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原来是碰瓷

郑三生远远的就瞧见自家店铺前面围了一大圈的人。
  他废了老大的力气才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只见自家店铺大门内,一个身穿花棉袄的女人正拿着几个破掉的瓷器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哀嚎。
  “大伙给评评理,俺来他们家卖东西,他家掌柜的说这是北宋耀州窑剔刻花卉纹盖盅,说好给俺18万,之后他们又犹犹豫豫的,俺心说不卖了俺去别家去,结果他们竟是砸了俺的东西!俺男人现在还在医院,就等着俺卖了物件拿了钱救命去呢!大伙都来评评理啊!帮帮俺吧!”
  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不凄凉,她的话也让围观的不少人动容。一个个的纷纷指责了起来。
  而老爹郑多宝正满脸苦色的站在一边儿,徐静秋也是满面愁容。
  见到郑三生回来,郑多宝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的迎了上来,“三生啊,你可算回来了……这,这事儿交给你了……”
  郑三生点了点头朝那女人走了过去。
  路上的时候徐静秋已经在电话里把事儿都说了,郑三生就是再气郑多宝不着调不听话,这会儿也得先把事儿给理清了再说。
  他朝着地上的女人走去,沉声说道:“这位大姐,我是这家郑家古玩店的老板,能不能把你手上的盖盅碎片给我看一下,我检查过没有问题的话,这18万我当场转给你。”
  “呸,东西都坏了,你这会儿说一句有问题,俺是钱也没了物件也没了!俺不管,你今天得赔俺钱,不然俺就在你店里不走了!”
  郑三生注意到,女人面色红润说话中气十足,根本没有照顾了许久病人的那种憔悴。而且她虽说哀嚎了半天表现的很伤心的样子,可闹这半天泪珠子总共也没几滴,眼眶都没红,更没那种唯一的指望被打碎过后的绝望。
  郑三生的心中有了底。
  在回来的路上他也差不多想明白了。
  这就是个局,他老爹明显的是被人算计了,对方很聪明的刻意挑了自己不在的时候来完成这波骚操作。
  那个付京生出现的太巧了,而且他让徐静秋查过,最近几天根本没有卖出过青花瓷碗,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给他老爹造成一种买了这盖盅就可以赚大钱的假象。
  他爹郑多宝果然就被金钱迷了眼,一头扎了进去。
  而且,他老爹虽然不着调,但如果不是对方做手脚的话也断然不可能会摔到这盖盅。
  眼前这女人的表现,更是让郑三生肯定了心底的猜测。
  他面色如常的对着女人说道:“这位大姐,我郑家古玩店开在这儿百年了,从来没被人戳过脊梁骨过。在场的诸位想必不少人也通过电视在《赏宝大会》上见过我。我只不过想要看一下这个碎掉的物件,这个要求我想不过分吧?在场这么多人可见证着呢!我们夺得头彩的物件估价就由400万,我完全没理由为了这18万砸自己的招牌!”
  一番话说的四周不少人连连点头,的确郑三生可是得了《赏宝大会》头名的,郑家古玩店势头可是正好的时候,没理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女人将身前的瓷器碎片往里搂了搂,面上有些犹豫。
  郑三生意味深长的说道:“还是说,这位大姐,你心中有鬼,不敢给我看?”
  一听这话,女人跟炸了毛的鸡一样掐着嗓子叫了起来。
  “你瞎说什么,我有什么鬼!我怕什么!”
  “那你就给他瞅瞅呗!”
  “就是,我们这么多人给你做见证呢!”
  “别不是真有鬼吧,不然干嘛这么怕郑三生看啊?”
  四周的议论声给了女人莫大的压力,她纠结了半天撒开了手说道:“你看吧!”
