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那场车祸?

    向晚畏畏缩缩的点头,“按照你说的喷到她皮肤上了。苏小姐,不会真的有事吧,我听说有的人过敏严重是会死的!”
    陈霜儿玩着手指,眸子浸着冷光,“废话,要是没用我要你去做什么!等会有她受得了!”
    她见过苏桃过敏的样子,很可怕,浑身斑驳的红紫挠痕,面色青白,模样渗人,呕吐,休克。
    但是。
    死了最好!
    这样她彻底拔了这根眼中刺!
    以绝后患!
    苏桃知道过敏后会发生什么,急忙跑出包厢。
    她是过敏体质,任何让她过敏的成分,都会让她致命。
    这件事只有她的朋友和苏家人知道。
    她身上有一股浓烈的不属于她的刺鼻香味,她皮肤被人恶意喷了香水,而她可能吸入了不少。
    白皙的皮肤浑身开始红肿,刺痒,呼吸困难。
    走出包厢,她的意识也开始涣散,勉强扶着墙壁。
    掏出手机,想要拨打急救电话。
    迷迷糊糊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
    楚邵琛倚着墙,烟雾的脸庞看不真切,一支烟未尽,就看见那个女人面色苍白,跌跌撞撞的从包厢里出来。
    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苏桃只感觉到一阵天转地旋,浑身湿冷,想吐,呼吸渐渐变得困难。
    楚邵琛本以为她是喝醉了,但是在看到她身上红肿一片时,心脏顿时刺痛了一下。
    “过敏了,过敏原是什么?”
    女人有些迷糊,“香水……”
    “你不会有事的。”
    男人声音深沉,很笃定。
    苏桃眼皮很沉重,恍惚间看到男人的脸,却怎么也看不真切。
    很快被送到楚家的私人医院接受治疗。
    楚邵琛在外等着,手指拨通一个电话。
    男人的声音浸了戾气,“给我调夜色2001包厢的监控。”
    很快就会查出始作俑者。
    敢动他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苏桃进行了抗过敏治疗,已暂时脱离危险期,身上插着冰冷的仪器监测生命体征。
    楚邵琛隔着玻璃,看着床上脸色惨白的苏桃,心疼得厉害。
    如果他没有在包厢外撞见救了她,他不敢想苏桃会发生什么。
    手机铃声响起,看见来电的人,拧起了眉头。
    背倚着墙,接通了电话。
    “喂?琛宝,你什么时候把我儿媳妇带给我看看啊,妈见过照片,长的可标志了,和你很配。而且妈可回国两天了啊,想死你了,你也不知道来看看妈。”
    楚邵琛嘴里叼着烟,点燃,吸了一口。
    “过几天吧。”
    “你这倒霉孩子,娶了媳妇忘了娘,跟娶了个宝贝似的,天天藏着掖着,也不带出来给大家伙瞧瞧。”
    烟燃到一半,楚邵琛回,“我这边还有事。”
    那边妇人假装生气,“下个月初你爷爷生日,在家里摆家宴,你必须给我把儿媳给我带过来,不然我跟你急!”
    这头男人漫不经心,“知道了。”
    楚邵琛挂了电话,深深地看了病房里的苏桃一眼,转身离开。
    苏桃昏睡了两天。
    再醒来,已经是两天后。
    阳光和煦,一室明媚。
    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睡得浑身瘫软,揉揉太阳穴,她因为过敏休克昏迷,之后撞到了人,然后就没了意识。
    再醒来,就回了楚家。
    她怎么回来的?
    “夫人醒了?”
    满姨端了一碗粥走了进来。
    “满姨,我怎么回来的?”苏桃揉揉发胀的脑袋。
    将碗放在桌上,“是先生送你回来的。”
    先生?
    “你是说楚邵琛吗?”
    满姨有些诧异,先生还能有谁,点点头,“是。”
    怎么可能,可她压根就没见过他们嘴里说的先生。他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夜色,又刚好救了她呢。
    她完全想不通,但是满姨没理由会骗她。
    满姨摸摸她的额头,“已经退烧了,夫人您先好好休息,有事喊我,床头铃您按一下就会有人过来。”
    温柔的替她掖好被角。
    心中一暖,苏桃点点头,“好,谢谢你。”
    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重新感觉这种属于长辈给予的温暖还是很幸福。
    苏桃快速将桌上的粥喝了。
    眸子微冷,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找陈霜儿算账。
    楚家宅子交通不便,等她费尽周折,到了苏家大门,家里的李嫂认得她。
    一见是她,跟见了鬼似的。
    怎么?
    真以为她过敏休克死了?
    “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陈霜儿呢?我找她有事。”
    老妇人看了一眼别墅大门,欲言又止,“前天霜儿小姐一回来就被关禁闭了。老爷一回来就大发雷霆,扇了霜儿小姐好几巴掌,夫人劝他的时候也被打了。老爷从来没有发这么大的火,小姐你还是先别进去了。”
    舅舅一直都是一副憨厚可拘的模样,斯斯文文,不然她的父母也不会在死之前都很相信自己的好弟弟。表面憨厚,实则是一个以一切的利益为首要的商人。
    对陈霜儿母女很少大声说话,但是现在李嫂说他竟然还动了手,只有一个,陈霜儿损害到他的利益。
    才会让他大动肝火,甚至对母女两动手。
    苏桃冷笑,原来还不等她动手,就有人帮她出了一口恶气。
    “李嫂,你不用担心我,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
    李嫂双鬓皆白,拉着她的手也是斑布皱纹,沧桑和厚厚的茧。
    泪眼婆娑的看着苏桃,“小姐,你很小的时候,我就带过你,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很不容易,但是人活在怨恨之中是不会快乐的,天堂的先生和夫人也不会想看到你这副模样的。我过段时间也要回家养老了,这番话再不和你说,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苏桃微怔,在她为数不多的记忆中,她是记得李嫂的,小时候李嫂就不苟言笑,对母亲很好,像对待自己的女儿无异。
    苏桃抱住李嫂,闭上眼,勾起嘴角,“我这些年来过得很好,国外的环境将我锻炼的很好,我已经独立了,相反,如果当初我不被送到国外,可能才是童年不幸,我会生活在他们一家人的压迫之下,能不能健全长大还是个问题。您就安心回家养老吧,您不用担心我的,我身后有楚家,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
    李嫂浑浊的双眼微红,擦了擦,握住苏桃的手,“小姐,你后天中午有空吗?我有关于先生和夫人的事情,需要跟您说。”
    父母的事情?难道是那场车祸?

猜你喜欢: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翻车》 《报告帝尊:世子有喜了》 《江湖变脸刀》 《狄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妃要爬墙》 《桃运阎王在都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