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201.九六(大章求月票)

    看到老狗开口,王七麟把八喵给拖了出来:别整天喵喵喵了,跟着人家学说话。
    八喵轻蔑的看了眼大白,优雅的舔了舔爪爪:好狗不跳,好猫不叫!
    谢蛤蟆抚须轻叹,他蹲在大白跟前与它对视问道:“你为什么执着于像个人?你可是灵兽,修炼后自有大机缘,无需做人。”
    大白沉默下来,它用爪子摘掉斗笠,额头又皱了起来,看起来很颓然。
    过了一会它看看王七麟三人,张开嘴像是要说什么,可是又摇摇头站起来绕起圈子。
    这就像是人在苦闷下的踱步。
    谢蛤蟆道:“有什么话,你与我们说吧。天狗,老道士我修道数十载,自认还算芒寒色正。我身后这位乃是九洲有数的青年俊杰,更是黜邪崇正、抱诚守真,你瞧,他已经拥有一只灵兽,并将它养的很好。”
    王七麟拎着八喵颈后皮展示给大白,徐大说道:“走几步,下来走几步。”
    八喵装死。
    但大白看到它修长的尾巴后点了点头。
    它重新坐下来,狗嘴张开吐出人言:“我本是一座道观的护门兽,可是十二年前发生一桩事,我受了重伤、修为尽失,化作一条小狗崽。然后老倪救了我,苦心苦力的将我保护至今。”
    “然,他命不久矣,寿数将尽。但他很疼孙子并刚有了心心盼盼的孙女,在人世间尚有许多事宜挂念,不能死掉。”
    “于是我想化作他的样子,等几日后阴差来勾魂的时候骗过阴差,替他去死,以报答活命之恩、养育之恩。”
    “你们说,这行不行?”
    王七麟大吃一惊,这结果竟然跟他们的猜测南辕北辙,这老狗确实成精了,可是并非想要害掉人命自己做人,而是要替主人去死!
    他看向谢蛤蟆想问问这事怎么弄,却发现谢蛤蟆道袍抖动,双眼红了。
    这么感动吗?
    他正纳闷,谢蛤蟆却问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天狗护门,你是神霄派的护门神兽对不对?十二年前神霄派一日之间被人灭掉满门,你在现场经历了此事?你知道是谁干的?你看到是谁干的了,对不对?”
    大白仔细端详他,像是在回忆他的身份。
    谢蛤蟆有些悸动的将零散的头发捋到脑后,说道:“我去过你们神霄派,并且得到万长青掌教师兄亲传五雷神咒,你记得我吗?但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与我师、师弟一起上的你们神霄纵横山,你有印象吗?”
    大白摇摇头,道:“十二年前一场血战,我虽然侥幸逃生,可是修为大减、元神破碎,记忆变得很乱。抱歉了道长,我只记得我在道观时候的一些生活场景,那场血战却没了具体记忆。”
    谢蛤蟆大感失望,一下子驼了背,颇有些失魂落魄。
    这是王七麟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情绪。
    一直以来谢蛤蟆都像闲云野鹤,江湖处处走,无甚要发愁。
    他问道:“道长,你想知道什么灭门惨案?这种事听天监肯定有详细记述,以后我帮你查查,没有天衣无缝的案子,如果你有需要,我们到时候再去现场看看,只有案宗和现场,那一定可以找到凶手!”
    谢蛤蟆黯然的点点头,他强打精神道:“你不必管我,王大人,你先与天狗来谈谈就好。”
    王七麟两手一摊无奈了:他怎么谈?他哪知道天狗的计划行不行的通?
    谢蛤蟆说道:“这点行不通,天狗,人的命数自有天定,你改不了。再说,倪家老爷子只是凡夫俗子,怎么值得你以身替死?”
    天狗轻声说道:“当然值得。”
    它抬头看向天空,湛蓝的天空一如十二年前的那个夏天。
    当时太阳也很烈,可它元神破碎眼看要死了,丝毫感觉不到温热,只觉得浑身发冷。
    这时候一个挎着个工具箱的老人抹着汗走来,他蹲下将小狗抱了起来问道:“你是被人虐待了吗?怎么会这样?唉,真是造孽!”