  郑三生蹲下身子,将这些碎片勉强的拼凑了一下,大致还能拼出个盖盅的轮廓,紧接着他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片刻后,郑三生将其中几块大的碎片拿在手上站起了身。
  “这个盖盅呢,我已经看过了,现在呢跟大家说一下吧。”
  “按照之前这位大姐之前的说法是我爹说这是北宋耀州窑剔刻花卉盖盅。我们知道,北宋耀州窑使用化妆土,胎质灰败而薄,釉色匀净,远看会有雕琢青玉般的效果。再看这件瓷器,我手上这块是盖盅碗壁最大的一块碎块。我们可以看到虽然釉色没有太大问题,可却不够流畅,没有玻璃质感。”
  那女人听郑三生这么说梗着脖子说道:“你这什么质感不质感的光凭你自己说,要放阳光下俺也能说俺家东西反光有质感!”
  郑三生轻笑,同样指着手上这块碎片说道:“耀州窑因施釉的时候是在煤窑自然氧化下烧纸,所以一般剔刻工艺的情况下,有凹槽的地方颜色会深,鼓起来的地方会浅,而我手上这块,可以明显看到二者几乎没有差别。”
  “而且,北宋耀州窑时期的花卉上,都会在剔刻完之后用篦划工艺来制作细节,就像是梳头的梳子梳出来的那种感觉,会有明显的深浅流畅感。而大家看我手上这块盖子碎片上的花卉,牡丹上的经脉很明显是用刀刻的痕迹划出来的。”
  为了让现场众人看的更清楚,郑三生拿着这两块瓷器碎片绕了一圈。
  女人的脸上已经有了慌乱的神色,“这也不能证明什么,俺看这痕迹跟梳子梳出来的也没多大差别,你这是强词夺理!”
  郑三生冷笑道:“这个物件还有另外一个最大的漏洞,北宋耀州窑的底下胎都是呈姜黄色,尤其是边角形成的姜黄色会非常的自然润泽,而且,胎表的泥土会呈现出一种和面和的非常的熟醒透了之后的那种感觉,并且局部积釉部分会有自然侵蚀的现象。大家看我手上这个……”
  说话间郑三生把盖盅底部的一块碎片拿了起来,“这个边缘的姜黄色很刻意,而且胎表很平和!所以说,这个盖盅,本就是假的!”
  四周的人群听完郑三生的话不停的对女人指指点点。
  “这东西居然是假的!我刚刚还真以为这女人受欺负了呢……”
  “搞半天这东西是假的啊我去!亏我刚刚还同情她来着……”
  “你在胡说!俺的东西是真的,大家不要相信他,他就是为了推卸责任在胡说的!他就是不想让俺活,不想让俺男人活下去!”
  女人慌乱的尖叫了起来,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胡搅蛮缠的打乱郑三生的话带出来的影响。
  郑三生冷笑道:“这位大姐,古玩造假在华夏是不犯法的,可如果用造假的东西来讹诈,并且是数额巨大的话是可以按照欺诈罪来论罪的,你这数额怕是可以判个十年的。要不咱报警试试?”
  女人听到报警两字浑身都打了个激灵,她连忙从地上爬起身,惊慌失措的说道:“算,算我倒霉,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一边说女人一边慌不择路的从人群中穿梭着跑了,那堆瓷器碎片静悄悄的躺在那儿她都没管。
  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这就是来碰瓷讹人的。
  “郑家古玩店欢迎每位顾客的到来,不管你是来购买古玩的还是来卖物件的。可是如果想来碰瓷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说完这句话之后郑三生就进了店,留下一群看客争相谈论着。
  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内。
  方洛嘴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看着远处的闹剧落幕。
  坐在驾驶座上的中年男子小心的说道:“对不起少爷,失败了……”
  方洛脸上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深沉。
  “本就没打算成功,这个乐子瞧的我挺开心的,只是道开胃小菜,能恶心恶心他就够了,走吧林叔……来日方长……”郑三生远远的就瞧见自家店铺前面围了一大圈的人。
  他废了老大的力气才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只见自家店铺大门内,一个身穿花棉袄的女人正拿着几个破掉的瓷器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哀嚎。
  “大伙给评评理,俺来他们家卖东西,他家掌柜的说这是北宋耀州窑剔刻花卉纹盖盅,说好给俺18万,之后他们又犹犹豫豫的,俺心说不卖了俺去别家去,结果他们竟是砸了俺的东西!俺男人现在还在医院,就等着俺卖了物件拿了钱救命去呢!大伙都来评评理啊!帮帮俺吧!”
