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醉酒

    苏桃一段话说完,有些微喘,纤细的手指扶着墙。
    透亮的眸子因为情绪激动,暗光流动,瞪着面前的何膺。
    ‘砰砰’两声,程宇助理拿着警棍在铁门上敲击了两下。
    “苏桃,出来,有人保释。”
    助理年纪不大,少年之姿,透着稚嫩。
    他想不通,明明是犯罪嫌疑人,还有保释这一说?
    现在关系户真是无处不在。
    看着苏桃那张漂亮的脸也变了味。
    苏诺转过身,狐疑的看向助理。
    助理瞪着她,声音不耐,“还愣在那儿干嘛,出来!”
    苏诺拧了拧眉,走出去。
    助理走在前头,带着她回到警局大厅。
    那一排椅子上,坐了一个人。
    穿着黑色的西装,考究的打着领带,就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重要的会议。
    苏诺看见他,眉头拧得更紧。
    “你来做什么?看我的好戏?”
    陈建虎脸上闪过一丝局促,“桃子,再怎么样,我也是你舅舅。”
    言下之意就是苏诺目中无人,连长辈也不放在眼里。
    还没有走开的助理,更加不喜的瞪了一眼苏诺。
    估计是个叛逆少女。
    苏诺在椅子上淡然坐下,抱着手臂。
    轻笑一声,“原来你还记得你是我舅舅,以后千万别说这种话,别人会误会的,我苏桃高攀不上你们陈家。”
    “桃子,我知道你现在是在气头上,舅舅也不会责怪你。你看,我一听说你出事,我担心的饭都没吃,赶紧来这儿,就怕你出事,现在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舅舅知道,这事儿肯定跟你没关系,桃子你放心,舅舅虽没什么能力,但也会拼尽全力,动用所有关系去护住你的。”
    要不是苏桃太了解面前的陈建虎,她就信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这番话。
    她往后一靠,淡定的靠在椅子上,嗤笑一声,“你消息倒是挺流通,案件刚发生,你就听到风声了?火急火燎跑到这里,是在担心什么?”
    陈建虎脸上的心虚一闪而过,“你这孩子,舅舅是担心你啊。”
    苏桃跟本就不吃他这套,“不要跟我在这儿虚情假意,你是怕我出事进去,然后没人救你背后的公司吧。”
    陈建虎赔笑,手指交叉着摩挲,“桃子,你看……舅舅……”
    还不等陈建虎说完,苏桃直接打断,“这步棋你就下错了,我大可把话撂这儿,我苏桃绝对不会帮你,你不必在我这儿刷存在感,我不仅不会帮你,我还会彻底毁了你身后的产业!”
    “你疯了!不管怎么说,我们身上还留着相同的血液,就算不念亲情,那如今陈家的产业,一部分功劳都是你爸妈的,那可是他们的心血啊,你忍心就让公司这样没了嘛?”
    陈家的产业?一部分功劳?
    可笑。
    苏诺冷下脸,咬牙切齿,“陈建虎,你真够不要脸的。”
    陈建虎被骂的微愣,这是苏桃第一次明目张胆的骂他,没有丝毫掩饰,脸上虚伪的笑意快要崩裂开。
    苏桃站起身,“不要奢望我会救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苏桃背脊挺直,头也不回的离开警局。
    陈建虎脸上的笑意消失的一干二净,狭长的眼睛,透着心急和算计,冷冷的看着苏桃离开的方向。
    和她那短命的妈一个样,都是硬骨头。
    骨头硬又如何,还不是和她妈一样被他打断骨头,败在他手里。
    苏桃气得心口疼,胃疼。
    不想回家,定了个总统套房。
    总统套房内,房间内弥漫着诡异的寂静,和外面的喧嚣的霓虹世界格格不入。
    苏桃脸色微醺,醉眼朦胧的坐在地上,地上躺满了空酒瓶。
    他们到底骗了她多少年,明明是最亲近的家人,却将他们害的家破人亡,到底是他们的演技太过精湛,还是她太们过愚蠢,竟糊里糊涂的过了这么多年。
    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自嘲的闭上了眼睛。
    苏桃摇了摇手里最后一瓶空了的酒瓶,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拨通酒店的客房服务,“喂?再给我送……一打……啤酒上来。”
    打完电话,苏桃酸软的躺在床上,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
    “咔擦”一声,门被打开了,门外传来整齐的脚步声。
    屋内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行了,都下去吧。”
    “是。”房门被轻声关上。
    男人沉着有力的脚步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苏桃迷糊间感觉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她的面前。
    感觉到柔软的床狠狠地陷了进去,她感觉到浑身燥热,男人带来扑面的冷冽气息,让她身体不自觉地靠近。
    纤细的手臂攀住男人的脖子,脑袋一热,狠狠地吻到男人的冰凉的唇上。
    “啪”一声,屋内的灯被打开,刺眼的光线,让苏桃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楚邵琛看向床上脸色绯红的女人时,眸子狠狠地一缩,嗓音低沉,“苏桃……”
    顿时,内心被一阵狂喜填满,却又恨她当初的绝情,恨她这样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他面前。
    苏桃只觉得背后一阵凉意,哆嗦了一下,可体内却像有一把火在燃烧,冷热交替,不停地扯着身上的衣服,呢喃着:“难受……”
    男人像是猝不及防,怔了一下,眸子浸着冷光,低头吻住了身下的人。
    苏桃嘤咛一声,无法抗拒的向身上的男人迎合了上去。
    阳光从窗纱透了进来,苏桃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头痛欲裂。
    皱着眉,痛苦的扶住脑袋,身上的疲累也超乎他的想象,这是怎么回事?腰感觉就像被折断一般,酸痛的厉害。
    苏桃转过头,震惊的看向枕边的男人,宽阔的后背,背对着她,谁他么能告诉她,为什么她的床上会有个男人?
    这个男人不会是她昨晚喝醉了,脑袋一热叫的特色服务吧!所以自己跟他……
    苏桃摇了摇头,想不到这么高级的酒店还有这种服务。
    昨晚在这个床上和男人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猛地涌入的她的脑海。
    苏桃被羞的脸一红,压根不敢过去看男人的脸,紧接着又想起昨日在警局的一件件乌龙。
    捏捏眉心,做好心理建设,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爬起来,拾起衣服快速穿了起来。
    从钱包里拿出所有的现金放在了桌子上,想了想等会还要打车,又抽走一百。
    蹑手蹑脚的关上门,生怕惊醒床上的的人,靠在门外呼了一口气。
    苏桃叹了口气,哪有嫖客这么心虚的。

猜你喜欢: 《最强猎杀系统》 《我爸和我爹是死对头》 《都市之剑帝重生》 《重生第一夫人:丑妻大翻身》 《末世里的生活方式》 《注梦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