    它当时修为散去只剩下本性,碰到陌生人的接触吓得往后缩。
    老人笑道:“别怕,我是老天爷派来救你的,你跟我走吧,我能救活你。”
    “唉,你身上好冷,我捂着你。”大热天老人将一条脏兮兮、血淋淋的小狗塞进怀里。
    “宋家媳妇,你家还有羊奶么?我捡了条没断奶的小狗,你卖于我一些。”老人回家后先给它伤口敷药,然后急急忙忙出去给它找吃喝。
    “这条狗以后就是咱家的一个了,老四你不能嫌弃它,就像你以后可别嫌弃你爹老了。”老人搂着狗对儿子说道。
    “走吧,老白,这个家咱待不下去喽,咱爷俩出去住,人家说你成妖怪了,其实还不是想找个由头让咱走?那咱不死乞白赖,咱走。”老人给狗梳理着毛笑道。
    “老白,这几天我身子骨不大对劲,赫赫、赫赫,胸口闷,老喘不上气来,唉,怕是到寿限喽。”老人躺在床上努力喘着气说道。
    ……
    大白倚着门斜躺下,它偶尔在梦里会回忆起当初在山门修炼的日子。
    那时候的日子很逍遥,很自在,可是也很清冷。
    跟老人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久了它才明白。
    天狗并不喜欢修炼,并没有修得大道的执念。
    天狗喜欢与人在一起,共度一生,无论轰轰烈烈,无论平平淡淡。
    王七麟劝说道:“其实人这一辈子,就是个轮回,老人死掉也不代表就此消失。你既然与他在一起,应当知道他的品性,或许下辈子他会投个好胎,有更好的日子。所以你看开点,不必过于执着。”
    天狗咧嘴笑了笑,沉默的点点头。
    王七麟看出它意兴阑珊,然后自己情绪也有些低沉,他伸手想去摸摸天狗的脑袋,天狗伸出爪子挡住他的手拒绝了。
    八喵很生气,一下子跳了起来:我爹撸你狗头是瞧得起你!我爹最会撸了,你是前世修的福分才有被他撸的机会!
    王七麟看它张牙舞爪要去跟天狗开干,便伸手将它抓着塞回怀里。
    八喵不满,还一个劲往外窜,拖不住了,一定要干架。
    王七麟掏出阴阳鱼玉佩塞进它嘴里,八喵这才善罢甘休,它给了天狗一个超凶的眼神:打主人看猫,守着我你对我爹尊敬点。
    大白看到阴阳鱼玉佩后一愣,又抬头看向王七麟。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老四你咋来了?你待在这里做什么?”
    倪老四吱吱呜呜的说道:“哦啊,爹啊,爹你回来的,嗯,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不是,你这才出门没多久,咋又回来了?”
    “我回来拿个东西——嘿,你个狗崽子吱吱呜呜的什么意思?家里门怎么开了?草你娘!你是不是找人来抓大白了?”苍老的声音迅速变得气急败坏。
    王七麟示意徐大出去先挡住老爷子,他冲大白说道:“事情你应该心里有数了,我们不便久留,后面怎么做你自己抉择吧,但我不建议你做无用功。”
    天狗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做无用功。”
    王七麟站起来要走,天狗忽然说道:“你等一下,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天狗没再说话,而是跑进屋子里叼出来一条小狗。
    纯白色小奶狗。
    胖乎乎的小奶狗瞪着黑漆漆、水润润的眼睛好奇的看向王七麟,张开嘴叫了一声:“6!”
    王七麟这才明白刚才听到多次的‘666’是哪来的!
    天狗将它放到王七麟跟前,小狗摇晃着拇指长短的小尾巴绕着王七麟开始转圈,一边转圈一边666。
    “你要把它送给我?”王七麟试探的问道。
    天狗前爪搭在一起向他作揖,道:“请你照顾它,拜托了!”
    小天狗有很强的学习天赋,立马跟着坐下翘起前爪也要来作揖,但它还太小,只会用屁股蹲在地上不会用后腿撑住,一下子没坐稳,整个狗像被人推了一下子的枕头似的倒在地上。
    “666!”
    王七麟震惊的说道:“这可是灵兽啊,我我、你信任我?”
    有点受宠若惊了。
    天狗没回答,说道:“几日后阴差到来,我会陪他一起上路。所以,请你照顾它,拜托了。”
    王七麟愕然:“你干嘛非得这么执拗?这前后两个选择,都不是好选择。”
    天狗道:“这也是我很早生出来的想法,只是现在坚定了这想法。我其实在十二年前就该死掉的,又享受了十二年的生活,足够了。”
    怪只怪老人给了它太多的感情,它已经习惯了老人在的生活,如果老人不在,那它自己有什么意思呢?
    何况,老人会死,它也会死,既然都注定会死,那就一起上路好了,互相陪伴着上路,起码不会孤单寥落。
    它是修炼有成的灵兽,道心牢固,做出选择后便不会再改变。
    小奶狗还不知道自己被亲娘给送人了,爬起来还往它跟前猛凑。
    天狗摁住它伸出舌头轻轻舔舐它的脑门,从脑门一直舔到尾巴,将它全身舔了一遍。
    这是最后一次。
    然后,它将小奶狗推给了王七麟,自己走向门口摇着尾巴去迎接老人。
    小奶狗迷惑的眨眨眼,歪歪头狐疑的看看王七麟,用爪子扒拉他的手想让他放开然后去找娘。
    王七麟抱住它,说道:“别挣扎了,以后你是爷的崽了。”
    小奶狗不懂事,又是挣扎又是叫:“666,66!”