  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不凄凉,她的话也让围观的不少人动容。一个个的纷纷指责了起来。
  而老爹郑多宝正满脸苦色的站在一边儿,徐静秋也是满面愁容。
  见到郑三生回来,郑多宝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的迎了上来,“三生啊,你可算回来了……这,这事儿交给你了……”
  郑三生点了点头朝那女人走了过去。
  路上的时候徐静秋已经在电话里把事儿都说了,郑三生就是再气郑多宝不着调不听话,这会儿也得先把事儿给理清了再说。
  他朝着地上的女人走去,沉声说道:“这位大姐,我是这家郑家古玩店的老板,能不能把你手上的盖盅碎片给我看一下,我检查过没有问题的话,这18万我当场转给你。”
  “呸,东西都坏了,你这会儿说一句有问题,俺是钱也没了物件也没了!俺不管,你今天得赔俺钱,不然俺就在你店里不走了!”
  郑三生注意到,女人面色红润说话中气十足,根本没有照顾了许久病人的那种憔悴。而且她虽说哀嚎了半天表现的很伤心的样子,可闹这半天泪珠子总共也没几滴,眼眶都没红,更没那种唯一的指望被打碎过后的绝望。
  郑三生的心中有了底。
  在回来的路上他也差不多想明白了。
  这就是个局,他老爹明显的是被人算计了,对方很聪明的刻意挑了自己不在的时候来完成这波骚操作。
  那个付京生出现的太巧了,而且他让徐静秋查过,最近几天根本没有卖出过青花瓷碗,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给他老爹造成一种买了这盖盅就可以赚大钱的假象。
  他爹郑多宝果然就被金钱迷了眼,一头扎了进去。
  而且,他老爹虽然不着调,但如果不是对方做手脚的话也断然不可能会摔到这盖盅。
  眼前这女人的表现,更是让郑三生肯定了心底的猜测。
  他面色如常的对着女人说道:“这位大姐,我郑家古玩店开在这儿百年了,从来没被人戳过脊梁骨过。在场的诸位想必不少人也通过电视在《赏宝大会》上见过我。我只不过想要看一下这个碎掉的物件,这个要求我想不过分吧?在场这么多人可见证着呢!我们夺得头彩的物件估价就由400万,我完全没理由为了这18万砸自己的招牌!”
  一番话说的四周不少人连连点头,的确郑三生可是得了《赏宝大会》头名的,郑家古玩店势头可是正好的时候,没理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女人将身前的瓷器碎片往里搂了搂,面上有些犹豫。
  郑三生意味深长的说道:“还是说,这位大姐,你心中有鬼,不敢给我看?”
  一听这话,女人跟炸了毛的鸡一样掐着嗓子叫了起来。
  “你瞎说什么,我有什么鬼!我怕什么!”
  “那你就给他瞅瞅呗!”
  “就是,我们这么多人给你做见证呢!”
  “别不是真有鬼吧,不然干嘛这么怕郑三生看啊?”
  四周的议论声给了女人莫大的压力,她纠结了半天撒开了手说道:“你看吧!”
  郑三生蹲下身子,将这些碎片勉强的拼凑了一下,大致还能拼出个盖盅的轮廓,紧接着他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片刻后,郑三生将其中几块大的碎片拿在手上站起了身。
  “这个盖盅呢,我已经看过了,现在呢跟大家说一下吧。”
  “按照之前这位大姐之前的说法是我爹说这是北宋耀州窑剔刻花卉盖盅。我们知道,北宋耀州窑使用化妆土,胎质灰败而薄,釉色匀净,远看会有雕琢青玉般的效果。再看这件瓷器,我手上这块是盖盅碗壁最大的一块碎块。我们可以看到虽然釉色没有太大问题,可却不够流畅,没有玻璃质感。”
  那女人听郑三生这么说梗着脖子说道:“你这什么质感不质感的光凭你自己说,要放阳光下俺也能说俺家东西反光有质感!”
