生死挣扎,众人都已经如油灯耗尽般,再也爬不动了,便都昏睡过去。
    这次漫长的睡眠补充了不少体力和精力,大家身上的伤也不那么疼了。
    白云飞便招呼大家将剩下的少的可怜的食水都用了,除药品、攀援用具和工具外,其余全放弃,尽量轻装简从。
    并鼓舞大家说:“九十九拜都拜了,绝不能差这一哆嗦,大家加油啊!”
    大家咬咬牙,继续向上艰难攀爬。
    艰难的爬行历时几天仍不见尽头。
    因为有时候缝隙实在太窄了,众人只能用工具拓宽,然后像虫子般勉强往过钻,非常费时。
    好在这些长年地热状态下的岩石已经脆化,在几万几亿年的地质变迁中,受那些盐湖水、风蚀等侵蚀,甚至有的缝隙表面都酥粉了,能勉强拓宽开。
    最终众人爬到了根本无法再向前的程度,这里缝隙已经想拓宽都不可能了。
    不过好在众人看到了缝隙上方居然有自然光线照射进来,虽然很小,但说明距地面应该不到十米的高度吧。
    而且凝神细听,居然能听到外面轻微的风声。
    可是炸药没有了,即使有也不敢用,怕炸完后是被活埋的结果,也不一定就能出去。
    从李玉兰的“万能手表”上显示的数据来估计,这里已经马上要接近地面了。
    在进入地下前,曹龙轩就用这种手表测量过众人所在的当地的海拔高度,而现在显示的数据,表明众人距地面高度和目测估计的没有大的出入。
    向上无法前进,众人便横向找裂缝,发现有一条裂缝处的一面岩壁上出汗一般渗着原油。
    可能在漫长的岁月里,受地震、地壳变迁、火山喷发等震动原因造成的裂痕,连通了地下油层,应该是原油顺缝隙涌了上来,又从这些微小的缝隙中渗透出来。
    这一发现猛然间让白云飞想起一件事,于是便惊喜地说道:
    “大家要有信心,刚才我想起了一件事,如果估计的不错,这回我们算是找对了方向,肯定能成功脱险了。
    那就是在来新疆前,咱们在那个拓展基地训练时,为了备好功课,我曾上网搜集资料,对克拉玛依的基本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
    虽然新疆克拉玛依这片区域盛产石油,但仍需打油井,钻到地下几百上千米的深度才能采到石油,唯有一处位置是直接有原油从地下冒了出来。”
    他说到这里,韩德邦立刻双眼发光,急忙喊道:“我知道是哪里了,是‘黑油山’,也就是‘沥青丘’!”
    李玉兰也说:“这些资料我都详细梳理过,解放前在这附近就有民众长期采集露天原油,直到解放初期还有一位名叫赛里木巴依的维吾尔族老人,住在附近的地窖里收集原油,然后用毛驴运到周边地区换生活用品。”
    鲁武阳满脸的问号,问:“你们的意思是说,这里的油是能直接通到地上的?”
    牛钢白了他一眼,说:“可不是咋的,咱们出发前集训时就学过的,你咋还整不明白呢?一看你当时就是没注意听讲,净扯犊子了。”
    韩德邦欢欣鼓舞地比划着:
    “咱们‘白*军大队长’也说了,虽然这里盛产石油,但能直接从地下冒出来油的地方只有‘黑油山’一处。而咱们眼前这距地面没几米的地方,居然能看到外渗的原油,说明咱们已经到黑油山了。或许凿破这面岩壁,就能顺着里面向外涌石油的口子钻出去!”
