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交易本来一切顺利,可是没想到,绑匪途中接到一个电话,突然就改变主意。“你们带了警察过来?”
    姜姗正要否认,山下警察已经冲了上来。绑匪听着动静,立马变色,赶紧逃跑。
    姜姗和徐浩赶紧追了过去。
    挣扎中,姜姗扯开了那个人的头套。那人满脸横肉,面露凶相。恶狠狠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要你女儿了。”
    绑匪到底人多,徐浩是个斯文人,也打不过对方。姜姗拼了命的抓着他们,“求你们放了我女儿吧,要多少钱都行,求你们别伤害她,放了我女儿吧……”
    绑匪一脚踢开她,“你女儿已经被我们撕票了。妈的,敢报警,弄死你女儿。”说完一伙人就提着钱跑了。
    姜姗被踢得心口一疼,却比不过心里的疼。她什么也听不到了,耳边只有那句,彤彤被撕票了。
    林喆回来的时候,姜姗已经躺在医院里几天不吃不喝了。
    警察只抓住了其中两个小人物,问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带头的那个人把孩子抱走了,说是要撕票。
    后面警察一直追踪,都没有消息。
    电话也再没有人打进来过。
    虽然没有人说,可是大家也知道,对方已经拿到钱了,他们已经不需要顾虑了。孩子……
    “姗姗,不要怕,孩子会没事的。只要一天没孩子的消息,孩子就会没事的。我会找到孩子的。一定会。”林喆在她耳边哄着,鼓励着。
    “真的吗?”几天没说话的姜姗终于开口了。
    林喆认真的点头,“会找到的。我一定会找到彤彤的。你不要担心,都交给我。”
    有了林喆的鼓励和保证,姜姗终于恢复了一点生气,能够开始吃东西了。但是依然有些一蹶不振。
    姜姗想起,黄总也认识许多人,赶紧给王楚红打电话求助。
    电话接通后,王楚红却先哭了,“姗姗,老黄,老黄他病情恶化了,医生说就这两天了。姗姗,我该怎么办……”
    彤彤一直没有消息,最好的朋友也即将失去最爱的人。姜姗发现自己的人生一下子变得黯淡无光。
    林喆一方面要照顾姜姗,另外一方面,赶紧让国内的朋友帮忙找彤彤的下落。虽然他也觉得没什么几率了,可是他也没想过放弃。
    林喆知道这是姜姗唯一的希望了。
    经过半年的寻找,依然一点音讯也没有。很多人都慢慢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就连姜姗也不抱希望了。
    她将彤彤的小衣服都挂在衣柜里,每天都睡在彤彤的房间里。
    林喆几次找到她的时候,她都躺在地板上没动。吓得他也不敢离开姜姗的视线,干脆跑到姜姗家里待着,每天看着她。
    一直到两个月之后,王楚红找上门来,姜姗才慢慢振作起来。
    王楚红的丈夫黄有为已经去世几个月了,那时候姜姗为了彤彤的事情,只参加了葬礼就把满世界的去找彤彤。
    再次见到王楚红,姜姗才发现王楚红的变化之大。
    印象中的王楚红,美艳张扬,喜欢散着一头大波浪的卷发,穿着艳丽的时装。
    而现在,她留着齐耳的短发,眼神静谧无波,身上穿着工工整整的套装。
    “姜姗,我知道你伤心。我也伤心。可是他们不在了,我们得活着。”
    “老黄走的时候,我恨不得去死,可我不能死,我得活着。我不能让老黄的一辈子的心血就这么没了。我得替他守着。”
    “彤彤是不在了,可是她爱你啊,你得好好的活着,要不然她看着都不会高兴的。”
    “姗姗,咱们只有两条路,要么痛痛快快的死了,要么就好好的活着。”
    …………
    两个失去了最爱的人,互相抱着大声哭泣。
    林喆站在门口,慢慢的关上了门。
    振作起来之后,姜姗就开始忙碌起来,她之前就在王楚红的公司挂职,现在王楚红要忙着老黄的事业,所以把楚红化妆品都交给姜姗打理。
    没多久,林喆这边也接到了朋友的消息,有那些绑匪的线索了。
    为了不让姜姗有了希望又失望,这事情林喆没告诉姜姗,只让她搬到王楚红那边住几天,自己去外地处理生意。
    林喆离开后,姜姗才发现身边少了这么个人多么不习惯。
    这段日子,林喆一直和她形影不离,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一直守在她身边。已经潜移默化的进入了她的心里了
    保姆做了饭菜,姜姗吃了几口,有些不习惯。
    王楚红见状,道,“怎么,吃惯了某人做的饭菜,就开始嫌弃我们家保姆做的了?”
