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距离上次吵架,已经过去七天了。
    林喆双眼布满血丝,胡茬也冒出来了,小平头长长了一些都没有理。
    此刻他脸上委屈的看着姜姗,漆黑的眼睛里满是专注,看着像一只撒娇待安慰的某类宠物。
    要是之前,姜姗肯定会立马缴械投降,好好的安抚他。
    可是这次,她心里虽然也心软,但是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之前每一次两人闹矛盾,林喆都是这样的表现,所以每次都糊里糊涂的就揭过去了,完全没有正视这些早就应该解决的矛盾。
    然而这次,她不想就这么揭过去。这次的事情,必须和林喆说清楚。
    她走过去打开了门,走进去,见着林喆还站在门外,道,“进来吧。”
    林喆眼睛一亮,赶紧一下子蹦跶进去,顺手关上了门。
    “姜姗。”林喆语气紧张的看着她。上次姜姗挂了他的电话之后,他就后悔了,不该这样用那样的口气和姜姗吵架的,可是当时也实在气急了。一想到姜姗和徐浩待在一块儿,他就着急上火。
    姜姗给他倒了杯热水,坐在沙发上,“先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谈谈?”林喆眼睛一眯,讪讪笑道,“谈什么,我们就不用谈了吧。”
    “必须谈。”姜姗语气严肃。
    听着姜姗的声音,林喆心里一颤,手脚僵硬的坐在沙发上,讨好的笑了笑,“谈什么?”
    姜姗认认真真的看着他,眼神带着几分疲惫,“你先说说,你之前为什么要打徐浩?”
    林喆心里一虚,暗道徐浩是个心机鬼,竟然还告状,真是个小人。“那是因为他对你有不良企图!”他可是有正当理由的。
    姜姗直愣愣的看着他,“是吗,人家做了什么,让你觉得他对我有企图?而且这件事情,你也没有问过我。难怪上次你拉着我去购物,原来是担心人家把我诱惑走了。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肤浅的人,你对我就连这点信任都没有?”
    如果两人之间连信任都没有了,这样的爱情也太廉价了。
    即便林喆对她再真心,姜姗都不敢接受。因为这样的感情,注定不会长久。
    林喆听着姜姗的指责,越发的心虚起来。徐浩确实是心怀不轨的,可是他也知道,姜姗是可靠的。“姜姗,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别急,还有呢。”姜姗继续道,“还有这次我去徐浩的公司实习,我不知道你是听谁说的消息,这件事情我没提前和你说,虽然有我自己的考虑,可是也算是我的错。但是你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是不是反应也太激烈了。我自问也没有和徐浩做出什么不当的行为,你怎么就能那样理直气壮的指责我不顾你的感受。”说完后,她吸了口气,道,“林喆,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想问什么就问我。你到底怀疑我和徐浩什么。你到底对我还剩下多少信任?”
    “姜姗……”林喆嘴唇颤抖了几下,愣是接不下话。
    往日里很是能说会道的一张嘴,这时候竟然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想像以前那样哄着姜姗,可是现在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法子现在肯定不会管用,而且还会让姜姗更加的不高兴。
    看着姜姗不带感情的神色,他心里突然像是被刺刀刺了一下,生疼生疼的,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不自觉的问道,“姜姗,你,你爱我吗?”
    是的,他一点也不自信。姜姗虽然平时没有拒绝他的一些亲密举动,也很对他上心,可是姜姗又和别的女朋友是不一样的,她从来不会撒娇,不会对他示弱,也从来没有说过爱这个字。
    所以他种觉得姜姗像是一阵风一样的,感觉得到,可是抓不到。在面对徐浩这个潜在情敌的时候,他就着急了,不知所措了,只能用自己的法子来剪掉这些可能威胁他和姜姗感情的威胁。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不敢保证姜姗是爱他的。
    “你心里,是爱我的吗?”
    声音轻的像是喃喃自语一般。
    姜姗心里一跳,下意识的握了握手掌,原本是质问林喆的话,这会子却被林喆反问回来,她一时间也慌了一下。
    林喆看着她这个样子,惨笑一下,“你看,你都不敢回答我。”
    “我没有。”姜姗赶紧道,“我只是……”她心里乱糟糟的,一时间也说不清楚。
    林喆本来一直忽略这个问题,反正他爱着姜姗就好了,而且姜姗一直在他身边,都一样。可是这次,他却忍不住问出了这个话题,心里又是后悔,又是知道真相后的痛苦。
    他狠狠的的搓了搓脸站了起来。
    姜姗心里一紧,跟着站了起来,见着林喆走到门口,她赶紧道,“林喆!不管我对你的感情怎么样,我都能保证,我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和徐浩,什么都没有。”
    林喆背对着她,身子一直在发抖。
    如果是之前听到姜姗说和徐浩什么都没有,他一定会高兴的欢天喜地。可是这会子,却连笑,都笑不出来。
    不清不楚的感情,到底长久不了。
    林喆离开后,姜姗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想着刚刚林喆痛苦的表情,显得颓废的背影。心里也一直跟着发疼。
    她爱林喆吗?
