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已睡,勿扰

110
  贺嚣一边道歉,一边手足无措地看着从放声大哭到哽咽抽泣的小姑娘。
  他对方棠从来是患得患失。方棠对他笑,他就幻想地老天荒,方棠对他板脸,他就恨不得剖心自证。
  贺嚣忍受着肩膀处的痛苦,轻轻揽着怀中哭到抽噎的小姑娘,任凭她发泄心中的委屈和后怕。
  方棠长这么大,没这样恣意地哭过,眼泪鼻涕一起流,哭了半天才想起自己一直靠在贺嚣受伤的肩膀上。
  “对不起,很疼吧?”
  方棠哭得眼圈红红的,连小鼻头都粉粉的,白皙的皮肤因这抹粉红益发显得白得透明。一向清冷的方学霸,此时此刻娇软地让人恨不得揉进骨头里。
  贺嚣终于明白,方棠就像一尊易碎的琉璃,用表面的冰冷坚硬掩饰内心的易碎与通透。
  贺嚣的肩膀覆着厚厚的药膏,他叹口气,声音低沉暗哑:“方棠,如果我们之间有一个人要说对不起,那个人应该是我。”
  老杜的死,是他心中永远的结。而他,任凭自己困在这个结中,自暴自弃。
  是方棠,一直在推着他走出阴影。
  明明她自己还有一身狼狈和伤痕,却总是在帮他舔舐伤口。
  面对杜祎诺的诘责,她站出来帮他挡住的不是一杯泼在脸上的啤酒,她修补了他心中那道万死难赎的伤痕。
  而且,她还留下来帮他打比赛,帮他完成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
  她是这世间最温柔的倔强,她是手提宝剑斩杀恶龙的公主。
  贺嚣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在方棠的背上,他轻轻拍着方棠的后背,给她顺气:”疼啊,活该疼,当时脑子一定是被烟呛傻了,好不容易追到的小媳妇儿,怎么就舍得死呢?”
  “谁是你小媳妇儿?”
  “我妈跟我说,你是我订了娃娃亲的未来老婆。”贺嚣这会儿自己都佩服自己,这干什么都理直气壮的厚脸皮,真是自学成才。
  方棠气得拍了他一下,贺嚣”哎呦“一声,直接被推倒在床上。
  “这么弱?”方棠智商归位,指了指贺嚣没伤的肩膀,“我刚才明明拍的这边。”
  贺嚣坐直身体:“方棠同学,跟您申请个事,希望您能批准。”
  “什么事?”方棠看贺嚣难得这么正经,于是也认真地看着贺嚣。
  “以后,我犯了错,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只是别再哭了,好不好?你一哭,我心就疼得厉害,比打在身上疼多了。”
  方棠站直身体,自上而下地看着贺嚣:“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土味情话,早就过时了。”
  贺嚣心理素质强大:“土味情话会过时,我对方学霸的爱历久弥新。”
  方棠:“……”
  因为探病的人太多,贺嚣直接让人在门口挂了一张“已睡,免看“。
  杜祎诺冲着病房门上贴着的大字翻了个白眼,矫情。
  她掂了掂手中的水果,思考一会儿扔到哪个垃圾桶比较合适。
  ”怎么不进去?“
  杜祎诺回头,看到说话的是方棠。
  ”门上不是写着‘已睡,免看’吗,我就不进去招人烦了。“
  方棠推开病房门:“你来看,应该可以醒。”
  果然,贺嚣躺在床上看机器人比赛的视频,既没睡,也没死。
  贺嚣看到杜祎诺,眼睛里先是震惊,接着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心情。
  杜祎诺把水果丢在桌子上:“别误会,是朗哥让我来看看你的。我才没那个闲工夫。”
  说完,她转身就走。
  方棠紧跟两步,追在杜祎诺身后走出病房。
  “谢谢你。”方棠谢得很诚恳。贺嚣这些年困于心魔,不能说全部因为杜祎诺,但不可否认地说,杜祎诺的恨意,加深了贺嚣的负罪感。
  现在,杜祎诺愿意来看贺嚣,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别谢我,就当是那天你们帮我们的回礼。”
  贺嚣的伤主要集中在肩膀和脚腕,伤筋动骨一百天,但全国大赛日程已经提到眼前,他们必须考虑重新调整人员分工。
  贺嚣坚持出院休养,一个周后,出院的贺嚣和赵四海商量把实验室搬到贺家别墅。
  经过这场风波,沈菲对贺嚣格外宽容很多。再加上他们几个在比赛中的优异表现,沈菲对贺嚣的机器人事业虽然谈不上支持,但也不再反对。
  赵四海和以前一样,事先打包好机器,找来自己一直合作的搬家公司,把实验室的设备往贺嚣家搬。
  这边,赵四海安置妥当机器,就一路小跑着来到贺家的居住区,快步走上二楼,还没等他敲响贺嚣的房门,旁边的门打开了。
  穿着一身家居服的方棠和赵四海面面相觑,直到贺嚣从里面遥控着打开房间门,赵四海的嘴巴还没合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赵四海努力保持镇定,问出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情况。“贺嚣没觉得这有多难理解,虽然这对赵四海来讲,足够震撼。
  “你们同居了?”