    王七麟从八喵口里拿出阴阳鱼玉佩给小奶狗,小奶狗好奇的嗅了嗅,赶紧抱着舔了起来。
    八喵大怒,窜出来伸爪。
    王七麟拦住它安抚道:“先让给小朋友舔一舔,没事,它还是八喵的。”
    八喵:(个_个)
    他抱着小狗走出去,门外一个清瘦的老汉搂着大白给它挠脖子上的毛,他看到王七麟怀里的小奶狗想说什么,大白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胸膛,他便黯然的低下了头。
    老汉大约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又不傻,自家老狗的反常他都看在眼里。
    听天监上门,结果没有处理老狗而是带走了老狗突然生下的小狗,这已经能说明一些事了。
    王七麟冲他笑了笑,说道:“老叔,有缘再见。”
    老汉急忙站起来说道:“好的,大人,多谢大人。”
    他慌慌张张回了两句话,然后看着小狗又忍不住说道:“大人,这狗还没有断奶哩,你回去得喂它吃羊奶,小狗小猫吃羊奶最好了,吃别的奶就会拉肚子。”
    王七麟道:“我会好好养大它的。”
    老汉咧嘴一笑,搓搓手不知道再说什么。
    王七麟冲他摆摆手离开,他也不想留在这里,有些伤心。
    老汉和老狗站在门口遥望着他们,王七麟让小奶狗回头看,小奶狗看着母亲身影发出‘666’的叫声,但等走远了它便抱着阴阳鱼玉佩开心的舔了起来。
    老狗却一直看着它的身影消失。
    阴阳永隔了。
    王七麟尽量走的慢,他对倪老四说道:“你家狗没问题,它从未想过害你家老爷子,它全心全意的爱护着你家老爷子。但你家老爷子寿命要到了,你这几天别做工了,带着孩子好好陪陪他吧。”
    倪老四震惊:“我爹他、他身子骨还很好啊!”
    谢蛤蟆道:“因为大白将自己的生机渡给了他,否则他已经起不来床了。总之,这几天你去陪着他吧,你们在一起的日子没有几天了。”
    “信我们好了,这种事我们怎么会骗你?”
    倪老四顿时失魂落魄,拐过街角便蹲在墙根捂着脸哭了起来。
    三人回到驿所,黑豆看到王七麟抱着一只小奶狗回来高兴的不行:“舅舅,咱们要养狗了吗?”
    王七麟道:“不,是舅舅要养狗了,不是咱们要养。”
    徐大嬉皮笑脸的走过来说道:“七爷,你看你有玄猫了,你把这狗给我养好不好?你知道的,大爷也喜欢小动物,你给大爷一个养小动物的机会。”
    说着他伸手要去摸小白狗,小白狗嫌弃的让开,吐出玉佩冲他喷:“六六,六六六!”
    “滚蛋,滚蛋。”王七麟翻译,“你满手冤魂,它不让你碰。你去养你的莺莺燕燕吧,别养狗。”
    黑豆惊奇的说道:“舅舅,狗不是汪汪汪的叫吗?为什么它一直在喊六?”
    王七麟说道:“因为它是一只好学的小狗,一直在学算术,已经学到六了,黑豆学到几了?”
    黑豆挠了挠屁股道:“豆还有事,娘叫豆呢,我我我去找绥绥姨。”
    他狂奔而去:“驾!驾!”
    王七麟也纳闷,他问谢蛤蟆道:“天狗的叫声就是这样吗?挺别具一格啊。”
    谢蛤蟆点头道:“不错,就是这样叫,《山海经·西山经》中说过了,‘阴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所以先前我才问倪老四,是不是他家的狗从不叫唤,因为天狗叫声与寻常的狗迥异,会被当做奇闻传出去。”
    “像县城这种地方,认识天狗的人或许很少但不是没有,要是让他们知道有人家里养的狗会发出‘六六六’的叫声,自然会认出这是天狗,会将它买走夺走,这样不可能被普通人家养十多年。”
    老白跟着倪家老爷子的时候已经修为有成,它知道禁忌,所以从来不叫。
    王七麟怀里这只小狗还是个傻狗,只会瞎叫唤。
    像它舔了一会玉佩后又叫了起来:“六六六,六六六!”
    声音嘹亮,一边叫唤一边在床上转圈子。
    王七麟问道:“你是想你娘了吗?”
