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凶手是谁

    李嫂的女儿风尘仆仆的从老家赶了过来。
    她眼睛红肿,手上提着一个灰蓝色的包。
    有些狼狈的询问着警局里的警官,声音有些哽咽,“我是李长英的女儿,她在哪?”
    警官打量了她一眼,“请节哀顺变,你跟我来。”
    苏桃就坐在警局的长椅上,看着不远处火焦急地的李嫂女儿。
    警官程宇站在长椅旁,嘴里依然叼着一支烟,眸子微眯。
    “李长英一儿一女。儿子至今未娶,酗酒赌博,女儿已为人母,家都不富裕。不然李长英也不会年近六十,还在当帮佣。这对子女,一辈子都是靠这个老人的接济。”
    程宇突然低头,睨着苏桃,“在她死前,她的儿子给她买了一份巨额的保险,受益人正是他。她的儿子也是我们的犯罪嫌疑人。她的儿子在外地跑业务,要晚点才能赶到这里。”
    苏桃并不熟悉李长英一家,她一直在国外,对李嫂的记忆只停留在小时候。
    她垂眸,紧抿着毫无血色的唇,并不答话。
    李嫂的女儿从停尸房出来,脸上异常苍白,一进了大厅,双腿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掩着面低声哭了起来。
    “都怪我,当初就不应该让她年纪这么大还出来工作,我妈是个很好的人,不可能与人结仇的,警官,你们一定要帮我妈讨回一个公道,不能让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一个有些年长的,体态有些发福的警官,扶起她。
    他笑着,手放在徐燕的手上,“这是我们警察的工作,我们一定会把这个案件查的水落石出的。”
    程宇眉头紧蹙,有些嫌恶的看着那个胖警官。
    目光瞥向别处,似乎不愿看见到他。
    倏地。
    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从门外一直穿到大厅内。
    “凶手在哪?我一定要弄死他!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碰我的人!”
    李嫂的儿子何膺来了。
    身材很高大,常年在工地上,肤色很黑,这次来竟穿着有些考究的西装,人模人样的打着领带。
    看见大厅内的徐燕,大步上前,“凶手在哪?我非剥了他一层皮不可!”
    见徐燕一直在哭的无能模样,他火大,“你这个老娘们有什么好哭的,人都死了!哭哭唧唧的,没点用!”
    胖警官依然笑眯眯的,有意无意的,“什么凶手啊?警察都还没查清楚,哪来什么凶手,凶手没有,但是犯罪嫌疑人倒是有一个,这不,就在那坐着呢。”
    何膺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坐在边上的苏桃。
    顿时凶神恶煞,“就是这臭娘们?”
    胖警官笑了笑,并不答话。
    何膺恼了,几步上前,提起苏桃的衣领。
    他手劲很大,苏桃被拽的离了地。
    苏桃表情淡淡的,一缕发丝从耳后掉落,修长的手指将头发挽到耳后,对着凶神恶煞的何膺,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
    程宇略微惊讶,伸出手,扣住何膺的手,何膺立马吃痛的放开了苏桃的衣领。
    他皱眉,冷声打断,“给我小声点,影响警察办公,我等会就把你拷起来。”
    他的声音很阴冷,何膺在社会上也混了这么多年,这个人一看就不好惹。
    何膺暗骂了一声,也不敢太嚣张的招惹。
    他朝着苏桃这边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恶狠狠地,“臭娘们,你给我等着!”
    苏桃脚重新回了地面,有些麻木的将衣领整理好,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程宇皱着眉头看着她,问了句,“你还好吧?”
    苏桃摇摇头,脸上没什么波澜,“我没事。”
    程宇紧紧地皱着眉,这个女人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像个正常人。
    让助理给苏桃倒了一杯水,他就回办公室了。
    苏桃进了拘留室,何膺作为嫌疑人之一。
    也被关押在这。
    一见苏桃进来,几乎是立刻从破旧的椅子上弹了起来。
    “臭婊子,这下落我手里了!”
    话刚落。
    程宇的助理拿着警棒用力的敲击栏杆,大声训斥,“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小心让你有进无出!”
    苏桃歪歪头,睨了何膺一眼。
    她突然笑了,她直直的的看着人高马大的何膺,丝毫不惧。
    粉唇轻启,“母亲死了,你不伤心吗?那可是用了一辈子心血抚养你成人的母亲,有哪个人年近六十还在外边奔波劳累,还不是为了你?她死了,你不难过。你辱骂姐姐,甚至连母亲的最后一面你也不去看一眼。你的良心是被狗啃了吗?”
    “还是说,你没有心。你的心,被眼前的利益麻痹,你在母亲死前买一笔巨额保险,想从而获得,一大笔补偿,好去偿还你欠下的赌债吗?到底是你太愚蠢,还是你当警察和保险公司的人是傻子?”
    何膺黝黑的脸,难掩震惊,震惊的定在了原地。
    反应过来,他几步上前,一拳挥向苏桃。
    拳头还没碰到苏桃,就被苏桃狠狠一脚踢在肚子上。
    他吃痛的捂住肚子,“你这个贱人!”
    苏桃声音很冷,几根发丝落在额前,“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其实你是在心虚吧,怎么?被我说对了?想要堵住我的嘴。说吧,凶手到底给了你多少钱,你竟然隐藏自己母亲死亡的真相,还想陷害于我。那个人应该不知道你还留一手,给自己买了巨额保险吧,你觉得他知道了,他能放过你?用你的猪脑袋好好想想。联合凶手来伤害自己的母亲,世间难寻几人。”
    何膺彻底怔住了,他脸上的肌肉开始微微颤抖。
    他紧张地看向苏桃。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女人会知道!
    苏桃慢条斯理的坐在椅子上,“你仔细想想,这么多年,你的母亲,是如何尽心尽力的将你抚养成人,自己省吃俭用,落下一身的病痛,你不思进取,整日游手好闲,酗酒好赌。可她几时放弃过你?”
    何膺反应过来,脸上竟然留下了眼泪。
    他自己也怔住了。
    他后悔了。
    如果当初,他及时阻止,他的母亲就不会死!
    何膺的眸子露出凶光,都怪那个男人!

猜你喜欢: 《最强猎杀系统》 《我爸和我爹是死对头》 《都市之剑帝重生》 《重生第一夫人:丑妻大翻身》 《末世里的生活方式》 《注梦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