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到了雪地里,林喆就像是脱了僵的野马一样,围巾一扔,小手套一摘,捧起地上的雪就开始做雪团子。那气势就像恨不得在地上打几个滚儿一样。
    姜姗像是看孩子一样的着急,帮着捡起小手套和围巾,“赶紧戴上,待会着凉了怎么办?”
    “没事,我身体好着呢。”林喆拍了拍自己的小胳膊。为了让自己长高点,他这几年可一直坚持锻炼呢。
    “不行,你得穿上。”姜姗死活拉着他把衣服穿好。
    林喆动作麻利的躲开,把手里的雪往天上一扬,高兴的大叫,“下雪啦,下雪啦。”
    姜姗感觉自己越发的像个拿孩子没办法的妈了。
    这熊孩子真是够折腾的。
    林喆在院子里跑着,见姜姗不追了,才笑呵呵的站住,“戴着不好玩,我真的不冷的。你看我现在就给你堆个大雪人的。”
    说着还挽起了袖子。蹲在地上滚了个大雪球。
    姜姗走过去,将围巾强硬的套在他脖子上,“你脱下来试试。”不自觉的用上了以前的语气。
    林喆不高兴的撅嘴瞪眼,“热死了。”
    “总比着凉了好。”
    姜姗蹲下来帮着一起堆雪人。触手冰凉冰凉的,真是够冷啊。姜姗实在是想不通,怎么小孩子就不怕冷呢?
    反正她这个伪装的小孩是觉得挺冷的。
    林喆倒是没吹牛,折腾到了中午的时候,雪人已经堆成功了。
    他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放到了雪人身上,“看看,是不是很像?”
    “像个猪八戒。”姜姗看着这圆顿顿的雪人,觉得真是像个雪球一样。太丑了。
    “这是你啊。”林喆惊讶的看她。
    姜姗瞪眼,“我有这么胖吗?”
    “这不是胖,这是你的裙子,就是像蓬蓬的那种。”他可喜欢姗姗穿那件蓬蓬裙了,白白的,像个小公主一样的。
    姜姗仔细看看,真没发现这是她。
    一阵寒风吹过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姜权正骑着自行车进了院子,看着闺女和林喆这大雪天的在院子里玩,赶紧道,“怎么跑下来了,快回屋里去。”
    林喆一看到姜权,脸上立马心虚的睁大了眼睛,手疾眼快的握住姜姗的手,赶紧上了楼去。
    “真是个臭小子。”姜权看着他这老鼠见到大猫一样的神色,忍不住笑着摇头。别说李玲了,他有时候都想不明白,自己挺乖的闺女,怎么就喜欢和林喆这样的活泼的性子一起玩的。
    姜权你回到家里的时候,两孩子已经躲到房里去了。李玲把饭菜做好了放在锅里热着,见姜权回来了,出来道,“今天吃火锅吧。”
    “正好,我买了鹌鹑蛋,给两孩子补补。这天气真是冷的,可别感冒了。”
    又想起闺女和林喆刚刚一起在楼下玩呢,问道,“对了,刚刚两孩子怎么出去了,你也不管管。现在这个天气,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李玲为难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担心姗姗听了不高兴。林喆那孩子有是个客人,我也不好管。”
    姜权摇头,“你啊,可别矫枉过正了。”
    “我这不是担心吗。”她现在真是不知道怎么和自己闺女相处了。孩子本来就怨着她,她要是再严肃点,回头孩子还怎么和她亲密啊。
    姜权叹了口气,“行了,都中午了,把菜端出来把。我去喊孩子们出来吃饭。”
    屋里奖赏正在给林喆的手哈着热气。
    她刚牵着林喆的手就感觉道刺骨的冰凉了,一进屋里,就赶紧给他暖了起来。这会已经有些发热了。
    “可别冻伤了。”姜姗道心道。
    林喆脸红的看着自己被又亲又摸的双手,别扭道,“我有不是豆腐做的,对个雪人都受伤啊。”
    姜姗白了他一眼,“哼,你不是豆腐做的,可你也不是铁打的。我看你到时候动手了可怎么办呢。”这会子的林喆,可不是之前那个皮糙肉厚了的家伙呢。这小手嫩嫩的,都能比得上她的手了。
    姜权来敲门让两孩子去吃饭,姜姗赶紧应了一声,拉着林喆往外面走。
    才走到客厅里,姜姗就鼻头发痒的打了个喷嚏。
    “可不是感冒了吧,”李玲听着担心道。
    姜姗揉了揉鼻子,“就是鼻子痒痒,别的地方没不舒服的。”
    “待会还是得吃点药预防一下。”姜权叹气的说了一句,“让你们被出去的,非得出去。要是真的感冒了,到时候难受的还是你们。”
    姜姗和林喆互相心虚的看了一眼,眼里都偷着乐。
    晚上李玲煮的是骨头汤锅底的火锅。因为有孩子要吃,也没有放辣的。一锅白汤,看着香喷喷的。
    因着上午玩了一上午太累。林喆食欲大开,小饭勺往嘴里直扒饭。吃着吃着,手里就开始发痒痒了。
    他挠了挠,继续开吃。
    姜权就喜欢孩子会吃饭的样子,林喆这孩子虽然调皮,可吃饭真是会吃的,不娇气,这才是个小男子汉的样子。
    他笑着给林喆夹菜,“好小子,多吃一点。”
    林喆鼓着脸吃了几口,看着姜权,“叔叔,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姜权觉得这孩子心真大,这都好意思直接问。笑道,“喜欢啊。”
    “那以后你把姗姗给我做媳妇好不好?”