    小舔狗撇开腿撒了泡尿……
    吃饭的时候黑豆拎着一包奶跑了进来:“舅舅,舅舅,绥绥姨让我给你这个,我跟她说你养了一只小狗,她就去找了一些狗奶。”
    王七麟随口问道:“她怎么知道这小狗还要喝奶呢?”
    黑豆摇摇头。
    狗奶还温热,他拿了个小碗倒进去,小奶狗‘biaji-biaji’的舔了起来。
    见此黑豆心满意足的笑了:“跟大爷吃饭的动静一样,怪不得大爷想养它呢。”
    过了一会金大爷跑来喊道:“七爷,绥绥娘子来了,说是来送点东西。”
    王七麟急忙整理衣冠,道:“快快有请。”
    很快绥绥娘子提着一包点心走进客厅,她笑道:“我刚烤了一些芙蓉酥,用牛油烤的,所以很香,给阿公阿婆送一点来尝尝,若是喜欢下次我可以多烤一些送来。”
    王七麟接过去说道:“太感谢你了,他们肯定喜欢吃。噢,我的意思是下次我去买吧,不要送了。”
    绥绥娘子抿嘴笑了笑,说道:“我就要送,不值钱的一点点心,卖给你又没有多少钱,送给你能赚一些人情呢,所以肯定还是送你更合算。”
    “另外,我听说你刚养了一只小狗?能让我看看吗?”
    王七麟将小白狗抱了出来,绥绥娘子伸手轻轻挠它的小狗头,小狗看看她作势举起爪子来推开她的手指。
    但是,当它看清绥绥娘子的样子后便改了决定,用前爪抱住她的手指凑上去讨好的舔了起来。
    从姿势能看出来,是条好舔狗。
    王七麟笑道:“它还挺喜欢你的,其他人要摸它但它就不让,甚至不让我摸。”
    绥绥娘子笑道:“可能因为我与狗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我家邻居养了好多狗,我没有什么朋友,于是就与它们一起玩。有时候我受到同族的欺负,还是它们去帮我打架呢。”
    她又问道:“你有没有给它起名字?”
    王七麟道:“那个,想过了。”
    绥绥娘子好奇的问道:“叫什么?”
    王七麟说道:“这个名字我不能直接说出来,我得给你说一下讲究,否则你理解不了它的含义。你看,八喵喜欢喵喵叫,我排行老七它排行老八,于是我给它起名叫八喵……”
    “九六?!”绥绥娘子惊呆了。
    小奶狗抬起头:“六六六!”
    王七麟更吃惊:“你这都能推断出来?不错,这狗排行老九,又喜欢‘六六六’的叫——这名字不错吧?”
    绥绥娘子露出虚假的笑容:“好名字好名字!但以后你有了孩子,你不要给他起名。”
    小奶狗继续高兴:“六六六!”
    她逗着小奶狗玩了好一阵,临走时把带来的一个小铃铛绑上红绳给小奶狗挂在脖子上,说道:“小狗不懂事,喜欢乱跑,这样有个铃铛就好了,起码知道它去了哪里。”
    小奶狗又去舔铃铛,可惜舔不到,于是它翘起一条腿开始舔屁屁。
    后面王巧娘喊他去吃午饭,黑豆激动的冲母亲说道:“娘,舅舅养了一只小狗,这么小的小狗,它可好玩了,一戳它屁股它就喊‘六’。娘,狗为什么要喊六啊?娘,我也想养个小狗。”
    王巧娘温柔的抚摸着儿子的翘天辫说道:“豆啊,咱家情况你知道,家里粮食少,只能养活一个崽,那你决定是养狗崽还是养你这个贪吃崽?”
    黑豆叫道:“我才不贪吃!”
    他低下头想了想,又抬起头严肃的说道:“娘,爹会杀狗吃肉,咱不能养狗,会被杀掉吃肉的。”
    王七麟哈哈大笑,说道:“大姐,你有没有发现黑豆特别聪明?”
    黑豆谦虚的说道:“我娘很笨,她没有发现。”
    王巧娘用眼神扫视客厅:“咦,扫帚呢?”
    黑豆叫道:“娘你能不能疼疼我?你看舅舅疼八喵疼小狗,你怎么不疼我呢?”
    王七麟道:“你娘很疼你,她要是不疼你,她就用这个来抽你了。”
    说着,他将妖刀抽出鞘来。

猜你喜欢: 《重生嫁给女主她爹》 《以讹传讹》 《魔女回家吧》 《邪王的双面帅妃》 《网游之绝版神话》 《战神归来》 《神豪:从游戏氪金开始》 《在你的世界降落》 《二次元日常物语》 《我,上门女婿》 《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舅妈》 《末世女神成长攻略》 《罪焰焚心》 《从饕鬄开始吞噬进化》 《鬼心难测》 《全息网游之我们打菜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