  “你脑子有坑吧你!”贺嚣深恨自己现在手脚受限,否则真得狠踹赵四海一脚。
  方棠清了清嗓子:“是我一直寄住在贺嚣家,抱歉,因为这件事有些复杂,所以我们对外一直保密。”
  赵四海默默无语泪双流,原来,我和女神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栋房。原来,贺嚣是个开挂的存在,他的挂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玩笑归玩笑,三个人一旦面对比赛的事情,直接秒变正经人。
  因为贺嚣肩膀有伤,所以,赵四海就肩负起操作机器的重要任务。一场比赛的成败,最终都会落到操作技术上。
  赵四海心里没底气,他虽然也能操作“飞龙”,但和贺嚣大神级别的操作能力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甚至,贺嚣一只手的情况下,成绩都要比他好。
  “没关系,今天你是第一天磨合,度过这几天的磨合期,相信情况会越来越好。”方棠安慰赵四海。
  赵四海看了看贺嚣的表情:“嚣爷,你的看法呢?”110
  贺嚣一边道歉,一边手足无措地看着从放声大哭到哽咽抽泣的小姑娘。
  他对方棠从来是患得患失。方棠对他笑,他就幻想地老天荒,方棠对他板脸,他就恨不得剖心自证。
  贺嚣忍受着肩膀处的痛苦,轻轻揽着怀中哭到抽噎的小姑娘,任凭她发泄心中的委屈和后怕。
  方棠长这么大,没这样恣意地哭过,眼泪鼻涕一起流,哭了半天才想起自己一直靠在贺嚣受伤的肩膀上。
  “对不起,很疼吧?”
  方棠哭得眼圈红红的,连小鼻头都粉粉的,白皙的皮肤因这抹粉红益发显得白得透明。一向清冷的方学霸,此时此刻娇软地让人恨不得揉进骨头里。
  贺嚣终于明白,方棠就像一尊易碎的琉璃,用表面的冰冷坚硬掩饰内心的易碎与通透。
  贺嚣的肩膀覆着厚厚的药膏,他叹口气,声音低沉暗哑:“方棠,如果我们之间有一个人要说对不起,那个人应该是我。”
  老杜的死,是他心中永远的结。而他,任凭自己困在这个结中,自暴自弃。
  是方棠,一直在推着他走出阴影。
  明明她自己还有一身狼狈和伤痕,却总是在帮他舔舐伤口。
  面对杜祎诺的诘责,她站出来帮他挡住的不是一杯泼在脸上的啤酒,她修补了他心中那道万死难赎的伤痕。
  而且,她还留下来帮他打比赛,帮他完成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
  她是这世间最温柔的倔强,她是手提宝剑斩杀恶龙的公主。
  贺嚣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在方棠的背上,他轻轻拍着方棠的后背,给她顺气:”疼啊,活该疼,当时脑子一定是被烟呛傻了,好不容易追到的小媳妇儿,怎么就舍得死呢?”
  “谁是你小媳妇儿?”
