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姜姗身体不好,林喆也没心情吃什么饭,“要不咱们回去吧,我给你做汤饭吃。”
    他知道姜姗面对那两个人肯定影响食欲的。
    姜姗从床上起来,靠着他的身子,“没事的,坐会就好了。咱们把人扔在妈这里算什么回事。我待会就好了。”
    林喆看她这个样子真是心疼死了,愣是把这口气算到了张强身上,觉得要不是张强作妖,姜姗今天也不用过来了,也不会不舒服了。
    他轻轻摸了摸姜姗的脸蛋,心疼的拿嘴唇挨着。
    过了一会儿,宋萍敲门喊两人吃饭,姜姗赶紧从床上下来。门一开,宋萍就担心的看着姜姗,“是哪里不舒服?要是不舒服,就再歇会,我待会给你做面条吃。”
    姜姗歉意的看着她,“没事了吗,你放心吧。”说着推林喆出房门,林喆这才不甘愿的往外走。
    见着姜姗和林喆出来,张强正要打招呼,就见着林喆一双眼睛瞪过来了,吓得手里的筷子偶读没有拿稳。
    等姜姗坐到桌上来的时候,张强头也不敢抬了,倒是私下里扯了扯李玲,让李玲说话。
    李玲没法子,只得道,“怎么不舒服,是工作辛苦了?”
    宋萍笑道,“没法子,谁让我们姗姗上进,又不像其她人那样在家里吃闲饭的。”
    这话说的自然是姜瑶了。李玲听着尴尬,看了眼姜姗,却见姜姗压根就没有看她。
    一顿饭下来,林家人都没主动和李玲两人说话,更没说起他们结婚的事情,各自吃着各自的。大家都吃的不大好。
    后面姜姗实在是不想让宋萍和林国卫不好过了,干脆也不吃了。“我母亲还没去我和林喆住的那边去看看呢,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和林喆早点带他们过去看看吧。”
    李玲一听姜姗主动说话,顿时有些欣喜的看她。旁边的张强也是一副高兴的样子。
    姜姗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就看着宋萍和林国卫。
    宋萍听了这安排,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乐意的。定儿媳妇之前,她虽然有些嫌贫爱富,但是真的成了她的亲家,她也当做一家人一样看待。可是像李玲和张强这样的两人,就不单单是贫穷这么简单了。简直是让人看不惯。
    她笑道,“也不知道他们吃好了没有呢。”
    “吃好了吃好了。”张强忙不迭道。这么好的机会能和这两人亲近一下,他可不会放弃。
    张强发话,李玲自然也是跟着的。
    林喆这才扶着姜姗站起来,殷勤的帮着提包,也不和李玲两人打招呼,就直接和姜姗一起走。
    张强赶紧拉着李玲跟了上去,还边跟宋萍和林国卫两人打招呼,“亲家,我们下次再来。”
    等张强和李玲走了,宋萍满脸无奈。媳妇好是好,可是这亲家真是够不省心的。
    几人到了楼下小区里,张强刚要让李玲追过去和姜姗他们说说话,姜姗就拉着林喆站住了。
    姜姗回过头来,脸上表情冰冷,“你们来干什么?”