    姜姗闻言,淡淡的笑了笑。
    王楚红道,“其实我也吃不惯,以前老黄在的时候,他也爱给我做饭。”她叹息一声,看着姜姗道,“你和林喆的婚事也要提上议程了吧。之前你没走出来,他就这么陪着你。但是现在你已经决定振作起来了,你就不要拖着了。”
    姜姗低着头想了想,“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毕竟林喆和她在一起,还没提过结婚的事情。
    “肯定是想娶你啊。要不然他陪你过家家啊。他现在估计是担心你没走出来,所以不敢提结婚的事情。你要是愿意,就主动点。女人虽然要等着男人宠,但是有些男人真的很笨,你得给他点暗示。要是暗示不够,就直接明着来。姗姗,我这辈子已经就这样了,我希望你还有未来。”
    王楚红这番话,说到了姜姗的心坎里。
    似乎不管是面对徐浩,还是面对林喆,她总是很被动。
    曾经的事情不必再提,现在面对一直为她付出的林喆,她想着,是不是主动一次。
    第二天,徐浩突然出现在楚红化妆品这边。
    自从发生彤彤的事情之后,姜姗就没再见过他,也没联系过了。
    将近一年没见,姜姗发现徐浩比她看起来还要憔悴。
    “我要和姜瑶办离婚了。”
    姜姗道,“如果是公司就说,私人事情,我不想听。”
    “姜姗,错了,这些都错了。”徐浩捂着脸,满脸痛苦。“如果当初我不和姜瑶来往,你不和我离婚,彤彤也不会出事,从一开始,就错了。”
    “现在提起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姜姗,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之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都支持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经过这些年的分别,徐浩早就认识到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了。不是姜姗的温顺依赖,他想要的,一直只有这么个人而已。
    姜姗面容铁青的站了起来,“你不要再说了。徐浩,从离婚开始,你一直就这样。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和姜瑶牵扯不清。现在和姜瑶在一起了,就要开始和我牵扯不清了吗?”
    “我爱的只有你!”徐浩激动道。
    “可是我爱的,并不是只有你。”
    “你说的是那个男人?”
    “没错,我和你已经过去了,我现在爱着别人。你以后也不要再找我了。徐浩,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爱谁,就爱谁的。”
    徐浩失魂落魄的离开公司之后,姜姗坐在椅子上想着自己和林喆的经过。这一刻,她发现自己的竟然如此清楚,自己对林喆的感情。
    晚上给林喆打电话,却显示不在服务区。
    姜姗想着,暗道是去哪个没信号的地方去了?她躺在床上,慢慢的回忆自己和林喆,还有彤彤,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光。
    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林喆,还有彤彤一起生活,看着彤彤慢慢长大。
    第二天一早,姜姗就做了一个决定。她打电话给助理那边安排了工作,就自己开车去了市中心的珠宝店。
    挑选了几家有名气的珠宝店之后,姜姗终于挑选到了一对合适对戒。
    款式简单,但是男款的戒指却很大气,很适合林喆的气质。
    开车回公司的时候,姜姗心里计划着到时候怎么向林喆开口。
    车子快到公司的时候,姜姗心里已经有个大致的计划了,心情难得的好了一些。她正要开进公司停车场,突然从转交的位置冲出来一辆车子,猛地开了过来。
    姜姗躲闪不及,车子被撞到的瞬间,她回头看到了那双熟悉的眼睛。
    姜瑶!
