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磕头认错

    她重重点头,“有时间的。”
    李嫂如释重负,“小姐,后天两点我在江流公园等您,您一定要来。”
    苏桃点头,“我一定按时到。”
    李嫂又擦了擦滑落在脸上的眼泪,欣慰的点点头。
    小姐长大了……
    李嫂将她领了进去。
    苏家大厅一片狼藉,地上有被打碎的花瓶,还有一沓散落在地上的文件。
    她缓缓踏入客厅,就看见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喝闷酒的陈建虎。
    头发凌乱,青色胡茬,衣衫褶皱不堪,白色衬衫还有红酒渍,正低着头倒酒,十足的颓废沧桑。
    苏桃走近,嗓音清脆,“舅舅。”
    陈建虎抬起头,一见是苏桃,迷茫的眼睛瞬间清醒起来。
    像看到了救星似的,急忙站起身来。
    却因坐久了,一站起来差点踉跄倒在地上。
    “桃子,你回来啦。”
    他亲切的喊她桃子,脸上挂上讨好的笑容。
    “舅舅这幅狼狈的样子,让你见笑了。快坐,来和舅舅好好聊聊。”
    苏桃背脊挺直,站在客厅,不卑不亢。态度始终疏离而冰冷。
    “不必了,我找陈霜儿。”
    陈建虎微怔,“那丫头犯了大错,我将她关禁闭了。”
    他急忙解释,“我已经狠狠罚过她了,桃子你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我等会就让她来跟你道歉认错。”
    陈建虎站在苏桃面前,挂上讨好的笑,“桃子啊,陈霜儿那个不懂事的臭丫头你怎么罚她都没关系,但是麻烦你去楚家求个情,求楚二当家手下留情,苏家的公司被行业龙头企业打压的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苏家公司可是舅舅的命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苏家公司支撑不下去,和楚家有什么关系?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苏桃觉得好笑,歪歪头,“舅舅,你说怎么罚陈霜儿都没关系?”
    陈建虎笑容一僵,搓着手些微局促,“桃子……那毕竟也是你的姐姐,她这次犯蠢,做了错事,是该罚。但是舅舅已经替你教训过她了,你看在舅舅面上,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苏桃挂上无辜的笑,眸子却一片冰冷。
    她直视着面前面容沧桑的陈建虎,笑着说,“舅舅,你知道我是过敏体质吧,我每次过敏都是致命的,而这次陈霜儿让人恶意往我身上喷香水,让我休克,差点死在医院。她,可是想让我死呢。而你,最先关心的不是我过敏是否无碍,而是想让我帮你们求情。”
    语气越发冰冷,勾起的嘴角弧度也越大,“所以你,觉得凭你这几句话,我会就这么放过她?”
    陈建虎被苏桃森冷摄人的气势震在原地。
    “那你想怎么做?”
    苏桃莞尔一笑,歪歪头,笑的无害,“很简单,只要她当着众人的面在我面前磕头认错,说以后再也不敢了。”
    陈建虎震惊的看着她,“不可能,那可是你姐姐,她这一跪,她以后怎么在这苏家抬得起头?苏桃!你怎么会变得如此冷血,蛮横不讲理!我是你的舅舅,是你的长辈,你连我的面子也不顾了吗!”
    苏桃挽着手臂,揶揄的看着面前暴怒的陈建虎。
    一字一句,“从我父母死后,你趁我小,夺了我父母的遗产,私吞我家的公司,我就没有再把你当成我的舅舅,我喊你一声舅舅,是因为我看在你是我母亲的亲弟弟。”
    “至于陈霜儿能否抬得起头,我想那不关我的事。”
    陈建虎被气得发抖,指着她,“你……简直大逆不道!”
    苏桃已经没了耐心,“把,陈霜儿叫下来,让她,跪在我面前,道歉!”
    陈建虎被气得只能勉强扶着沙发站稳。
    这时,楼上冲下来一个几近气的发狂的女人。
    陈霜儿。
    她头发凌乱,脸色蜡黄,脸上还有红肿的巴掌印,鼻尖上还起了一颗很大的痘痘。
    像极了一个小丑。
    “你怎么还没有死!你这个贱人!”陈霜儿神色狰狞,大声地吼叫。
    她冲过来想要撕扯苏桃,却被陈建虎一巴掌甩在地上。
    “还胡闹!你是觉得你给我捅的篓子还不够多吗!”
    陈霜儿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爸……”
    苏桃勾起嘴角,果然,在陈建虎的利益面前,什么亲情都通通滚蛋。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
    这一巴掌是打给她看的。
    李淑芬也从楼上跑了下来,她心疼的扶起地上的陈霜儿,“我的霜儿……”
    她充满怨恨的眸子看着苏桃,“你真是个没家教的东西!得亏你父母死得早,不然也会被你活活气死!”
    话落。
    地上的陈霜儿和李淑芬都花容失色的大声尖叫。
    陈建虎也面色一僵,大声喝止,“住手!”
    “哐当”一声,碎片四溅。
    苏桃将柜子上的花瓶狠狠砸在地上的李淑芬两人面前。
    李淑芬的话彻底惹怒了苏桃。
    她眸子猩红,肩膀和垂在身侧捏成拳的手微微颤抖。
    声音阴冷,浸满了寒意,“你们在再敢亵渎我的父母,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里,大不了同归于尽,我说到做到。”
    苏家的众人被震慑的根本就不敢说话,不敢置信看着面前发狂的苏桃。
    苏桃缓缓走近地上的陈霜儿。
    她俯视着地上的陈霜儿,“我苏桃从来都是有仇必报,这次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
    眸子一转,看向陈建虎,勾起嘴角,“而你们欠我的,我都会一一讨回。”
    说完,她转过身径直离开。
    苏桃离开苏家后。
    天玺公司顶层。
    楚邵琛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显得高大深沉,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烟,眸子微眯,眉头微拧,烟雾下,神色看不真切。
    此刻满是戾气,浑身上下透露着生人勿近的可怕气息。
    而桌前站着的正是刚才一直跟随在苏桃身后的高大黑衣人苏泽。
    苏泽面容是俊朗的,但脸上有一道疤,从右眼角一直到下颚,看起来有几分凶狠。
    他的命是楚邵琛的。
    楚邵琛让他活,他便以他的目的为第一指令活着。
    楚邵琛让他死,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去死,甚至还会将手上的事情完美的交接好,再死的干干净净,不会让楚邵琛感到丝毫困扰。
    世人送外号,‘楚家的走狗。’

猜你喜欢: 《高冷乔爷的小蜜糖》 《快穿女配作妖日常》 《总裁的新婚娇妻》 《霍爷的小祖宗掉马后轰动全球了!》 《峡谷一混》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