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在怕我

    男人脸精致似雕像,但嘴唇紧抿。
    她心里咯噔一声,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然后全被听到了?
    她挂上笑容,“嗨。”
    李芸双眼发光,来回扫视两人。
    这两人,有情况!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赶紧撤。
    李芸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道,“我困了,先回房间休息,你好好照顾桃子。桃子,阿姨先去睡了,有时间咱再一起跳广场舞。”
    苏桃急忙点头,“好的,阿姨。”
    但是一想到要跟面前跟修罗似的男人独处,她就打起了退堂鼓。
    她站起身来,“天色不早了,那要不我就先回去了,这点小伤,我可以自己处理的。”
    刚站起来,背后就伸出来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她的衣领。
    往后一拉,苏桃又一屁股结实的坐在沙发上。
    楚邵琛缓步走到苏桃面前,看着她。
    “给我老实点。”
    “刚才我和阿姨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男人挑眉,“你觉得呢?”
    楚邵琛手指白皙,熟练地拿出消毒酒精和棉球。
    男人的气场太摄人,苏桃是有些紧张的。
    她咽咽口水,“那个,我就是想给阿姨做做思想建设,有时候外人说一些话,也可以让阿姨改观的。”
    楚邵琛撕开棉球包装,“改观?”
    苏桃点点头,坐直身体,神情严肃,“我特别能够理解你,你的事情我都知晓了,你帮了我这么多次,也该是我报答的时候了。”
    男人拿着消毒酒精的手一僵,捏紧棉球,漫不经心问道,“你知晓什么?”
    苏桃小心翼翼看着面前的俊脸,“我说之前,你先保证你不会生气。”
    边听女人说话,楚邵琛手里的动作并没有停,直接将消毒酒精倒在伤口上。
    “哎!疼,疼!”
    疼的苏桃直接从沙发上蹦跶起来。
    但是男人的手坚定地放在苏桃肩膀上,他勾着嘴角,双手不容撼动,苏桃完全挣扎不了。
    他提醒道,“我先帮你消毒,有些疼,你且先忍着。”
    苏桃捏住沙发扶手,咬着牙,秀气的鼻尖冒出了汗珠。
    “你轻点……我怕疼。”
    “好,我尽量。”
    “那辛苦你了,我腿有点麻,你让我挪挪。”
    而贴着门板偷听的李芸,就在脑海中形成另一番景象了。
    她震惊的捂住嘴,想不到她家的铁树终于开花了。
    这么快就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们两不是才刚认识吗?难道一见钟情?
    李芸肯定的点点头,真不愧是她的儿子。
    有效率!
    按照他这速度,估计很快就可以抱孙子了。
    苏桃的伤口处理完毕,她身上也起了一层薄汗。
    疼的脸蛋微红,她看向慢条斯理将医疗箱收起来的楚邵琛。
    “谢谢你啊。”
    这男人下手真狠,完全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楚邵琛点点头,在她身边坐下。
    男人就坐在她手臂右侧,她僵硬的一动不敢动。
    他坐的很近,她动一下就会碰到男人的手臂,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似有似无的飘向她的鼻尖,还有没有散去的淡淡的酒精味。
    搭在一起,意外的好闻。
    为了方便帮她处理伤口,楚邵琛将袖子挽了上去,露出精瘦的手臂,他手臂微微倚在扶手上,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客厅忽然安静下来,苏桃尴尬的直挠头。
    她突然想起,那日借她的衬衫还在她那儿。
    她侧过头,问,“你明天有空吗?我把衬衫给你送过来。”
    楚邵琛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也微微侧过头,吓得苏桃急忙撇过头。
    察觉她的动作,楚邵琛皱起了眉头。
    嗓音有些不悦,“你在怕我?”
    苏桃赶紧摇头,“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躲着我?”
    苏桃奇怪的看着他,她几时躲过他?
    “你误会了,我只是不习惯和男性相处,我比较慢热,跟不熟的人会比较不自在。”
    楚邵琛冰冷的勾起嘴角,“不熟的人?”
    苏桃似乎察觉到一丝丝男人的不悦,她急忙解释,“我身边没有什么男性朋友,所以我不知道怎么和他们相处。”
    楚邵琛这才微微勾起嘴角,“听说你在国外长大?”
    苏桃一愣,“是的,很小的时候就去国外了。”
    男人神情严肃,深邃的眸子盯着她,“去过意大利吗?”
    苏桃点了点头,“和朋友旅游去过一次。”
    楚邵琛眸子微暗,嗓音也有些沙哑,“去过西西里岛吗?”
    苏桃摇摇头,“没有。”
    男人垂眸,眸子有片刻的暗淡。
    转瞬即逝,他抬起头来,“明天没有空,衬衫我现在去你那取可方便?”
    “去我那?”
    男人点点头,“不方便就改日。”
    苏桃急忙摇头,“没有不方便,那我们现在过去吧。”
    楚邵琛站起身来,一米九的身高给了苏桃不小的压力,身材颀长,气质矜贵,一举一动都透着掌舵者的威严。
    苏桃跟在他后面,感觉自己像个小跟班。
    外面的空气变得有些闷热,天上的乌云翻滚,没有一丝风。
    好像要下雨了。
    苏桃走得慢,男人腿又长,走在她前面,忽然停了下来。苏桃思绪飘远了,完全没察觉男人停下脚步,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直直的撞了上去。
    撞得鼻子又酸又疼,她捂住鼻子,灵动的眸子含了泪,她委屈的看着楚邵琛。
    “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楚邵琛忽然拿开她捂住鼻子的手,微微蹲下身,“我看看。”
    小丫头的秀气的鼻尖撞得微微发红,黑白分明的眼睛泪光潋滟,脸上有些委屈。
    语气有丝宠溺和无奈,“你啊,真笨。整天冒冒失失的,身上大伤小伤没停过。”
    苏桃委屈的嘟起嘴,“可是是你突然停下来的,不然我也不会撞到。”
    男人看着她,道,“那你为何不跟我一起走,偏要走在我的身后?我又不知你家在哪儿,自然要停下等你,你说呢?”
    “好像也是。”
    苏桃低着头道歉,“抱歉。”
    楚邵琛无奈的摇摇头,“走吧,快下雨了。”
    苏桃点点头。
    刚回到家,外面轰隆一声,暴雨倾盆而下。
    两人还是微微淋了些雨水。
    苏桃给男人找来干爽的毛巾,自己头上搭了一件粉色毛巾。
    楚邵琛接过女人递过来的蓝色毛巾。
    苏桃抬头,“你要喝点什么吗?”
    楚邵琛坐在沙发上,“可乐,谢谢。”
    苏桃从冰箱拿了可乐倒在杯子里,走向客厅。
    楚邵琛见苏桃从厨房出来,等她走近,长腿一伸。
    苏桃没有看脚下,直接被绊倒,可乐撒了男人一身,苏桃则以一个尴尬的姿势趴在男人两腿间。

猜你喜欢: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翻车》 《报告帝尊:世子有喜了》 《江湖变脸刀》 《狄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妃要爬墙》 《桃运阎王在都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