    李玲见状,脸色一白。
    张强也愣住了,正要说话,林喆道,“你闭嘴。上次我和你说的话你给忘了是不是,还敢到我们家来。”
    张强赶紧道,“我,这好歹也还是亲戚,我就不能上门来看看吗。不管怎么说,我而也是姜姗名义上的爸爸呢。”
    “信不信我打碎你的牙。”林喆瞪眼。
    姜姗听着张强刚说的话,就觉得恶心,看着李玲道,“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和这个人结婚了,可是我是不会承认这个人的。希望以后不要再上门了,要不然大家闹的都不好看。”
    李玲辩解道,“他是姜瑶的舅舅。”
    “甭管是谁的舅舅的都一样,”姜姗音量提高,“我们现在还是母女关系吗?你当初对我说的那些话,现在不作数了?现在带着这个男人来是想做什么,我早就说过,如果有选择,我不想做你的女儿,你现在带着个男的来,想让我认他做父亲,简直是异想天开。”
    听着姜姗的指责,李玲伤心的直摇头。
    张强忙赔笑脸,“母女两个哪有隔夜仇的,都是一家人。”
    “谁和你是一家人!”姜姗厉声道,“今天我说清楚,以后大家各过各的,该养老的时候,我会养老。别的时候,不要互相打扰。”
    林喆搂着姜姗,冷眼看着两人,“今天这事情,我看着姗姗份上也不计较了。但是以后可别做这种傻事了。要不然……”
    “知道了,我们知道了。”张强吓得赶紧的应道。他对这个年轻人就是骨子里的害怕。
    姜姗也不想和这两人多说,拽了拽林喆,“我们先回去吧。”
    林喆嗯了一声,搂着她往家里走,姜姗走了两步又回头又,“还有,我虽然和她关系不好,可是你也别一点顾忌都没有。别拿你在外面那一套在家里横。”
    张强刚要解释,那边林喆的压迫就传了过来,压得他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等两人走了,张强才露出气急败坏的神色,见着旁边李玲要哭,他气的抬脚要踢,又想起刚刚姜姗说的话,只得把脚收了回来,“奶奶个熊的,我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丧门星的。和你结婚后,老子就一天好日子没过过。”
    李玲哭道,“你要是不高兴,咱就离婚。”
    “呸,想得美、”再不好,现在还是有吃有喝的呢。“赶紧回去做饭去,老子刚还没吃饱呢。什么人啊,还什么大领导家里,连个鲍参翅肚都没看到。”边抱怨还对着林家的方向吐口水。
    李玲看了眼姜姗家里的方向,长叹一口气,跟着张强一起出了小区。
    另外一边,回到家里,姜姗身心疲惫的任由着林喆抱到沙发上换鞋子。想起刚刚张强和李玲的样子,她心里就是闷着慌。
    “其实我挺想不通的,她怎么就非要听姜瑶的话,要报恩有很多法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喆把鞋子放好,又给她倒了水,坐在边上,“要我说,那事情就是个意外。非得这么搭上一家人去报恩,这脑袋真是不正常。”
    他说着呵呵两声,“我这说话直,你别多想。”
    姜姗笑着看了他两眼,“其实说不准,别人还觉得我这人忘恩负义呢。觉得我不报恩的。可我就是做不到。”
    “甭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咱们自己做好本分就是了。没有谁规定报恩这事情就得以身相许的。为了报恩把自己一辈子都给奉献了,这事情太崇高了,咱不做。咱就是一俗人。”
    林喆边劝着,边庆幸姜姗不是丈母娘那种人,要不然这会子真是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有了林喆的劝慰,姜姗心里舒坦多了。林喆又贴心的弄了个玫瑰花浴,给姜姗好好的洗了个澡。洗完之后又给她按摩。
    姜姗躺在床上,眯着眼睛舒服的叹气。
    “这一手在哪里学的?”看不出来,这粗手粗脚的,还能有这个技术。
    林喆笑道,“前几天我和猴子去洗桑拿,人家按着舒服,我就顺着学了一手。”没法子,他想姜姗也享受一下,又不乐意人家摸他媳妇,所以干脆自己学了,在家里随时随地都给做做。为了做实验,他可没少磋磨猴子呢。前几还把猴子给按的犯了颈椎。
    姜姗注意力却不在什么自学上面,她睁开眼睛,回头盯着他,咬牙切齿道,“洗桑拿?”
