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棉线

林瑄现在脸上都见了汗了,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站在那里开始犹豫。
    从气势上来看,这家伙就已经败了,现在进妃子墓去鄙视的意义已经不大了,但是既然答应他了,就一定要办到,让他死的心服口服,而且我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办,那就是来印证我心里的一个想法。
    “林瑄,你现在看上去已经破了胆了,那好,我给你一次机会!”我冷笑了一声,从挎袋里将狼王鼎掏了出来,然后轻轻地朝着林瑄扔了过去。
    林瑄被我的这一举动给吓了一跳,搞不明我的意思,就在这么一愣神的功夫,狼王鼎已经到了他面前,这小子赶忙手忙脚乱地接住。
    “棺头,这狼王鼎事关重大,千万不能给他呀!”见我把狼王鼎给了林瑄,我身旁的赵元阳和林杉赶紧大声劝阻。
    我朝他们摇了摇头,十分自信地笑了笑,赵元阳和林杉看了我的样子,虽然还是心里没底,但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你……你这是要干嘛?”林瑄也被我给搞糊涂了,拿着狼王鼎傻愣着看着我。
    其实这东西在林瑄的眼里是宝贝,在我这里根本没什么用,而且他拿着也不过就是因为可以用处那些白烟和紫魑,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了,我现在想要印证的那件事才是事关重大!
    “我说了,给你一次机会,但是蛭有这一次,如果不给你狼王鼎,我想你也没心思进去和我赌斗一番的吧,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那里应该还会有骨香,是从柳清那里抢过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刚才把骨香掐碎的时候你没有冲出来的原因,我说的对吗?”我笑着对林瑄说道。
    “哼哼,我林瑄一辈子都没佩服过人,今天不得不说一句,你头七确实让我刮目相看,没错,我这里有骨香,所以狼王鼎在我手里绝对可以发挥出它的作用,这次你死定了!”拿到狼王鼎以后林瑄也恢复了一些信心,笑着说道。
    “好,那咱们就不在废话了,走吧!你们在这里等我!”我笑了一声朝着妃子墓里走去,同时回头吩咐赵元阳他们一声。
    赵元阳他们答应以后留在原地看守封渊他们,我和林瑄走进了妃子墓。
    一进墓道,我朝里边走了四五米就停了下来,然后回身对林瑄说道:“我在墓室等你,如果你能来到墓室里边,并且把棺材里的尸骨挪走,今天就算你赢了!”
    “好!”林瑄知道在这里他已经没有话语权了,只能点头答应。
    我没再理他,慢慢地朝着墓室走去!
    一跳一百来米长的墓道,看上去十分干净,什么都没有,可其实却是危险重重,只要走错一步,或者破不掉我的布置,那么下场就会很惨,相对来说外边的封渊他们已经是万幸了,估计他们连墓道的三分之一也没走过去,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或者出来。
    我很轻松地走到墓室门口,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林瑄,别看我走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收到什么阻碍,可如果换成别人的话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我知道走哪里,迈多远的步子,从哪里绕过危险,不去触动葬式和机关。
    林瑄看了看我,先把狼王鼎收了起来,然后掏出一根二尺长的桃木板子,用力得朝着地面上戳了下去。
    就听噗嗤一声,桃木板子直接戳进了石头里,不过并不是因为这根桃木板子有什么特殊之处,而是林瑄看出来了这里原本就隐藏着一个空洞,也是破掉第一个机关的关键之处!
    “这小子以前一直隐藏实力了,看来他对葬式的了解可比封渊要强多了,否则封渊一开始就会发现在和个空洞,不至于硬闯进去了。”我看着林瑄笑道。
    只见林瑄抓住桃木板子的一头儿,用力朝着自己拉了下去,将板子掰弯,又将一个三棱的铁块儿放在了板子被压低的那一头上,然后猛地一松桃木板子,只听啪的一声,板子直接弹了回去,将上边那颗三棱铁块儿给弹飞。
    整个角度可不是容易找到的,没想到林瑄的眼里还真准,那颗三棱铁块儿直接飞了出去,就听啪的一声,好像砸中的什么东西。
    紧接着,在距离桃木板子五米远的右上方,一只被打碎的小碗掉了下来!
    这只小碗可是被我用八目混珠隐坟诀的奇术藏了起来,普通人就是看着它也不一定可以打到,更别说看不见了,可想而知林瑄的实力绝对不能小视。
    小碗刚掉下来没多久,只听哗啦一声,在桃木板子前边不远的地方,突然落下来数十根钢针,这就是这个机关的厉害之处,一个处理不当的话,这数十根钢针可以将前方的人扎地浑身是刺。
    林瑄冷笑一声,将桃木板子从地上的小孔里拔了出来,然后一步步地朝前边走去。
    不过还没等他走出多远呢,我已经点燃了一张黄纸,然后朝着空中猛地一甩,一道巨大的火苗突然在半空中迸发了出来,接着从火苗里出现一个小巧的火球,顺着空中的一根棉线朝林瑄这里快速飘了过来!
