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百五十四章,谢罪礼

    中年人轻蔑的目光之中,谢必安终于开始炼丹了,只见他伸出手,下一刻,整只手掌被火焰尽数包裹。

    烧的手掌向着那些药材狠狠抓去。

    这一幕看的边上的炼药师一愣一愣的。

    “这是自暴自弃了吗?

    炼不出来丹药就要毁掉药材泄愤吗?”

    杨天也是眉头微微一皱,可却并没有出手阻止,毕竟现在还在炼丹时效以内,谢必安对药材做什么他都不会横加干扰。

    下一刻,谢必安抓起药材,手掌之上火焰熊熊烧,看得众人心惊肉跳,这种温度的火焰岂不是要将药材全部毁坏,看来这谢必安还真是彻底放弃了。

    半柱香即将到尽头,只要一声锣鼓响起,谢必安就会成为最大的笑话。

    所有人都在等,等时间结束,等谢必安痛哭流涕,等着他被杨家护卫丢出大门的那一刻。

    可就在边上的家奴扬起手中的锣锤那一刻,谢必安手中的火焰瞬间熄灭,大手一张,一颗圆滚滚的丹药掉落而下,在桌面上弹了几下。

    就在那颗丹药落在桌子上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目光顺着丹药不断的上下,最终落定。

    “哐!”

    “时间到!”

    锣鼓声响起,半柱香尽,炼丹时间结束。

    谢必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也不理会众人震惊的目光,转身从杨叶手中托盘里取回自己的须弥戒,头也不回的向着自己的别院走去。

    等到谢必安离开之后,众人才迅速围了上来,不断的打量着谢必安留下的那枚丹药。

    “这……这怎么可能!绝顶成色,这枚丹药怕是能与七品丹药相媲美了吧。”

    一名炼药师惊讶的喊出声来。

    “我敲还真是一抓之下就炼好了,我这辈子的丹道算是修道狗身上去了吗?”

    “你少说两句,你这嘴巴开过光,以后你要敢跟我随意开玩笑我就弄死你。”

    现在尊为震惊的还是杨天和杨叶,一抓之下炼成一枚可与七品丹药媲美的六品丹药,从接触草药到成丹用了还不到半刻钟的时间,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杨家父女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不可思议。

    “难道这谢必安真的是一位打破了传统炼药术的绝世天才不成?”

    杨天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到。

    “若真是那样,我们怕是把这位天才得罪死了。”

    杨叶回想起昨夜自己与谢必安说的那些话,顿时感觉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个时候,一名炼药师提出了质疑,”这不可能,一抓之下两城六品丹药,而且成色如此绝世,恐怕就算是拜生教的主教都做不到吧,这谢必安肯定是再次偷换丹药了。”

    可马上就有人站出来反对了,“你说话跟放屁似的,人须弥戒都被收走了,拿什么偷换丹药?”

    “那不一定,说不定他把丹药藏在袖口了呢。”

    “你又放屁了,你舍得将一枚六品如此成色的丹药随意塞袖口啊,再说了,要练什么丹药也是须弥戒收走之后杨家主才公布的,他怎么知道是要炼灵巨丹的,承认别人优秀有那么难吗?”

    “反正我不相信他一抓之下就能炼出六品丹药,还是成色如此高的六品丹药,就算没有偷换丹药也必定有什么别的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们没有发现。”

    “得了得了,废什么话,输了就是输了,这桌上的丹药也就这颗鹤立鸡群,都别不服输啊,谁不服我看不起谁,反正我是服了。”

    杨天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这才微笑着开口道,“各位辛苦了,请回去休息吧,明日我便会工部这次随小女一同参赛之人的性命。”

    等到众人散去之后,杨天才猛地一下子趴到桌上,小心翼翼的捏起谢必安炼制的那枚灵巨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这等天才差点被我活生生赶出杨家,我真是该死。”

    杨叶也是一副挫败感,看着那枚散发着最为浓郁药香的丹药,她终于明白了昨夜谢必安所说的话,原来幼稚的真的不是谢必安,而是她自己。

    “快快,女儿,准备谢罪礼,为父要亲自登门谢罪。”

    杨天转头看向杨叶,焦急的开口到。

    “父亲,要不还是我去吧,您贵为家主,若是亲自前去,是不是……”杨叶无奈的开口到。

    “哎呀,你懂什么,这个谢必安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炼出如此品质的六品丹药,说明他的炼药技术远远不止于此,甚至他能炼出九品丹药甚至十品丹药也说不定呢,若真是那样,这可是我杨家的绝世大救星啊。”

    杨天激动的开口道,“别说是让为父登门谢罪了,就是让我给他跪下也不是不行啊。”

    被他这么一说,杨叶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其实杨天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杨家向前对谢必安的态度算是把他得罪惨了,若谢必安是一位能够炼制十品丹药的炼药师,那么他的号召力之大,恐怕一句话就能让杨家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杨天这次去登门谢罪虽说是想让谢必安成为杨家客卿,可即便不能成为客卿,那也千万不能与之交恶,这可是关系到杨家生死存亡的事情。

    这么想着,杨叶迅速准备好一份谢罪礼,随着杨天一同赶往了谢必安所住的别院之外。

    别院外,杨天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院门,“谢前辈,晚辈杨天,向前曾与前辈有些误会,今日携礼而来,还望前辈不计前嫌……”“不用了,不要打扰本座清修。”

    还没等杨天把话说完,院内就传出了谢必安的声音。

    听到这计划,杨天顿时一愣,说下去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道,“那就不打扰前辈了,这礼物就放在门外,我等就先告辞了。”

    退出别院数十丈后,杨天才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若想要这位前辈成为杨家客卿是不可能的了。”

    这么说着,杨天狠狠的一拍大腿,“陈家那臭小子,我真想抽打几个大嘴巴子,要不是他在宴会上挑事儿,怎么可能会有后面这么多事儿。”

    杨叶跟在身后,半句话都不敢多说,她现在要是告诉自己这父亲,那天晚上自己与谢必安说的那些话,纵使父亲再如何疼爱自己,这个时候挨一巴掌都是少不了的。

    “哎,算了,今夜再来看看,即便不能成为我杨家客卿,那也无比要让他答应这才随你一同参赛才行,有他在,我们杨家在帝国深处是十拿九稳,甚至在决赛时还能拿个前三的名次,若真是那样,也算没白费我们努力这么久啊。”

    “是,父亲,我夜里再来探探口风。”

    杨叶点了点头,开口到。

    入夜,月色当空,杨叶提着一个食盒走到谢必安所处的别院之外,轻轻的敲了敲门,”谢前辈,我炖了灵菇八宝汤,向着请您尝尝。”

    院内谢必安躺在摇椅之上,喝着酒,淡淡的开口道,“本座没胃口,多谢好意了。”

    杨叶笑道,“前辈这是我炖了一下午的心血,要不您赏个脸?”

    “既然如此,那便房门外吧。”

    “好的,那前辈您一定要尝啊。”

    放下食盒之后,杨叶有欲言又止的开口道,“那个,前辈,这参赛的事情……”“放心吧,本座会与你一同去参赛的。”

    听到谢必安这么一说,杨叶顿时松了一口气,“那多谢前辈了,晚辈不打扰前辈休息,这就告辞了。”

猜你喜欢: 《圣痕使徒》 《小尸妹》 《无限武者道》 《奇案密码》 《我在人间当阴差》 《灵瞳》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