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老子信了你的邪

“花逸安,你个逆子,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花子旭进了墨玉轩,站在院中央。双目赤红、双手叉腰,对着里面怒吼。旁边停留的鸟儿,都被震飞。
    没把花逸安震出来,宸王府其他院子里的人都知道,世子惹怒了王爷,马上要挨收拾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都让人去打听,明天好出去说道说道。
    花开花谢两人噤若寒蝉,跪在地上不敢动。心中祈祷,爷,祝你好运!
    躺在床上的花逸安,闭着眼睛掏了掏耳朵,父王这身体实在太好。精神这么好,看来昨晚没去后院。父王后院那些个花花草草一点用都没有,那么些个女人,就只有肖继妃生了个花临秋,楚侧妃生一个花景瑜。
    父王努力不够,听声音有些欲求不满。
    “花逸安,你给老子出来,看老子不打死你!”声音气急败坏,恐怕马上就要冲进来,直接把人拎出来,一顿小皮鞭伺候。
    打了个呵欠,伸个了懒腰,花逸安慢吞吞的起床,睡眼惺忪的走出来。对着花子旭有气无力的行礼,“儿子给父王请安!”
    对这个从小体弱的儿子,花子旭严格之外也分外疼爱,从小到大不用他早起去请安。这会儿看他全无一点精神,脸上手上到处红红点点的包,花子旭怒气下去了那么一丢丢。
    脸色依旧不好看,花子旭炯目瞪着花逸安,吼道,“你给老子滚过来!”
    不能忤逆父王,花逸安乖孩子的走过来,低着头,“父王,您息怒,生气对身体不好。何必因为他人的过错,损害自己的身体,不值当。”
    “还给老子贫嘴!”花子旭看了眼院子里,一个棍头都找不到,椅子桌子能收的全部都让花开几人给收起来了。花子旭瞪了一眼跪在院子里的两人,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花逸安,手指着他,“你也知道自己有错,知道是错的你还干,你这个逆子。”
    “父王,您别激动,儿子就是打个比方。”看着快要怼到自己脑门上的手指头,花逸安一点不觉得错,“儿子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儿子开心,不觉得有错。”
    “逆子、逆子啊~”花子旭抡起拳头就要打。
    花逸安往前走了一步,“父王,您直接打死儿子吧,这样儿子就能去九泉之下跟母妃团聚。儿子会告诉母妃,从小到大儿子是怎么过来的。”
    “逆子!”举起的拳头最终还是放下,花子旭很挫败,“跟老子进屋去!”
    “父王有什么话您就在这里说吧。”花逸安没有动,“等会儿进去背着人抽儿子,儿子跑不掉。”
    花子旭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刚才不是说直接打死吗?过了那个狠劲儿,这会儿花子旭拳头也抡不起来。看着花逸安脸上脖子上的红疙瘩,“你这身上是怎么回事?”
    花逸安长得白,那红疙瘩一脸一脖子,尤为的明显。
    “这个啊?”花逸安摸了摸,有些痒,“蚊子咬的。”
    “蚊子咬的?”花子旭根本不相信,气得唾了他一口,“老子信了你的邪!”
    花逸安往旁边一歪,险险躲过,“父王,儿子早上洗过脸了。”
    “你个逆子!”敢嫌弃老子口水脏,花子旭举起拳头就要打,这次花逸安不会站着让他打了。错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家店。
    花逸安在前面跑,花子旭在后面追。要说这四个多月响水村没白住,花逸安脚力训练得不错,基本上花子旭不运功,追不上他。
    追了两圈儿,花子旭不想追了,指着花开花谢,“给老子拦住他!”
    “是!”花开和花谢将花逸安拦下,不过是拦在自己身后护着。花开请罪,“王爷,都是属下没尽到职责,您要罚,就罚属下吧。”
    花谢也请罪,“王爷你处罚属下。”
    “都是你们这些属下,放纵他,才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花子旭指着满脸红疙瘩的花逸安,“瞅瞅你,现在都成什么模样了。”
    放下手,语气突然温和下来,“请太医了吗?”
    花开禀报,“回王爷,属下一大早就请来了王太医,已经给世子爷看过了。”
    呼出一口浊气,花子旭背着手,“王太医怎么说?”
    “王爷,这里...”花开低着头犹犹豫豫,一副不好说的样子。
    心里一沉,花子旭瞪了一眼花逸安,往里面走去,“进去说!”
    两主两仆进了正厅,花开跪着回话,将王太医的话一个字都没落下禀报给花子旭。
    看花子旭神色凝重,花谢赶紧将两种药拿出来,“王爷,王太医说内服外敷,过两天就能好。”
    花子旭坐下后仔细看了花逸安的脸上的红包,顶上还鼓着水泡,一看就不是蚊子叮的。王太医是和夏院首医术相当的,他说过两天能好,应该就差不多。
    还有公务急着处理,花子旭气得在这里也坐不住,“这两天给老子待在王府养病,哪里也不许去,不然,老子打断你三条腿。”
    花逸安恭敬的送走花子旭,看花开花谢夹紧双腿,“又不会打断你们三条腿,你们紧张什么?”
    花谢夹得更紧,“爷,属下觉得属下三条腿会先被王爷打断。”
    “滚~”
    花开愁眉苦脸,可怜兮兮,“爷,您那疙瘩真的是蚊子咬的?”
    “废话,不是蚊子咬的,还能是欢喜咬的。”花逸安红着脸转身往内室去,摸摸还有些肿的嘴唇。昨晚太投入,都没感觉到蚊子咬。柳树林的蚊子,昨晚别爷给喂饱了,不知道丑女人是不是跟爷一样,满身疙瘩。
    不行得给丑女人送点药水过去,花逸安又走出来,“把药水送去刘宅。”
    “爷,这会儿沐大夫她们已经在会场比赛了,送去刘宅也用不上。”花开觉得爷是关心则乱,“沐大夫的医术不在王太医之下,这点蚊虫叮咬肯定能处理。并且,属下昨晚看得很清楚,沐大夫身上挂了熏蚊虫的药包,恐怕就是她的药包把蚊子都熏到您这边来的。”
    花逸安高兴的点头,“挺好,咬爷也不能咬欢喜。”
    花开花谢绝倒。

猜你喜欢: 《臣本红妆:王爷不好追》 《女战神的黑包群》 《镇天剑祖》 《夜少萌宠小娇妻》 《山沟皇帝》 《毒后权倾天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