  郑三生轻笑,同样指着手上这块碎片说道:“耀州窑因施釉的时候是在煤窑自然氧化下烧纸,所以一般剔刻工艺的情况下,有凹槽的地方颜色会深,鼓起来的地方会浅,而我手上这块,可以明显看到二者几乎没有差别。”
  “而且,北宋耀州窑时期的花卉上,都会在剔刻完之后用篦划工艺来制作细节,就像是梳头的梳子梳出来的那种感觉,会有明显的深浅流畅感。而大家看我手上这块盖子碎片上的花卉,牡丹上的经脉很明显是用刀刻的痕迹划出来的。”
  为了让现场众人看的更清楚,郑三生拿着这两块瓷器碎片绕了一圈。
  女人的脸上已经有了慌乱的神色,“这也不能证明什么,俺看这痕迹跟梳子梳出来的也没多大差别,你这是强词夺理!”
  郑三生冷笑道:“这个物件还有另外一个最大的漏洞,北宋耀州窑的底下胎都是呈姜黄色,尤其是边角形成的姜黄色会非常的自然润泽,而且,胎表的泥土会呈现出一种和面和的非常的熟醒透了之后的那种感觉,并且局部积釉部分会有自然侵蚀的现象。大家看我手上这个……”
  说话间郑三生把盖盅底部的一块碎片拿了起来,“这个边缘的姜黄色很刻意,而且胎表很平和!所以说,这个盖盅,本就是假的!”
  四周的人群听完郑三生的话不停的对女人指指点点。
  “这东西居然是假的!我刚刚还真以为这女人受欺负了呢……”
  “搞半天这东西是假的啊我去!亏我刚刚还同情她来着……”
  “你在胡说!俺的东西是真的,大家不要相信他,他就是为了推卸责任在胡说的!他就是不想让俺活,不想让俺男人活下去!”
  女人慌乱的尖叫了起来,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胡搅蛮缠的打乱郑三生的话带出来的影响。
  郑三生冷笑道:“这位大姐,古玩造假在华夏是不犯法的,可如果用造假的东西来讹诈,并且是数额巨大的话是可以按照欺诈罪来论罪的,你这数额怕是可以判个十年的。要不咱报警试试?”
  女人听到报警两字浑身都打了个激灵,她连忙从地上爬起身,惊慌失措的说道:“算,算我倒霉,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一边说女人一边慌不择路的从人群中穿梭着跑了,那堆瓷器碎片静悄悄的躺在那儿她都没管。
  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这就是来碰瓷讹人的。
  “郑家古玩店欢迎每位顾客的到来,不管你是来购买古玩的还是来卖物件的。可是如果想来碰瓷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说完这句话之后郑三生就进了店,留下一群看客争相谈论着。
  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内。
  方洛嘴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看着远处的闹剧落幕。
  坐在驾驶座上的中年男子小心的说道:“对不起少爷,失败了……”
  方洛脸上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深沉。
  “本就没打算成功,这个乐子瞧的我挺开心的,只是道开胃小菜,能恶心恶心他就够了,走吧林叔……来日方长……”

猜你喜欢: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强势宠》 《权少惹爱:boss老公夜夜宠!》 《都市直播之算命大师》 《啤酒与牛奶》 《穿越王妃拽翻天》 《快穿之渣男狗粮供应商》 《宠物机械师》 《全能影后飒翻天》 《蚀骨婚情:前夫请放手》 《八十年代阮家小馆》 《重生小娇妻:总裁大人请赐教》 《砍死那群作者》 《咸鱼王妃异世谋生》 《恐怖女主播》 《我,五三,刷爆[穿书]》 《妖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