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李嫂之死

    宽大的客厅内温度突然降了下来。
    男人声音冰冷,“在你眼里我是这种人?”
    “我无意冒犯,但我和楚二当家确实相识不久,你是哪种人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关心,竟然你说了是契约婚姻,我想我们还是互相亮出对方的底线和原则为好,为了避免以后不必要的麻烦。”
    还真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
    楚邵琛轻笑了一声,俊朗的面容一片冰冷。
    两人缄默。
    思虑片刻,楚邵琛薄唇微掀,“我答应你。”
    苏桃一愣,竟然答应了?
    这个在商场厮杀多年的男人,竟然会同意她的要求?
    作为一个商人,不是会尽一切可能为自己争取利益么。
    楚邵琛眸子低垂,视线似乎落在手机上,光是凭他冷硬的脸部线条,苏桃判断不出他此刻的心情好坏。
    手机突然震动,男人接起。
    接完电话,他站起身来,拿起手边的西装外套,“你早点休息,公司还有事,我先去处理。”
    看着男人高大背影消失在宽敞的大厅。
    苏桃扶额,有些心累的坐在沙发上。
    她之前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是一份婚前契约,再知道是陈霜儿一家人的阴谋后,她生气,可是却没有办法。
    楚家是整个帝都都不敢撼动的存在。
    她一个小女人,拿什么去和他们斗。
    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苏桃回过神来,拿起桌上的手机接通。
    “你好,是苏桃小姐吗?我这是京海市分局,我这有一起案件需要你配合,请问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
    苏桃心里咯噔一声,狐疑的问,“什么案件?”
    “死者李向英你认识吗?”
    苏桃捏紧了手机,李向英是李嫂的名字。
    他刚刚说死者?
    李嫂死了?
    苏桃有些恍神,好好地人怎么会没了呢?
    “喂?苏小姐?你还在听吗?”
    苏桃捏了捏眉心,“我在。”
    “那行,麻烦你过来一趟,配合我们展开调查。”
    “好,我现在就过去。”
    苏桃捏着手机的手指发白,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
    那日李嫂没有赴约,是不是就已经遭遇了不测?
    自己怎么会这么粗心,如果自己直接去找李嫂该多好,她是不是就不会发生意外了?
    外面的天气开始有些微凉,她急急忙忙出门,也没有带外套。
    打了个车,就火急火燎的赶到了京海市分局。
    她进了警局,等着她的是一个年纪二十五六的男人,身材高挑,戴着一个黑色的帽子,穿着一件棕色的风衣,手插在兜里,懒懒的靠在墙壁上,嘴里叼一根烟。
    一看见她进来,眼皮微掀,将嘴里的烟丢在地上,踩灭。
    走向她。
    打量了她一眼,“苏桃是吧?”
    她点点头,“是。”
    他眸子微眯,点点头,“进来跟我做下笔录。”
    苏桃跟他进了一间封闭的房间。
    房间内有一张很大的棕色桌子,上面摆了一份文件。
    两人面对面坐着。
    程宇慢慢说道,“死者李向英,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已经过去二十四个小时,她被人丢进水里活活淹死的。年近六十的老人,我们也调查过,老人性情和蔼,几乎不与人起争执。儿女大了,这个时候也是她享受齐人之福的时候,就在她死的前一天,她还买了回家的票,我们找不到她自杀的动机。所以,我们初步判定,为他杀。”
    苏桃脸色发白,嘴唇也没有了血色,刚才还抱有侥幸,死的人也许不是李嫂。
    可是现在,似乎一切都成了定局。
    “苏小姐?”
    程宇喊了一声,锐利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苏桃的脸。
    女人看起来有些震惊和悲伤。
    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在听。”
    苏桃强忍着心里的悲伤,低着头应道。
    程宇从烟盒摸了一根烟,正要叼进嘴里。
    女人突然开口,“可以给我一根吗?”
    苏桃眸子明亮又清澈,房间里的灯并不明亮,只有两人的头顶上方有两盏灯。
    照的女人的脸格外的苍白羸弱。
    他点头,将烟盒递过去。
    苏桃接过,“谢谢,”
    她修长好看的手指拿出一支烟,熟练地放进嘴里点燃。
    程宇可以看到女人微微颤抖的手指,还有不安的微微颤动眼睫,他眯起了眸子。
    是真情流露,还是女人的演技太好,他经看不任何一点破绽。
    闭着眼睛吸了一口,吞吐了一口烟雾,她睁开清亮的眸子。
    “警官,你继续。”
    程宇手指拿着烟,手靠在桌上,他仔细打量苏桃的微表情,“我们在死者的手机里,发现了你的电话,她死前的最后一通电话是给你打的,后又给她打了几桶电话,是吗?”
    苏桃点头,“那日本是她约我去江流公园,她有些话要跟我说。我在江流公园等了她三个小时,她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后来我公司有事,就回去了。”
    想到这里,苏桃有些痛苦的扶额,难掩悲痛,“那一刻我如果去找她,而不是她来找我,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意外。”
    “人死不能复生,后我们又在岸边找到了你的一只耳环。”
    程宇从包里拿出用取证袋装好的耳环,一只水蓝色,成色极好的水晶耳环。
    “这是你的吗?”
    苏桃愣住了,这是母亲死前送她的,有一只丢失了很久,有一只现在还在她手里,另一只怎么会出现在这?
    她点头,“这是母亲送我的,但是很多年前,其中一只就丢失了,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
    程宇皱眉,“案发现场我们没有发现其他证物,只有这只耳环,我们初步判定,你是犯罪嫌疑人,虽然你有人证,但是不足以为你彻底洗脱嫌疑,我们会先拘留你留察观看几天。”
    她知道,有人要将李嫂的死陷害给她。
    她怎么也不能原谅,好好一条人命,就这样被害死了。
    苏桃又吸了一口烟,烟雾下的神情看不真切,程宇只看到那双明亮眼睛,她盯着他。
    问,“警官,你相信我吗?我是无辜的。”
    程宇见了无数的罪犯。
    从没见过一个人,会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问他,你相信我吗?
    他只相信证据,证据证明他是清白的,他就是清白的。
    但现在,他似乎有些松动了。
    这个女人,不像罪犯。

猜你喜欢: 《最强猎杀系统》 《我爸和我爹是死对头》 《都市之剑帝重生》 《重生第一夫人:丑妻大翻身》 《末世里的生活方式》 《注梦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