    白云飞没有韩德邦这么盲目乐观,而是思考了半天,接着韩德邦的话说道:
    “唯一无法确定的是这口子有多大,虽然能通过扩大口子的方式尝试脱困,但口子处的岩层薄才可以,如果特别厚,想要打通,在我们现在的条件下,几乎不可能。”
    李玉兰背囊里的波斯猫躁动起来,她把背囊打开,那只猫“噌”的蹿了出来,顺着地缝攀援而上,钻出地缝,上到地面上去了。
    眼见就快要抵达到地面,似乎是要逃出生天了,大家自然心情愉悦。
    但大家对是否值得冒险打通渗油石壁持不同意见,且人数比为四比三,有些僵持不下。
    这时大家发现李玉兰从身上掏出了手机,正在打电话。
    原来她是在拨曹龙轩的手机,没想到的是居然有信号。
    在电话里,曹龙轩说他和孙二他们正要离开克拉玛依,赶往魔鬼城那边,准备重入地宫营救众人呢。
    他说他也经历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脱了困,刚从地宫出来。
    因为在逃离时受了伤,搭乘来魔鬼城旅游的旅游团客车回到了克拉玛依,刚医治完,然后就带领孙二他们准备赶赴魔鬼城。
    现在正在半路上,知道了众人在黑油山这,会立刻向这赶。
    一听是曹龙轩,又勾起好几个人对他的谩骂。
    众人等到入夜,直等得失去了耐性,曹龙轩他们才赶到。
    他让人潜入“沥青丘”坑内的石油里,寻找出路。
    探查的人说下边孔洞小,人根本下不去。
    众人电话沟通,说众人这里凿破岩壁,将油压力泄掉,看它下面是否能容人进入,再拓宽孔洞出去。
    后来一看这方法不行,岩壁厚,油压也大,用大锤将铁钎打进了很深,原油一条线似的向外激射,却仍没透过去。
    他们始终在地面找众人的位置却找不到。
    苏老鬼想出一招,在众人这点燃了一些他总会带在背囊里的塑料袋,还有一些王子铭给的医用纱布,缠在连接好的洛阳铲的柄头上,沾满了原油,引燃后立刻生出浓浓的黑烟,顺地缝冒了出去,他们这才终于发现了众人的位置。
    他们在地上丈量,距“沥青丘”中最近的一口“油泉”才不过十几米远,便让人再次潜入油底,向下用电镐凿岩,然后横向向众人的方位凿进。
    因为在油里电钻作业,没有严重的噪音传出来,所以不会被发现。
    而电源则是他们从附近的钻井的电源处接的。
    另外这样营救,也不会在事后留下什么痕迹,比直接在地缝处开挖隐蔽。
    却说不仅在新疆的克拉玛依油田,包括黑龙江的大庆油田,辽宁的辽河油田,山东的胜利油田,河南的中原油田,以及冀中平原的华北油田,都有那些专门以偷盗原油为生的人。
    因为石油有高昂的价值,偷盗石油自然是一本万利,那些偷油贼不惜铤而走险,冒着触犯法律的风险盗取石油。
    所以,在油田战线上始终流行着一种说法,管那些偷盗原油的人叫“油耗子”。
    其实这也是事物发展的衍生现象,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就如同那火车站有专门倒腾“黄牛票”的票贩子,医院有专门假装看病的“医托”一样,都是依附在正当行业的躯体上,牟取不正当利益的“寄生虫”、“吸血鬼”。
    一直以来,虽然偷盗国家原油也是重罪,但怎奈这偷盗原油后所获得的暴利对人诱惑太大,所以虽然国家加大了对“油耗子”的打击力度,但仍是屡禁不止。
    只到最近这些年,国家法律法规不断更新,油田管理更加严格,行业秩序更加正规,行业市场整肃一清,让这些“油耗子”再无空子可钻。
    而在今天这漫漫黑夜里,无星无月的夜空下,在大西北荒漠戈壁的冷风呼啸中,众人这些人却当了一回“油耗子”。
    不知道的半夜里被人撞上会不会以为众人是在偷油呢,肯定会有巡查的或公安部门来抓众人了。
    折腾了大半夜,终于凿开“油泉”和众人所在缝隙间的岩壁,众人得以捡了条命,逃出生天了。
    最终众人一身黑油,几乎已经看不出人形了,从“沥青丘”的油池里钻了出来。
    其实石油这东西并不是柴油、汽油那样,像水一样的液体,而是黏稠的粥状物一般的胶质,人困到这东西里边,有如被绳子捆缚,行动迟缓艰难,在没有空气的条件下,能存活多久可想而知。
    这时那只波斯猫又出现了,可能是大家满身油污,它已经认不出众人,尤其是李玉兰。
    于是妖瞳中那青幽幽的骇人精光又大盛起来,大家都不敢看那妖光,李玉兰开始挡起眼睛,轻轻地召唤它:“Nyanko,Nyanko...”
    听到李玉兰的呼唤,它眼里的强光减弱了不少,犹犹豫豫地向前走了几步,又抬起鼻子使劲嗅了嗅,打了个喷嚏,转身跑了,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李玉兰心疼得连声呼唤,但是已经不见了那只温柔如情人,可怕如魔神的猫的影子。
    大家急忙脱下满是油污的潜水服,用塑料袋装好,换上衣服,登上众人的押运车,向克拉玛依市区行去。
    在克拉玛依休整时,众人把矛头都指向了曹龙轩,除李玉兰和苏老鬼没说话外,其余人都情绪激动,意见很大。
    曹龙轩仍是一副波澜不惊、气定神闲的样子。
    他给出的理由是,在那样死路一条的情况下,他必须逃出来才有可能营救大家,总好过全死在那里。
    大家对他这样的说法难以接受,但毕竟最终是他救出的众人,而且都平安回来了,也就把怨气埋在肚子里,不再说什么。
    (第一卷《黑泽瘗域》完)    

猜你喜欢: 《冥夫惹不起》 《十恶临城》 《阴婚保卫战》 《诸天投影》 《特别合作科》 《嫁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