  “我妈跟我说,你是我订了娃娃亲的未来老婆。”贺嚣这会儿自己都佩服自己,这干什么都理直气壮的厚脸皮,真是自学成才。
  方棠气得拍了他一下,贺嚣”哎呦“一声,直接被推倒在床上。
  “这么弱?”方棠智商归位,指了指贺嚣没伤的肩膀,“我刚才明明拍的这边。”
  贺嚣坐直身体:“方棠同学,跟您申请个事,希望您能批准。”
  “什么事?”方棠看贺嚣难得这么正经,于是也认真地看着贺嚣。
  “以后,我犯了错,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只是别再哭了,好不好?你一哭,我心就疼得厉害,比打在身上疼多了。”
  方棠站直身体,自上而下地看着贺嚣:“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土味情话,早就过时了。”
  贺嚣心理素质强大:“土味情话会过时,我对方学霸的爱历久弥新。”
  方棠:“……”
  因为探病的人太多,贺嚣直接让人在门口挂了一张“已睡,免看“。
  杜祎诺冲着病房门上贴着的大字翻了个白眼,矫情。
  她掂了掂手中的水果,思考一会儿扔到哪个垃圾桶比较合适。
  ”怎么不进去?“
  杜祎诺回头,看到说话的是方棠。
  ”门上不是写着‘已睡,免看’吗,我就不进去招人烦了。“
  方棠推开病房门:“你来看,应该可以醒。”
  果然,贺嚣躺在床上看机器人比赛的视频,既没睡,也没死。
  贺嚣看到杜祎诺,眼睛里先是震惊,接着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心情。
  杜祎诺把水果丢在桌子上:“别误会,是朗哥让我来看看你的。我才没那个闲工夫。”
  说完,她转身就走。
  方棠紧跟两步,追在杜祎诺身后走出病房。
  “谢谢你。”方棠谢得很诚恳。贺嚣这些年困于心魔,不能说全部因为杜祎诺,但不可否认地说,杜祎诺的恨意,加深了贺嚣的负罪感。
  现在,杜祎诺愿意来看贺嚣,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别谢我,就当是那天你们帮我们的回礼。”
  贺嚣的伤主要集中在肩膀和脚腕,伤筋动骨一百天,但全国大赛日程已经提到眼前,他们必须考虑重新调整人员分工。
  贺嚣坚持出院休养,一个周后,出院的贺嚣和赵四海商量把实验室搬到贺家别墅。
  经过这场风波,沈菲对贺嚣格外宽容很多。再加上他们几个在比赛中的优异表现,沈菲对贺嚣的机器人事业虽然谈不上支持,但也不再反对。
  赵四海和以前一样,事先打包好机器,找来自己一直合作的搬家公司,把实验室的设备往贺嚣家搬。
  这边,赵四海安置妥当机器,就一路小跑着来到贺家的居住区,快步走上二楼,还没等他敲响贺嚣的房门,旁边的门打开了。
  穿着一身家居服的方棠和赵四海面面相觑,直到贺嚣从里面遥控着打开房间门,赵四海的嘴巴还没合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赵四海努力保持镇定,问出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情况。“贺嚣没觉得这有多难理解,虽然这对赵四海来讲,足够震撼。
  “你们同居了?”
  “你脑子有坑吧你!”贺嚣深恨自己现在手脚受限,否则真得狠踹赵四海一脚。
  方棠清了清嗓子:“是我一直寄住在贺嚣家,抱歉,因为这件事有些复杂,所以我们对外一直保密。”
  赵四海默默无语泪双流,原来,我和女神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栋房。原来,贺嚣是个开挂的存在,他的挂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玩笑归玩笑,三个人一旦面对比赛的事情,直接秒变正经人。
  因为贺嚣肩膀有伤,所以,赵四海就肩负起操作机器的重要任务。一场比赛的成败,最终都会落到操作技术上。
  赵四海心里没底气,他虽然也能操作“飞龙”,但和贺嚣大神级别的操作能力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甚至,贺嚣一只手的情况下,成绩都要比他好。
  “没关系,今天你是第一天磨合,度过这几天的磨合期,相信情况会越来越好。”方棠安慰赵四海。
  赵四海看了看贺嚣的表情:“嚣爷,你的看法呢?”

猜你喜欢: 《千里寻妻记》 《头号战尊》 《末世之疯批大佬又来了》 《我老婆跟着重生了》 《都市天蛇》 《补天记》 《锦色盈门》 《都市之最强国王》 《仙君重生》 《摄政王的小可爱四岁半》 《我在仙门修地球》 《我有一座新手村》 《惹爱成瘾:唐少爷轻点宠》 《念力系统》 《不负娇宠:王爷家的小仙女》 《我真的只是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