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那段往事

    次日,傅时靳在楼下给苏暖打电话,苏暖探头从窗外看去,一眼便看见了停在单元楼下的傅时靳的迈巴赫。
    苏暖收拾东西下楼,在傅时靳冰冷的眼神注视下,从后排换座位换到了副驾驶,只将医药箱搁在了后排的座椅上,算是她骨子里反抗傅时靳不得,遗留下的最后的倔强。
    一路上两人无话,苏暖拿着手机翻看最新的学术论文,傅时靳则一边开着车,偶尔带着蓝牙耳机接听一两个工作上的来电。
    猛地,苏暖看向窗外,窗外陌生的景色让她皱了皱眉,“我们这是要去哪?这不是去傅家老宅的路。”
    “恩。”傅时靳轻轻应了一声,“奶奶这段时间段情绪不算稳定,你若继续去老宅给三叔治疗多有不便,所以我做主把三叔送到了我在郊区的别墅照看,而你,每次的看诊必须经过我,我亲自接送。”
    亲自两个字的分量让苏暖的心塞的满满的。
    “傅少您不必如此,我可以自己打车。”苏暖好心提议。
    堂堂傅式集团的总裁专程给她当司机接送看诊,她当不起。
    苏暖的担心,傅时靳不难猜出,“你不用有顾虑,我不是为你,是为了我三叔。”
    “我奶奶有多固执我比你清楚,她打定主意不想你继续医治我三叔,那她言出必诺,必定会采取某些措施。”他缓了缓语气,脚下轻踩刹车,“在这种紧要的关头,谁我都信不过,包括你。”
    苏暖点头,不再多言。
    她知道傅家的秘辛,如今还在为傅城治疗的关键时期,说不清期间还会透露出什么,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傅时靳亲自盯梢似乎也不错。
    当然,苏暖也有她自己的主意。
    在傅城那段牵绊最深的记忆中,唯一能够与凡静有所关联的就是傅时靳,有傅时靳在场,多少会对傅城有些印象,好好引导,傅时靳说不定还是她治愈傅城的关键。
    两人各怀心思,一路到了郊区的别墅,傅城已经被人推着在小花园里闲逛。
    见到苏暖与傅时靳一并前来,脸上洋溢出一个浅淡的笑容。
    “你们来了!”
    苏暖笑着打招呼,看着傅城,一改之前的沉闷阴郁,状态好了不少。
    “傅先生今天的状态不错,吃了药物之后有什么不良反应么?”
    傅城摇头。
    不得不说,苏暖的医术的确惊人,之前看了不少的心理医生,药物只有越开越多的份儿,像她这种一味执着于减少药物剂量的人根本没有。
    现在傅城所服用的药物剂量仅有当初的三分之二,从刚刚减少剂量的不适应,现在傅城已经开始无感了,并不会觉得异常以及脾气易怒。
    苏暖满意的笑了笑,开始对傅城进行今日的正常治疗。
    治疗结束后,苏暖不放心的再次去与照顾傅城的助理确认傅城的精神状态,也是此时,傅时靳与傅城两人同处一室。
    两人相顾无言,傅城总是忍不住偷偷打量起翻看着手机邮件的傅时靳。
    傅时靳的头顶如同长了一双眼睛似得,“三叔,有事么?”
