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再遇老哥哥

墨信收敛起自己那愉悦的表情,他挑眉看着王锦书,越看这个人体抄书机就越满意。
  不……他留下王锦书怎么能是私欲呢,他分明是为了帮阿姊,让阿姊和墨王两家关系改善的一大重要计划!
  *
  数十天后。
  这边,北戎撒图尔。
  墨怜将最近伽梵的一举一动和所做的事情,事无巨细一一道来。
  监视墨怜的人明显又少了不少。
  这是件好事。
  再多来几次,比如说创造一个重大事件,可以让腾格里诺对于他的信任更进一步。
  墨怜勾唇,想起那日里伽梵和她所说的事情。
  看来是可以提上日程了。
  而现在,她只要出去王帐,去大街上逛一逛,走一走,等着伽梵所说的那个祝火宴开席。
  祝火宴,是北戎一年一度所要举行的一种类似于祭天的宴席。
  这一种大宴,会邀请各个部落的酋长来参加。
  不论大小。
  但,这一次必定会是很特殊的一次宴会,毕竟腾格里诺方才上位不久,还有两大部落未曾收复。
  十有八九是不会来的。
  而其他臣服的小部落是必定会来的,那些人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最主要的就是撒图尔的一些贵族。
  表面上臣服于腾格里诺,但是在暗地里确是手脚不安分的。
  腾格里诺想抓他们的辫子很久了。
  偏偏那些撒图尔的那些老牌贵族们也各个都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
  有些手上还攥紧了腾格里诺想要的兵马和一些地方的丰富资源供养自己的兵马。
  腾格里诺早就馋很久了。
  尤其是以上次想要强行将她拉去成亲的那个伊伊家,是这些贵族之首。
  只要拿捏住伊伊家,腾格里诺必定会将她看重。
  不过,墨怜可不会让腾格里诺搞垮伊伊家的同时还得到那些家族里所有的东西。
  这么一来,无疑就是壮大北戎,壮大腾格里诺的势力。
  那么……
  便要让他感激她的同时又得不到他想要的,同时这一抹怨念还不能怪在她的身上。
  墨怜走在大街上,富有趣味的勾起了唇。
  这一切,就要靠我们伟大的神秘的大祭司了。
  伽梵啊伽梵你的诚意,我倒是要好好的瞧一瞧了。
  “诶呦,小公子,又碰见你啦!”是那个老哥哥的声音。
  墨怜回首,果真是他,这一次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头发盘起来的年轻妇女。
  很显然,是他的夫人,而他的夫人是北戎人。
  “哎,老哥哥又见面了。”
  “这位是?”那个年轻的妇人开口道。
  一张嘴,居然是流利的汉语,墨怜有些意外。
  “哦,夫人,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中原来北戎做生意的中胡混血的小公子。”
  那个年轻的夫人温婉的笑了笑,她脾气甚好,一看便能感受到她天生所带着的一种涵养。
  极有可能是贵族之女,只是哪一家的墨怜不愿打听,这是他们的私事。
  “小公子好,我是伊伊犁,方腾越的夫人,很高兴见到你。”
  伊伊犁?是她印象里的那个伊伊吗?
  这么巧。墨信收敛起自己那愉悦的表情,他挑眉看着王锦书,越看这个人体抄书机就越满意。
  不……他留下王锦书怎么能是私欲呢,他分明是为了帮阿姊,让阿姊和墨王两家关系改善的一大重要计划!
  *
  数十天后。
  这边,北戎撒图尔。
  墨怜将最近伽梵的一举一动和所做的事情,事无巨细一一道来。
  监视墨怜的人明显又少了不少。
  这是件好事。
  再多来几次,比如说创造一个重大事件,可以让腾格里诺对于他的信任更进一步。
  墨怜勾唇,想起那日里伽梵和她所说的事情。
  看来是可以提上日程了。
  而现在,她只要出去王帐,去大街上逛一逛,走一走,等着伽梵所说的那个祝火宴开席。
  祝火宴,是北戎一年一度所要举行的一种类似于祭天的宴席。
  这一种大宴,会邀请各个部落的酋长来参加。
  不论大小。
  但,这一次必定会是很特殊的一次宴会,毕竟腾格里诺方才上位不久,还有两大部落未曾收复。
  十有八九是不会来的。
  而其他臣服的小部落是必定会来的,那些人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最主要的就是撒图尔的一些贵族。
  表面上臣服于腾格里诺,但是在暗地里确是手脚不安分的。
  腾格里诺想抓他们的辫子很久了。
  偏偏那些撒图尔的那些老牌贵族们也各个都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
  有些手上还攥紧了腾格里诺想要的兵马和一些地方的丰富资源供养自己的兵马。
  腾格里诺早就馋很久了。
  尤其是以上次想要强行将她拉去成亲的那个伊伊家,是这些贵族之首。
  只要拿捏住伊伊家,腾格里诺必定会将她看重。
  不过,墨怜可不会让腾格里诺搞垮伊伊家的同时还得到那些家族里所有的东西。
  这么一来,无疑就是壮大北戎,壮大腾格里诺的势力。
  那么……
  便要让他感激她的同时又得不到他想要的,同时这一抹怨念还不能怪在她的身上。
  墨怜走在大街上,富有趣味的勾起了唇。
  这一切,就要靠我们伟大的神秘的大祭司了。
  伽梵啊伽梵你的诚意,我倒是要好好的瞧一瞧了。
  “诶呦,小公子,又碰见你啦!”是那个老哥哥的声音。
  墨怜回首,果真是他,这一次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头发盘起来的年轻妇女。
  很显然,是他的夫人,而他的夫人是北戎人。
  “哎,老哥哥又见面了。”
  “这位是?”那个年轻的妇人开口道。
  一张嘴,居然是流利的汉语,墨怜有些意外。
  “哦,夫人,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中原来北戎做生意的中胡混血的小公子。”
  那个年轻的夫人温婉的笑了笑,她脾气甚好,一看便能感受到她天生所带着的一种涵养。
  极有可能是贵族之女,只是哪一家的墨怜不愿打听,这是他们的私事。
  “小公子好,我是伊伊犁,方腾越的夫人,很高兴见到你。”
  伊伊犁?是她印象里的那个伊伊吗?
  这么巧。

猜你喜欢: 《邪神制造》 《萌妻当道:兔子,哪里逃》 《乘风破浪小医妃》 《离家后她成了大佬》 《原来已经开始喜欢你》 《升职加薪从霍格沃茨开始》 《七殿下有话要说》 《重生星际后我爆红了》 《黑白世界的恶魔血裔》 《听说校园男神暗恋我》 《影后婚情:总裁妻,不可欺》 《太后的演绎生涯》 《独家影后:首席老公求轻宠》 《我有一个宝葫芦》 《骑马走江湖》 《我靠玄学爆红全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