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丑女人太重情义

被大家看着,花逸安也觉得自己突然说这个有些突兀,矛头瞬间指向初一,“初一你多干些,每天吃那么多,一个月三分之的粮食都进了你的肚子。”
    初一不好意思的挠头,“爷,初一一定好好干,你们就把我当驴使唤。”
    十五黑线,这个二货。
    钱菊英笑,“初一你放心,怎么也不能把你当驴使唤,最多当成牛。”
    初一非常认真的用力的点点头,“大夫人,当牛也行,谁让初一有个牛肚子呢。”
    十五翻了个白眼,个饭桶,还挺骄傲的。
    惹得大家都笑弯了腰。
    沐凌峰给大家加油鼓劲,“那这段时间我们都辛苦一点,等房子建好了,就能轻松许多。”
    “大哥你最辛苦了,得跟着买材料,盖房子还得去现场看。”家中就他和大伯两个男人,重担都要他身上了,“等盖房子的时候家里的其他事情,你就别管了,不然太累了。”
    “欢喜说的是,盖房子家里的事情交给我们,你专心弄房子的事情。”钱菊英也心疼儿子,另一方面也重视房子,“盖房子是大事,马虎不得,一定刚要专心。”
    乔美杏点头,“大嫂说的对,你就专心管一头就行。”
    沐大昌拍拍沐凌峰的肩膀,“儿子,你放心,你的那份儿你爹帮你干。”
    瞟了眼初一,十五也举手,“还有我。”
    一个个干劲十足,一家人团结一致,挣钱盖房子。
    当天下午,陈继亮带着两个大工过来了,一个是泥瓦匠王二叔,一个是木匠陈。
    几人坐在堂屋里,一起算着要多少青砖,多少灰浆,多少木料和瓦片。欢喜对盖房子不懂,坐在一起听他们算账。
    五个人在一起算半天,每次算出来都是不一样的数,而且还相差挺大的。花逸安看不下去了,主动拿出纸笔给他们算,几下就算好了。
    陈继亮看着手中的数字,“咱们几个还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献丑了。”
    房子的结构上有什么困难,花逸安也参与到他们讨论,总能提出好的建议。
    欢喜看着花逸安,没看出来,这厮还懂怎么造房子。对他,真是刮目相看呢。
    商量清楚了,明日去县城办手续回来,去镇上问问材料的价格。该预定的,早点定下来。
    送走陈继亮三人,花逸安走到欢喜的身旁,“刚才那么盯着爷,看爷懂得那么多,心里特别崇拜爷?”
    给了花逸安一个灿烂的笑容,欢喜拍拍他的肩膀,“表现得不错,要继续保持哦~”
    丑女人牙齿可真白,慌花了爷的眼。
    翌日早上,初一把欢喜送到医馆,再把沐凌峰和陈继亮送去丰源县县衙。盖房子和租后山都需要办手续,这次王大直接帮他们办好了。
    沐凌峰塞钱给他喝茶,说什么都不要,小妹在跟着欢喜学医术呢。小妹的师傅家里的事儿,就是自己的事儿。
    三人回到清水镇简单吃了碗面条,陈继亮带着沐凌峰去了砖瓦厂。砖瓦厂的老板认识陈继亮,卖了个人情,给一半的定金,余下的到最后再一起结算。
    木材老板哪里也是一样,给一半的定金。灰浆付了二两银子,余下的每天早上送货去直接结账。
    材料已经订好,后天一早开始送。
    晚上请了陈继亮和两个大工吃饭,木匠陈拿了一本老黄历过来,几个男人在堂屋里看吉日。
    能动土的好日子,最近的是明天,再就是月中和月尾有两个好日子。沐凌峰想了想,当即决定,“明天动工。”
    木匠陈仔细看过后,“明日上午巳时三刻是吉时,就定在这个时辰。”
    “行。”
    送走陈继亮三人,沐凌峰拿出今日办好的房契,有两张,两张都递给了乔美杏,“二婶,一张地契是你们,一张是我们的。”
    乔美杏拿着两张房契,“咋没写在一起呢?”
    大家都看着沐凌峰。
    沐凌峰赶紧解释,“我原本也是说放在一起的,县衙的人说放在一起占地太大,必须分开。要写在一起得多给二两银子,我就让分开了。”
    欢喜觉得分开也没什么,“分开就分开吧,咱们情义又没分开。”
    一旁的花逸安看了眼欢喜,丑女人太重情义,其实沐凌峰这么对是正确的。这个家,将来人会越来越多,以后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人多必乱。
    看惯了大家庭为了财产斗得你死我活,不顾亲情,花逸安觉得分开挺好的。
    “还有这个。”沐凌峰从怀里又掏出一个东西,递给乔美杏,“二婶,侄儿把那四十亩地转到了您的名下。那四十亩地本来就属于你们的,写在我的名下,我受之有愧。”
    “哎,你这孩子...”
    不等乔美杏说完,沐凌峰赶紧说道,“二婶,您别推拒,这本来就是你们的。盖房子花那么多银子,我们就占一次你们的便宜,其他的,真的不能要。这个家,多谢大妹辛苦支撑,让我们吃得好,马上又有新房住。有这些,我已经很满足了,心里很感激你们。”
    儿子这样的做法,钱菊英很欣慰,“我赞成峰儿的决定,他说的就是我要说的。二弟妹、欢喜,你们都不要推,咱们是一家人,也不能总让我们占你们的便宜,这样会养成我们的坏毛病。
    咱们在一起十几年感情,不会因为这点东西就生分的。二弟妹,欢喜是有了自己的小家,你还有二妞呢,好生收着。我们都是大人,有田有房了,以后跟着欢喜干,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沐大昌举手,“我同意。毛毛上次说,吃亏就是占便宜。你们都占了这么久的便宜了,现在让我们占一下便宜吧。”
    这是大伯说的最有哲理的一句话,欢喜认为大伯其实挺聪明的,大智若愚。
    初一和十五坐在一旁听得十分感动,这才是家人,互相帮助,互相扶持。难怪爷能在这里待下去,太有爱了。
    花逸安看着欢喜,看她泪花闪烁的点头同意了。丑女人,善良,心软,就是太凶悍了。再看欢喜额头上的疤痕,一点也不丑,到像一朵傲立风雪的梅花。

猜你喜欢: 《满庭杜鹃红》 《诸天最强修仙者》 《窈窕醉》 《我的1982》 《她每天都被狗官逼着破案!》 《民国怪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