    “没、没有。”
    忽然被抓包让傅城有一丝的尴尬,他掩饰性的清了清嗓音,“时靳,谢谢你。”
    傅城的谢与苏暖的道谢不同,傅时靳能明白傅城还未宣之于口的那部分深意,是指他跟苏暖坦白当年的事情。
    “不用谢我,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傅时靳淡淡的说。
    傅城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能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所以这声谢,你当的起。”
    他又盯了好半晌的傅时靳,“你啊跟你母亲还真像,那脾气秉性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明明是一番好意从你们嘴里就要变成另外一番味道,典型的嘴硬心软。”
    “我跟她不同,她满口谎言,嘴里就没有一句实话。”傅时靳幽幽道。
    傅城脸上的笑意淡去了不少,变得深沉。
    “我知道你在怪她,你的病似乎就是因为她而起的吧。”
    苏暖刚刚询问完傅城的助理没多久,走到花园的转角,正要走出去就听见了傅城那令人震惊的一句。
    难道傅时靳的厌女症另有隐情?想到这,苏暖不由的停下脚步。
    她知道偷听不道德,可关于傅时靳的,她抑制不住内心不断叫嚣的小兽。
    苏暖调整自己的站姿,将自己完好的藏在棕榈树的背后,屏住呼吸,偷偷的听着傅城与傅时靳的对话。
    原来傅时靳的厌女症并非天生,而是后天的养成。
    傅时靳的母亲跟他父亲的感情并不好,尤其是在有了傅时靳之后,貌合神离。渐渐的,傅时靳的母亲卢凡静患上了轻微抑郁症,当时的她并没有意识到她自己的问题,抱着年幼的傅时靳一遍又一遍的抱怨傅时靳的父亲。
    说他的父亲今天为什么又不回家,说他在外面又有了几个女人,说有几个女人找上门来之类……
    久而久之,小天使傅时靳在母亲卢凡静的影响下,性格变得孤冷,对于女人也有了强烈的心里抵触。
    在他看来,那都是剥夺他童年幸福生活的刽子手,是破坏了他本该和睦家庭的无良第三者。
    她们无耻、没有底线,而且很脏,不止是肉体,心更脏。
    苏暖从未仔细的去剖析过傅时靳患上厌女症的可能性,也从未了解过他幼年时期的经历,如今从傅城的口中得知,心搅得很疼。
    年幼的他经历的这些,是一辈子的挥之不去的阴影。
    回程的途中,也许是苏暖对傅时靳童年遭遇的疼惜,难道对他的态度柔和了不少。
    “傅少,上次开给您的药物您服用的如何了?后天是你的看诊时间,有任何不适记得一定要跟我说,便于我及时作出调整。”
    傅时靳狐疑的看了看苏暖。
    明明是公事公办的话语,莫名的傅时靳总觉得苏暖的语气透着一丝担忧与温柔。
    他没有多想,微微颔首,仍是一副冷傲的模样。
    路上,苏暖实在是太累了,加上孕期的她本就嗜睡。
    傅时靳的车开的平稳,慢慢的,苏暖阖上了眼,靠在座椅上沉沉的睡去。
    听见耳侧绵长的呼吸声,傅时靳将车内的冷气开的小了一些。
    苏暖再次醒来,车子已经停在了地下停车场,她没有反应,自然的打开车门下车,误以为是自家公寓楼下的地下停车场。
    刚走了两步,身后傅时靳也跟了上来,苏暖才睡醒,意识有些模糊,呆萌的眨了眨眼,“傅少还有别的事么?”
    傅时靳看着苏暖眼底的迷蒙,长臂一伸抓住了苏暖的手,带着她上了电梯。
    “傅少,您这是,松开。”
    苏暖努力的想要将自己的手从傅时靳的掌心抽出,无济于事。她只能被迫的被钳制着跟着走。
    “你到底要干嘛?放手啊。”
    “是苏小姐跟傅先生么?”
    一道清脆的女音忽然出现,苏暖抬头看着手捧着资料夹的护士,无意识的望向傅时靳。
    她不是回家么?这看着像是……医院。
    好端端的怎么带她来医院呢?
    忽然苏暖脑中灵光一现,她诧异的看着傅时靳,莫非是……
    身旁的傅时靳应声,随后松开苏暖的手,将苏暖交给了护士,这才看向一直傻看着他的苏暖,挑了挑眉:“还愣着做什么?孕检而已,我又不会吃了你!”

猜你喜欢: 《出马先生》 《重生之电子工业》 《冷心妖娆世子妃》 《快穿之机不可失》 《有种别爱我》 《男公主在女儿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