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六十章,带你杀人

    第七百六十章,带你杀人

    “这怎么可能?”苏山山松开剑柄,大剑有镶入地板之中。

    苏尺眉头微微一皱,大量了那大剑两眼,“想必是被下了阵法,没想到这个谢必安还对符阵一道如此精通。”

    “好闺女且让开,让我来。”

    这么说着,苏尺行至大剑跟前,不屑的一手握住剑柄,微微发力。

    这一次,大剑缓缓被拔出地表,看到这一幕,苏山山顿时眼前一亮,可苏尺就不一样了。

    在他提起大剑的同时,猛然心中一惊,这大剑的重量简直超乎了他的想象,这种重量的大剑,即便是他也不敢说能够随意挥舞啊。

    苏尺一把将大剑拔出,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在自己闺女面前,他这个当父亲的可不能输。

    大剑被拔出之后,重量猛然变轻,可依旧是沉重无比,苏尺这才意识到,这柄剑似乎能够随着持剑者的境界调整自身重量。

    一想到这里,苏尺的背后猛地一凉,这种符阵还真是诡异莫测,他对谢必安的疑惑又加深了一层。

    苏山山接过大剑,双手猛地一沉,虽然如此,可现如今大剑的重量依旧在她承受范围之内,将其收入须弥戒后,苏山山才松了一口气,向着苏尺微微行了一礼,“父亲,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苏尺一脸微笑的点了点头,“下去吧。”

    苏山山走出大院之后,苏尺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人影之后,这才大口喘息起来,“妈的,太特么沉了,这谢必安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是神隐八层甚至九层不成?”

    谢必安离开别院之后,转头看了一眼神祇殿的方向,微微一笑,接下来,他的目标就是进入那神祇殿了。

    第二日一早,谢必安别院之外,苏山山文静的站在那等着,身边的侍女撑着伞,为其遮阳。

    谢必安走出大院,微微愣了一下,“剑呢?”

    苏山山笑着晃了晃手上的须弥戒,“我带了。”

    “背上。”谢必安语气平淡的开口。

    苏山山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蚊鸣一般的开口道,“那柄剑太重了,而且……”

    谢必安眉头微微一皱,再次开口。“背上!”

    语气虽然依旧是那么平淡,可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逆的威压。

    苏山山微微一惊,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她身边为其撑伞的丫鬟就一脸刁蛮的开口道,“你这是什么人啊,不知道我们家小姐是金枝玉叶吗?你那柄破剑那么重,小姐……”

    “聒噪!”

    还没等那丫鬟把话说完,谢必安怒喝一声,周身剑意激荡而出,瞬息间将那名丫鬟掀飞了出去。

    苏山山顿时一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谢必安,“先生,您这是做什么……”

    “废话少说,把剑背上,随我来。”谢必安丝毫不在意的开口,转身向着苏府之外走去。

    苏山山转头看了一眼已经爬起身来的丫鬟,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从须弥戒内取出那柄大剑背上,艰难的跟上谢必安的步子。

    谢必安领着苏山山一路出了无相城,向着城外荒山走去。

    两人越走越偏,越走越偏,苏山山内心不自觉的升起一丝不安的感觉,“这谢必安该不会是想对自己做什么吧。”

    可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前方的谢必安开口说话了,“你杀过人吗?”

    苏山山愣了一下,摇头开口道,“没有。”

    谢必安点了点头,“凡事总有第一次,今天带你去杀人。”

    “什么!”苏山山被谢必

    安这句话吓了一跳,她贵为苏家千金,自小就没见过那些打打杀杀的场面,这忽然要去杀人,她还是有些不适应。

    虽说有意修行剑道,可是她所知晓的剑道也都是那些飞天遁地、御剑千里之术,她还真没打算杀人。

    谢必安微微转头看了她一眼,“杀人这件事儿其实很简单的,你只要握紧自己的剑就好。”

    就在谢必安话音落下的同时,山道周围忽然冲出数十道身影,这些人无一不是修士,境界最低的也是轮海七层,最高者甚至已经到达了叩宫三层。

    这些人看那装束也知道是一些流窜在无相城周边的悍匪,毕竟无相城乃是首屈一指的大城市,商贾走卒时常进出,在这周边抢劫,那可是个暴利行业。

    “哟,两位道友,一个人出门啊?”悍匪头目调侃着看向谢必安两人。

    就在他看到苏山山的那一刻,顿时眼中精光一闪,吞了吞口水,“美人儿……”

    苏山山吓了一大跳,赶忙躲在谢必安身后,“这群是什么人啊?”

    谢必安淡淡的开口,“他们就是今天我要教你的杀人的那个人。”

    “哟,口气不小,哥几个,给我把这小子剁了,至于美人儿嘛,带回去,今天晚上快活快活!”悍匪头目哈哈一笑,顿时周遭所有悍匪都是一脸狞笑的向着谢必安两人靠了过来。

    苏山山依旧脸色发白,死死的拽着谢必安衣袖,怎么也不肯放开。

    谢必安也不在意,一把抽出苏山山背后的那柄精铁大剑,只不过轻轻一挥,浩瀚的剑意呼啸而出,如狂风席卷一般,瞬息间将周围涌上来的悍匪尽数掀飞,一个不留。

    谢必安的剑意直接侵入那些人体内,不断的造成破坏,使得他们早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你你你你你……”那悍匪头目虽说是叩宫三层,可现在也已经没有了任何战斗力,气海被谢必安的剑意封锁,宛若凡人一般。

    谢必安也不理会这些人,转身将大剑递给一脸震惊的苏山山,“去,把他们都杀了。”

    “什么?我?”苏山山全身一颤,看着递到自己跟前的大剑,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我不敢。”

    “不敢?”谢必安眉头微微一挑,随后一把将大剑剑锋抵在苏山山脖颈处,“本座所传剑术之人要是连个人都不敢杀,传出去,本座会被人笑话的,没办法,那就只能杀人灭口了。”

    这话虽然说得平淡,可是在谢必安的杀机面前,苏山山只感觉自己好似坠入深渊一般,周围都是寒芒长剑,就好似下一刻便会彻底结果自己的性命。

    这种恐惧来自魂魄深处,是一个从未感受到过杀意的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近死亡,苏山山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是毫不怀疑谢必安所说的话,刚才那种感觉,他的确是有杀了自己的心的。

猜你喜欢: 《重生萌妻:总裁叔叔太妖孽》 《惹火重生:冷血总裁的心尖妻》 《婚如暖阳:景少,强势宠》 《修真小医仙》 《妈咪太水嫩:狼性爹地超能撩》 《一婚二宝:帝少宠妻无节制》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