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夫妻双双掉马甲(四十三)

    “其贵人这件事,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更大。”
    阮镜的结论,跟墨千苍相同。
    “应该查查其贵人进宫之前的人际关系。”
    阮镜话落,墨千苍属下快步跑来。
    “何侯爷被抓了。”
    “什么?”
    阮镜愣在当场。
    何兆康又搞什么?
    “是宫里太监小顺子在问话的时候说他看到何侯爷从宛月阁后门慌慌张张的跑出来,还撞倒了宛月阁后面的花盆,然后江寒月突然跳了出来,说是何兆康鞋底的泥土跟花盆里的泥土一样。”
    墨千苍属下说完,阮镜想到之前何兆康那慌慌张张的模样,的确有可疑。
    “案发之前,何兆康的确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也很慌张。”
    阮镜说完,立刻跟墨千苍回了大殿那边。
    “父皇,宛月阁那边调查的差不多了,初步结论,是熟人作案。”
    墨千苍话落,飞快的扫了跪在地上的何兆康一眼。
    何兆康浑身发抖,脸色惨白。
    “女儿……救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
    何兆康吓得缩成一团。
    “皇上,能否让民女问何兆康几个问题。”
    阮镜话音将落,江寒月冷嘲出声。
    “女儿问父亲,父亲还是嫌疑人,是要如此破案吗?”
    江寒月这阴阳怪气的声音,听的何兆康顿时来气。
    “世子,你追求小女不遂,就心生嫉妒,小女是皇上选定的,不是你想换就能换。”
    何兆康一句追求不遂,这何止是打了江寒月的脸,其实是连阮镜也连累了。现在大家都知道,江寒月追求她,但是墨千苍对她态度也跟别人不一样,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墨千苍喜欢阮镜,这就平白无故的给阮镜扣上了关系混乱的帽子。
    阮镜瞪了何兆康一眼,这种人,真不值得救。
    “父皇,让我来问吧。”
    墨千苍沉声开口,立刻转移了话题。
    现在何兆康是嫌疑人,必须尽快洗脱他的嫌疑。
    墨千苍并非是想帮何兆康,而是他和阮镜得出结论,凶手是其贵人熟悉的人,何兆康跟其贵人,应该没有交情。
    墨千苍知道破案时机的重要性,必须赶在凶手还没离开之前,尽快查明真相。
    “好。”
    墨凤阳脸色也沉了沉,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牵扯进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如果何阮镜是这种女人,墨凤阳决不允许她继续缠着墨千苍。
    “何侯爷,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出现在宛月阁后门?!你实话实说。”
    墨千苍开口,声音威严冷酷,何兆康吓得一哆嗦,最后犹犹豫豫的点点头。
    “我去了。”
    “为什么去那里?”
    “我……”
    何兆康低着头,明显是有难言之隐。
    “何侯爷,你不说,我们帮不了你。”
    可不管墨千苍怎么问,何兆康就是不肯开口。
    阮镜上前,低声道,“他不肯说,就证明一旦说出来后果可能比当一个嫌疑人更严重,所以他权衡利弊,选择沉默。”
    墨千苍点点头,既是如此,那就没必要跟他客气了。
    “好,既然何侯爷不说,那这件案子就结案了。”
    呼!
    墨千苍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皇上皇后也是一脸惊诧。
    只有阮镜明白,墨千苍为什么这么说。
    “呵呵,这就是太子殿下断案的方式吗?”
    江寒月立刻出声讽刺。
    “对,本殿下就是这么断案的,既然何兆康存心隐瞒,那么他就是杀人凶手,在宫里发生这种事,宁可错杀不能错放,所以,来人!将何兆康拖下去!”
    墨千苍不是一般的干脆利索,何兆康不服气,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墨千苍属下堵住了嘴巴。
    “爹爹,不要怪女儿,只能怪你自己,你的确是唯一的嫌疑人。”
    何兆康本来看向阮镜时,还指望阮镜给他求情,谁知阮镜这么说,何兆康瘫坐在地上,差点吓尿了。
    “千苍,你真要如此断案?”
    皇上看向墨千苍,神色沉了下来,谁都能看出,墨凤阳想责怪墨千苍。
    因为至少要搞清楚何兆康的杀人动机。
    “是,父皇将案子交给儿臣,儿臣想怎么做是儿臣自己的事。”
    墨千苍此刻,像极了一个一意孤行的人。
    围观的人都不敢议论了,只是看向墨千苍的多了几分不屑。
    不是说太子殿下英明神武博学多才吗?
    啧啧……这不就是个一言堂的暴君吗?
    “唔唔。”
    何兆康眼看自己真的要被拖下去了,拼命的摇着头想要说话,奈何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阮镜和墨千苍都冷着一张脸,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何兆康眼看自己就要被拖走了,拼尽全力挣开了两个侍卫,一把扯下嘴里的布条,大声喊着。“我是去那见一个宫女的,她叫秀兰!”
    轰!
    随着何兆康开口,阮镜和墨千苍相视一眼,原来如此。
    而主位的皇上,突然冷哼了一声。
    “不是朕与千苍一起演戏,还诈不出你呢!好你个何兆康!!!”
    墨凤阳的一番话,解开了所有人之前的疑惑。
    原来太子并不是一意孤行的人,而是为了吓唬何兆康,故意跟皇上演戏的。
    不得不说,他们都被骗了。
    就是皇后都嗔怪的看了皇上一眼,她跟千苍演戏也不知会她一声,害她在一旁担心。
    “皇后,我和千苍以前有过约定,只要他做一个特定的手势,我们就知道对方说的不是真心话。这个手势,连你都不知道。”
    墨凤阳笑笑,低声哄着皇后。
    皇后立刻白了墨千苍一眼,儿子是她生的,辛辛苦苦拉扯大了,结果还有这秘密瞒着她。
    墨千苍移开视线,不看自己母后。
    母后小女人脾气挺严重的,尤其是面对他的时候,虽然外人看来是母仪天下的典范,但熟悉的人才知道,私下脾气很大。
    被瞒着的人当中,这会最震惊,最不服的就是江寒月了。
    原本之前,他还以为终于可以扳回一局了,借着何兆康的事情就能对付何阮镜,谁知……墨千苍竟然跟墨凤阳演戏诈和何兆康!!
    岂有此理!
    “何兆康,说吧,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墨千苍上前一步,盯着脸色灰白的何兆康,冷冷出声。
    何兆康低下头,恨不得把脑袋埋进地里头。

猜你喜欢: 《死亡笔记》 《快穿:女配生存手册》 《梁少的独宠宝贝妻》 《庶女嫡妻:将军请自重》 《穿越蛮荒:找个族长来种田》 《总裁坟头草三尺高》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