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麻烦你死一死

    是夜,苏家大门之外,谢必安看这门外把守的那两名看门弟子,向着剑奴问道,“本座教你的那剑意使用方法练得怎么样了?”
    剑奴顿时苦笑一声,“师傅,那东西可难可难了,这才多久啊,我也就只能算是初窥门庭而已啊。”
    “初窥门庭?”谢必安微微一笑,“够用了,待会本座进去,轮海五层以下的人就交给你了。”
    “哈?”剑奴大惊失色,可还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谢必安便已经向着苏府大门走去了。
    “站住!什么人?”
    两名看门护卫一把将谢必安拦下,厉声开口到。
    这两人也不过是苦修七层的样子,谢必安还真懒的动手。
    剑奴猛地冲将而出,一把掏出那柄已经劣迹斑斑的铁剑,三两下就将两名护卫灭杀,随后乖乖退开一边,“师傅,请。”
    谢必安大摇大摆的走进苏府之中,顿时就被护卫所发现了,一下子钻出来十来人将谢必安他们团团围住。
    “敢在我苏府之内杀我苏府护卫,你们胆子可还真是不小啊。”
    苏府管家上下打量了谢必安两人一眼,很笑道,“无论你背后站着的是这国都之中的哪一家,今日都别想在活着走出去了。”
    谢必安环顾一番众人,都不过是苦修七八层的样子,倒是那个管家的境界还高点,轮海二层。
    “杀光。”
    谢必安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随后便抬脚向着苏府正殿走去。
    “给我杀了他,千刀万剐,扬我苏府之威!”那管家大喝一声,随后一帮护卫呼啸而出,向着谢必安扑杀而去。
    可下一瞬间,一道人影出现在了谢必安的身前,那人怀中抱着一柄纯黑长剑,可却并没有使用,反而握着一柄破旧不堪的铁剑
    。
    别看这铁剑破,可当他挥舞起来的时候,那股极剑意直接将阻碍谢必安脚步的几名护卫尽数斩杀,干脆利落。
    “轮海一层!”管家眉头顿时一皱,看着剩下那些畏首畏尾不敢上前的护卫们,顿时怒了,“一群废物,不过轮海一层罢了,有那
    么可怕嘛!”
    这么说着,管家竟然掏出一柄长剑,亲自向着剑奴冲杀而去。
    “翁!”
    两剑斩在一起,下一瞬间,沉重的剑鸣声四下传开,随后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管家手中的长剑竟然硬生生被一柄破铁剑给削断了。
    “什么!”
    “这怎么可能!苏管家的剑被斩断了!竟然被那柄破剑斩断了!”
    众人大惊失色,一脸不可思议的议论着。
    苏管家也是愣在了当场,虽说他手里的剑也不是什么太过名贵的存在,可好歹也是精铁所铸,使用者又是轮海二层,竟然就这
    么轻易的被斩断了
    这下别说是那苏管家,就连剑奴自己都给吓了一跳,刚才他就是用的谢必安教他的那种剑意的用法,虽然颤抖的还不算很快,
    可竟然已经有了如此明显的变化,若是放在平时,他虽然说不至于被一剑击败,可也没有那实力将比自己还要高一个阶段对手
    的剑斩断啊。
    “师傅!”剑奴一脸兴奋的看向谢必安的背影。
    “本座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
    谢必安头也不回,依旧慢悠悠的向前走着。
    剑奴顿时点了点头,“师傅放心,这里没有一个能活着的。”
    那苏管家震惊的看着手中的断剑,许久才回过神来,阴沉着一张脸,“没想到还真有两下子,怪不得敢闯我苏家,可即便如此,
    你还是得死!”
    这么说着,苏管家大袖一挥,周围剩下的所有护卫一拥而上,向着剑奴围了上去,他自己也再一次掏出一柄长剑加入了战斗。
    剑奴在得知了自己这剑意用法的强大之后,可谓是信心大涨,一鼓作气,剑意纵横,将周围的那些护卫尽数排开,直接压着那
    苏管家打,不到几个回合的时间,又一剑将对手的长剑斩断。
    只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一同斩断的还有那苏管家的脖子。
    血溅三尺,苏管家一死,那些护卫顿时吓破了胆,苏管家可是轮海二层,连他都被斩于剑下,他们这些苦修境界的可怜人哪里
    还挡得住。
    想到这里,众护卫顿时一哄而散,丢掉手中长剑就要逃离苏府,他们本就是被招揽的护卫,即便是苏家给的钱再多,也没命来
    的重要啊。
    “我家师傅说了,全杀了,今日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话音落下,剑奴的身形刹那间在院内闪烁起来,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些已经吓破了胆的护卫们就已经成了一具具尚有余温
    的尸体。
    等最后一名护卫倒下的那一刻,谢必安也正好推开了苏府正殿的大门。
    两人步入殿中,一片安静,这大殿似乎很久都没人来过了,那苏无忌显然不会在这里。
    “双休秘法,看来这苏家主怕还在那小娘子的温柔乡里没醒呢。”谢必安轻笑一声,随后走出大门,继续道,“走吧,我们去叫苏
    家主起床。”
    剑奴扯起袖子擦了擦沾满血迹的铁剑,狞笑一声,“喊人起床撒尿这种事儿,我可最在行了。”
    在前往家主寝殿的这段路途之中,两人遇到了不少苏家护卫的巡逻,境界也基本上不会超过轮海三层,自然也就直接交给了剑
    奴解决。
    在实战之中,剑奴是深刻的体会到了学会使用剑意之后的巨大区别,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他之前所练的剑就好似被蒙住了双眼一
    般,是谢必安伸手撤掉了遮住他眼睛的黑布,让他懂得了,原来剑意还能这么用。
    一路杀来,剑奴可谓是自信心爆棚,现在别说是轮海二层,就算是轮海五层来了,他也丝毫不慌。
    一直到家主寝殿之外,谢必安停下脚步,一脸笑意的开口道,“苏家主,虽说现在不该来打扰你的好梦,可奈何钱在山钱家主花
    了钱了,本座总不能收了好处不做事儿吧。”
    这么说着,谢必安深吸了一口气,“麻烦苏家主出来死一死。”

猜你喜欢: 《阴孕难违》 《主神创业中》 《活死人新娘》 《末世的领主》 《白目志异录》 《人皮面具》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