    林喆一听,头发都差点竖起来了,赶紧道,“哎哟,男人谁不在外面应酬应酬的,我就陪着人家客户一起去洗个桑拿,什么都没干。后来他们叫人,我都没叫的,让猴子陪着的。”
    “那外面的女人按着舒不舒服啊?”姜姗捏着嗓子道。瞧瞧,这才结婚多长时间了,就出去洗桑拿了,回头别整个逢场作戏出来了。
    “姗姗,我都是为了谈生意呢。我心里就你一个人,这话比珍珠还真。”林喆这会子真是觉得心虚。那蒸桑拿那地儿确实也有男人按摩,可是让个男人按摩,他又觉得浑身不自在,只能找个女人了。再说了,几个人一起去的,他找个男人,回头人家还得笑话。
    姜姗虽然理解他,可是一想着别的女人碰了他的身子,心里就浑身不自在。
    有一点林喆不知道,她对于感情上面很是洁癖。说得难听就是占有欲强。自己的男人,别人要是动一根手指头,她都能觉得膈应。看着林喆,想着人家之前在他背上手上按来按去的,心里就直冒酸水,眼睛都红了,“我不管,反正你让别人碰了,今天就别碰我了。”
    “媳妇,你可千万被这么做啊,我要失眠了怎么办。”林喆急了,赶紧弯腰赔不是,“要不我去洗澡好不好,我洗个十次八次的,洗的干干净净的,以后谁也不许碰我,再碰我,我就剁他们的手去。”
    姜姗一听,哭笑不得,“说的好像别人多想碰你似的。”
    “那是当然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公多帅。”
    姜姗见他这还没心没肺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心里的膈应,气的直接摔枕头,“赶紧去洗澡去,要不然别想上床来。”
    “我马上去。”林喆立马举着手走了。
    进了洗手间一会儿,又喊道,“老婆,内裤忘了拿了。”
    姜姗气的咬牙,“那你就光着出来。”
    姜姗到底是低估了林喆的厚脸皮,最后他还真是光着从厕所里出来,姜姗见着差点闪瞎眼。
    林喆一把跳床上,关了灯钻进被子里,“老婆,我洗干净了,你别嫌弃我了。”
    姜姗今天心情有些脆弱,也没和他多闹,被他这么一哄,也就顺着好了。只是警告道,“以后要是整出什么逢场作戏的事情,我可就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好说话的。要真有那么一天,咱们就离婚。我宁愿自己一个人过,也不将就。”
    林喆一听,立马激动了,不顾脸面的掀开被子看着姜姗,“你要是离婚,我就自杀、找根绳子在你家门口吊死了。以后一辈子缠着你。”
    “别瞎说,”姜姗拉着被子重新把某人光溜溜的身子给盖住。
    林喆压在她身上,声音恶狠狠道,“我说真的,要不然拿刀子直接捅一刀。”反正就是死也不离婚。
    姜姗气笑了,“你都乐意为了我去死了,怎么就不直接说以后绝对不逢场作戏的话?”
    “我肯定是不会逢场作戏的,可是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许你离婚。”
    看着林喆大半夜这么激动,姜姗也没力气了,只得认输,“好了,不离婚就不离婚,赶紧休息吧,我真是累了。”
    林喆听到姜姗的保证,这才心情平静下来。不过看着姜姗竟然直接闭着眼睛睡着了,顿时苦着脸,“我都光着了,你就让我这样睡啊。”
    姜姗嫌弃的翻了个身,“自己穿衣服去。”
    要是换做平时,林喆也没这么老实的去穿衣服,不过看着见上眉宇间的疲惫,到底也没忍心为了自己心里那点子自私的蠢蠢欲动就去折腾姜姗,只得自己进了厕所重新冲了个凉水澡,穿了睡衣睡裤重新躺床上,伸手把姜姗搂在怀里。深深吸了一口怀里的香气。
    想离婚?这辈子都没门!
    林喆以为自己晚上肯定能梦着自己媳妇,结果却梦到了那个光头的张强。
    

猜你喜欢: 《文娱高手》 《神话起源》 《枕边权谋妃》 《地下墓陈原》 《弃甲后我冠宠六宫》 《帝少心尖宠:娇妻,不准逃》 《至尊鸿蒙系统》 《江山聘:医妃风华绝代七月》 《在神话世界登陆玄幻游戏》 《满级考古大师》 《洪荒之乾坤道》 《伴生司藤》 《唐士无双》 《顶流皇后,穿越后我爆红了》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开局获得永恒不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