    姜姗自己也不知道。她曾经只爱过一个人,那个人占据了她的童年和少女时期,后来是中年。那个人一直站在她的身边,只要转身就能看到,触手可及。
    没有惊天动地的热烈,只有细水长流的温暖。
    所以,她心目中的爱,应该是这样并肩而立,对方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的感情。
    而林喆,他的感情太过热烈,像一团火一样的,不管不顾的就闯到了她的生命力,也不管她接不接受,霸道而强势。
    她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也不知道她的心思。
    他们交流,也往往是鸡同鸭讲,从来不在一个频道。却奇异的能够保持和谐。
    虽然有这么多的不同,但是偏偏,她能感觉到林喆的一颗赤子之心。她想,要是没有发生这次的矛盾,也许她还是会保持之前的想法,一直和林喆就这么相处下去。也许有一天会结婚,生孩子……
    然而,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姜姗躺在沙发上,身上有些发凉,心里蔓延出无法抑制的苦涩。
    她其实……一点也不想发生这些事情。
    江城的夜生活虽然不如南方G市那样热闹,该有的也一点也不少。
    林喆开着车子在街上一阵狂飙之后,就打了个电话喊了一帮人去酒吧里喝酒。
    大伙顿时兴奋了。
    一起玩的,谁不知道林喆去了南方混的很不错。算是在一群同辈之间的翘楚了。而且这大半年的时间,林喆可都没什么消息呢,倒是听猴子说林喆回过几次,可是压根就没见着人呢。这次终于主动露面约老朋友了,说明这是还记着弟兄们呢。
    酒吧里闹哄哄的。一群小年轻在舞池里跳舞瞎折腾。
    猴子在他边上喝着酒,见林喆一杯酒一杯酒的喝着,一看就知道这是出大事了,赶紧道,“哥,你这是怎么了,遇着啥子困难了,和兄弟说说呗,别一个人喝闷酒啊。”
    旁边的一个小年轻道,“就是,林哥让大伙出来,又不和大伙说话,就一个人喝酒,也太不够意思了。”
    “不够意思就滚蛋,老子自己喝酒。”林喆暴躁的将瓶子往吧台里一摔。
    小年轻吓了一跳,猴子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自己玩去吧,哥这是心情糟透了,现在可别惹他。”
    等人走了,猴子过来道,“哥,你也别发火啊,有事情咱一起解决,别自己心里难受。”
    “老子什么事情都没!”
    好得不能再好了!林喆脸色痛苦的的笑了一下,往自己嘴里大口的喝了一口酒。
    “合着老子就是一直在单恋呢,人家一直都不把我当回事。我就是个跳梁小丑,整天在她身边晃荡,人家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嫌弃我呢。”
    听着林喆这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再看看他这笑的像哭一样的神情,猴子就知道,这真是出大事了,“哥,你说谁啊?不是嫂子吧?”
    这不是之前还好好的吗,怎么就出事了。难道嫂子真的被那个小白脸给勾走了?嫂子看着也不像是这种三心二意的人啊。
    “什么嫂子,以后别喊了,人家不稀罕!”林喆砰的一声又摔了一个酒杯。旁边调酒的酒保顿时脸色都变了。今天这生意也做的太够劲了,人家这是来喝酒的呢,还是来摔酒杯的啊。
    这边猴子也不管酒保什么心情了。他一听林喆这么说,就确定,真的是姜姗这边出问题了。“哥,嫂子这是变心了?那你还喝什么酒啊,赶紧去把那小白脸给揍一顿啊。”
    奶奶的,女朋友都被人挖墙脚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不能揍人,不能揍。”林喆摇摇晃晃的摆摆手,转身要走。
    “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林喆摇头晃脑,“去,去洗手间。”
    刚走两步,迎面就被人撞了一下。他正要转身走,那人却突然按着他的肩膀,“哎,你这撞人了,还想走啊。”
    

猜你喜欢: 《超凡从拾荒开始》 《70年代极品一家子》 《破产后她走上了人生巅峰》 《一刀震江湖》 《我的逃生直播馋哭全星际》 《儒梦仙缘》 《rapper当0怎么了!》 《北王霸刀宁北苏清荷》 《校花的全能保安》 《爱在寂寞的夜》 《陆少家的小祖宗是法医大佬》 《归仙神途》 《雷尊》 《都市之妖孽仙帝》 《李坏小说》 《帝王的战利品(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