    “……”
    姜权噎住了。李玲和姜姗都盯着林喆看,显然而已是被他这语出惊人的话给惊住了。
    姜权咳了咳,“你这孩子,年纪小小的,就知道讨媳妇啊。”
    “侯叔说的啊,只有媳妇才会和我一辈子一起玩。我想和姗姗玩一辈子,所以想讨她做媳妇。”
    他看着姜权,“姜叔叔,你就同意吧,我不会欺负姗姗的。我把我的糖果都给她吃。”
    “呵呵,这个得等你们长大了才能说。”
    姜权不好意思打击孩子纯洁的心灵,用上了缓兵之计。
    林喆听了惊喜的咧嘴笑道,“真的吗,长大了就可以了吗?”
    姜权点头,“长大再说。”
    林喆刺溜一下从椅子上滑下来,小跑着窜到姜权旁边,拉着姜权的手勾住小拇指,“叔叔,我们拉钩,谁以后说话不算话,就是小狗。”
    姜权满脸无奈的被强迫勾了手指头。
    他心里想着,反正孩子的记忆力不好,长大之后肯定也不记得了,算是哄哄孩子吧。
    姜姗在边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喆和自己爸爸就这样决定了自己的人生大事,心情有些复杂。
    以她对林喆的了解,这孩子真的很小气,很记事。对他有利的事情,他能记一辈子的。
    她现在都能想象到未来某一天,林喆对她爸爸说,“叔叔,你x年x月x日吃午饭的时候,把闺女许配给我了。咱两还拉了小指头来着。”
    自觉可以和姜姗玩一辈子的林喆,食欲更加大好,愣是连吃了三碗饭,还喝了汤,小肚子撑着鼓鼓的。
    他过来拉姜姗去房间玩拼图,姜姗却晕乎乎的摇了摇头。她发现自己开始难受了,鼻子发酸,脑袋发胀,喉咙还开始发痒了。
    经验丰富的姜姗知道,自己这次中招了。
    “爸爸,我好像感冒了。”
    姜权正帮着李玲收拾碗筷,听着这话,赶紧过来摸她的脑袋,一模还真是有些发烫了,赶紧道,“得去医院看看去。”
    姜权一下子也不敢耽误,赶紧给姜姗弄了小毯子围着,抱着去医院去。林喆看着姜姗晕乎乎的被姜权用毯子抱着就往外面走,担心的立马跟上去。
    李玲也跟了出来。
    姜权本来让林喆待在家里,让李玲看着,林喆一听,死乞白赖的给拉着姜权的手不放,“我要跟着姗姗一起,呜呜。”语气里都冒着哭腔了。
    李玲也有些不放心,“一起去看看吧。我也担心。”
    姜权没法子,只得让李玲背着林喆,一起去路边拦着车子。
    好在是白天,医院里还在上班,姜姗迅速的测了温度,38度。而且都开始咳嗽起来了。
    看着姜姗被打吊水的时候,林喆才真是吓哭了。
    “姗姗,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啊姗姗。”林喆围在病床边哭喊着。
    姜姗抬了抬眼皮子看他,“别吵。”她头真是痛啊。
    她就想不明白了,今天她还挺老实的穿着好好的,怎么就感冒了。林喆瞎胡闹,还挺好的。这体质差距也太大了。
    林喆在边上一脸的哭相,就是不敢哭出声。
    姜权道,“说了不让你们出去吧,非得出去。以后可不能不听话了。”
    孩子到底感冒了,他也不能说中华。不过还是得让孩子们知道这次的教训才行。
    林喆咬着嘴狠狠的点头。下次他肯定不带姗姗出来玩了。他自己出去玩就行了。
    吊水打完了之后,姜权又把孩子给抱回家去,顺便开了一些药,回去再继续吃点药观察情况。
    姜姗回到家里,就被弄到床上躺着。李玲给弄暖水袋,放在她的较低和手边上,又给弄了一床被子。
    林喆在边上看着,“阿姨,怎么弄这么多被子,姗姗会不会热着。”
    “她这是着凉了,身上怕冷呢。”
    李玲心疼的摸了摸姜姗的小脸。这些年姗姗身子一直不错,像这样发烧的情况还真是少见的。
    她看了看姜姗,见自己闺女已经睡着了,拿进起身去给姜姗啊熬点姜水驱寒气。
    等李玲走了,林喆才慢慢的爬上床,脱了自己的衣服,钻到了被子里,把姜姗的冰冷的小手伸到了自己的衣服里。自己抱着姗姗,“姗姗,你快点好起来。”
    姗姗不舒服,他很难过。
    

猜你喜欢: 《医仙神婿叶晨宁婉清》 《神话复苏,我成了反派boss》 《反派Boss是我爹》 《叔,我们扯证吧》 《抗战之无敌战神》 《见色起意:偏执总裁宠上瘾》 《女扮男装:邪魅世子成校草》 《宠嫁》 《名门暖婚:权宠第一夫人》 《带着装甲来到异界》 《洪荒混元路》 《诸天从无限开始》 《兵王弃少》 《极品全能透视神医》 《网红小说的补充》 《重生败家子宋三喜苏有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