    姜姗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剩下的记忆了。
    但是她发现,自己竟然还能看到死了以后的事情。她看到自己躺在手术台上,手里紧紧的握着那对戒指。
    手术室的灯灭了,门打开的时候,她看到林喆疯了一样的抱着孩子冲进了手术室里。
    是彤彤。
    姜姗激动的想流泪。她的彤彤,还活着。她想伸手去抱孩子,但是却一直摸不着。只能看着瘦弱的彤彤紧紧的搂着林喆的脖子哭。
    她听着林喆对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她说,“我找到彤彤了,那些绑匪没敢撕票,把她卖到了偏远的村子里。我找到她了。她很好,只是瘦了。你给多做些好吃的,她就能很快长好的。”
    “林喆,林喆。”姜姗捂着嘴哭。
    林喆听不见,一直在那里说话。直到王楚红进来把彤彤抱走了,他守着她一直说。
    他说了很多,有些姜姗知道的,有些是姜姗不知道的。
    比如当初,他被他妈拉去看舞蹈表演,他不耐烦,偷偷的想从后台溜走,结果被她给抓到了,狠狠的批评了一顿。然后他就记在心上了。后来她每一场表演他都有看。本来准备表白的那一天,因为听着有人想找她麻烦,所以和人家打了一架,进了牢里。失去了表白的机会。
    “我一直在后悔,我想着,我怎么就那么笨,就直接去打了呢,我怎么不忍忍,表白了之后,再找机会把那孙子给办了。姗姗,我是不是很笨,很傻啊。”林喆满脸的眼泪,哭的像个孩子。
    手里的戒指掉在地上,被林喆捡起来的时候,姜姗看着林喆,发现他眼里先是震惊,转而绝望,最后是死寂一般。
    戒指已经染了血了,林喆一点一点的擦干净自己带着,然而给她也带着。
    “求婚这种事情,应该是我来做的。你怎么这个也和我抢。”林喆哽咽的说着。“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我林喆这辈子就你这么一个媳妇。我会把彤彤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的。还有那些人……一个也跑不掉。”
    那一刻,姜姗从林喆的眼里看到了完全陌生的表情,狠戾,血腥。
    后面的事情,像是快进一样,姜姗看到自己葬礼那天,母亲李玲终于说出了埋藏多年的真相,然后去找了姜瑶,在警局里和姜瑶断绝关系。当着姜瑶的面,自杀。鲜血溅满了姜瑶的脸。
    直到死了,她才满脸解脱,“我终于还清了。”
    “啊,我没想伤害她的,我只是想让她残废,我没想要她的命的。”姜瑶捂着脸蹲在角落里大哭。“我只是不想和徐浩离婚而已啊。”
    姜瑶被判处了死缓。林喆亲自去看了她一次,很快,姜姗就被牢里的人折磨的神志不清。在施行之前,被送到了单独的监狱里关着。
    姜姗没再去看姜瑶,她一直跟着林喆和彤彤。
    林喆不是彤彤的亲人,不能抚养彤彤。徐浩想接回彤彤,就出来车祸,半身不遂。而公司也随后出了事情。
    姜姗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林喆做的。
    林喆做了很多努力,终于名正言顺的领养了彤彤。他对彤彤很好,很快彤彤就有了疼爱她的爷爷奶奶。
    看着他们已经慢慢的平静生活了,姜姗觉得自己一点遗憾都没有了。她应该回去了。可是她发现自己像是被困在了这个世界一样。哪里都去不了。
    直到有一天,林喆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像她这样不是正常死亡的人,是没法子投胎的。他去各个庙里找高人帮忙超度她。后来听一个叫吴豪的人说,在泰国有些高人,会用一些巫术超度亡灵。
    林喆又亲自去找那些巫人。
    姜姗发现,这些巫人可能真的有点本事。因为那个和林喆说话的人,一直在看着她这边。
    姜姗听这个打扮怪异,满脸纵横皱纹的老巫人道,“这种超度的代价很大。如果她下辈子没有遇到你,你的气运会很差。”
    林喆苦笑,“能比这辈子还差吗?”
    老巫人还想说些什么,林喆直接提了一箱子钱,“只要办好事情,这是定金。”
    那老巫人什么话也没说了,只是看着箱子的钱,“你还有什么要求?”
    林喆低头沉默了片刻,“要是可以,就让她下辈子高高兴兴的过日子吧,忘掉这些让她痛苦的事情。”
    姜姗不知道这巫人是怎么做到的。那一瞬间,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她甚至,来不及告诉林喆,自己一直都在。
    再次醒来的时候,姜姗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天花板和墙壁都是白白的一片。她的床位旁边紧挨着一张床,床上的男人脑袋包着像个木乃伊一样。
    几乎姜姗一动,他就醒了,眨着黑漆漆的眼睛,惊喜的看着她,“姗姗,你终于醒了!”
    

猜你喜欢: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从斗罗开始选择万界》 《儒梦仙缘》 《殿下靠美貌圈粉》 《穿书白月光,病娇反派可狼可奶!》 《厨子老谭的北方往事》 《鬼医农女:帅哥,耕田吗》 《 甜妻来袭:傅少,轻点宠》 《重生千禧做酒商》 《女帝之医手遮天》 《重生之绝世战帝》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穿书后我拒绝自己的人设》 《翻身再爱:傲娇闪婚老公》 《龙图案卷集·续》 《前世今生曝光?举世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