    林瑄见了大吃一惊,赶紧掏出四根铁钉,全都一尺多长,狠狠地戳进了自己身旁的地面,别看地面是石头的,可是却被这四根铁钉像豆腐一样戳了进去,可见其锋利程度。
    眼看着那个小火球已经到了林瑄的头顶,这家伙不慌不忙地将墨盒拿了起来,抽出里边的墨线,飞速地在自己身旁的这四根铁定上缠绕了起来,同时还将自己也给罩了进去,几乎是一瞬间,这家伙竟然像蚕一样在自己身体外边织了一个茧!
    就在这时,头顶上的小火球停了下来,只听噗的一声爆响,在林瑄的头顶爆出了一大团烈火,劈头盖脸地朝他扑了下来。
    如果换成被人的话,估计这一下就被烧死了,可是林瑄现在藏在刚织好的那个墨线茧里边,那么猛烈的大火竟然烧不进去,虽然把这小子的脸都给烤红了,可是却一点儿都没伤到他!
    我现在不得不佩服这小子了,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不会用这样的方法,应该回去选择躲开,他这样的方法可是让我大开眼界,看来他身上也有不少值得我去学习的东西,万一以后我要是到了一个不能挪动的地方,再遇到这样的情况,那就只能用他这种方法了。
    火势很快就熄灭了,林瑄将墨线从自己身上拉下来,将四根铁钉拔出来收好,然后长出了口气看向我!
    “林瑄,我告诉你,还有十六道,看看你能不能破掉,我这里还有五个葬式等着你,今天如果你破不掉的话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抓紧时间吧!”我冷笑一声说道。
    “你为了对付我可是煞费苦心了,这是不把我送死决不罢休呀!”林瑄无奈地苦笑了一声说道。
    “没错,就算不困死你,也要累死你,你只有一条路走,那就是将我击败,没准儿还能让你得偿所愿将我杀死,那样你可就赚了!”我冷笑着说道。
    林瑄听了不说话,深吸一口气朝着前边走去。
    在他面前别看什么也看不到,可是那种危险的气息已经透露了出来,这里可是从进入墓道以后第一个可以用阴毒来形容的邪术,也是李仙当年学过的其中一种,只是从来没人用过,刚才封渊应该就是在这里吃的亏!
    只见林瑄十分小心走了两步,然后就停了下来,皱着眉头摸了摸自己面前的空气!
    “嗤!”林瑄突然一吸气,把自己的手飞速地收了回去,然后朝着他的手指看去,上边已经出现了一条齐刷刷的伤口,鲜血很快流了出来。
    林瑄这下不敢轻举妄动了,将刚才那根桃木板子掏了出来,慢慢地伸到面前。
    只听哧哧两声,桃木板子竟然齐刷刷地断成了三节,掉落在了地上。
    这下林瑄可不能再淡定了,不可思议地朝我看了看。
    我冷笑一声说道:“没见过吧,任何东西只要想过去,都会被切成碎块儿。”
    “那你刚才是怎么过去的?我也没见你有什么特殊的动作!”林瑄冷冷地看着我问道。
    “你说说,我可能告诉你吗,怎么一年没见脑子变得这么笨了呢?”我不屑地笑道,其实我知道这家伙只不过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其实他也没指望我能告诉他。
    只见这小子站在原地想了想,慢慢地朝右边走了两步,又掏出一根棺材钉来慢慢朝前边探了一下,只听当的一声,那么结实的棺材钉竟然被齐刷刷地削断了一截。
    这下林瑄可不想先前那么不可思议了,而是点了点头,好像心中有数了,从挎袋里掏出一扎棉线!
    这家伙将棉线抽出来一个头儿,然后在面前甩了甩,用力一吹,棉线轻飘飘地朝着他前边飘了出去,很快就到了刚才削断棺材钉的地方!
    只见棉线猛地一沉,但是却并没有断掉,而是高速得旋转了起来。
    林瑄用手拉着线轴,看着那些棉线被飞速地拽了出去。
    而就在空中,棉线竟然沿着一个椭圆的圈儿的轨迹飞速旋转,很快就卷成了一团……

猜你喜欢: 《奇案密码》 《替嫁成婚:亿万总裁爱上我》 《这个老师有鬼气》 《猫头玦》 《龙抬头》 《狱校逃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