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苏桃,久仰大名

    轻微的关门声使楚邵琛醒了过来,丝滑的被子滑落腰处,露出精壮的上半身,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眸子透着渗人的冷光,手指拿起桌上女人留下的钱,手指不断收紧,这该死的女人……
    拿起桌上的手机,看着上面的信息,眉头皱了皱,苏桃,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女人。
    修长的手指拨通了一个电话,嗓音低沉,吩咐道:“你,去凰城一趟。”
    苏桃刚坐上出租车准备去公司,感到背后一阵发凉,打了个哆嗦,搓了搓手臂,这大夏天的。
    手机一开机就显示二十多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短信,全都来自同一人。
    苏桃疲惫的靠在椅子上,撑着额头,点开李瑶发来的短信:你到底死哪去了,你再不拿钱来,你爸就要死在医院了!
    苏桃紧捏着手机,微微颤抖。
    那场意外,父亲并没有死。
    在她记忆里,父亲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
    无心权势,在尔虞我诈的上流社会里,这是致命的。
    在他们眼里,她父亲跟废物没什么区别。
    她母亲是曾经的苏家掌舵人,她很爱父亲,用尽全力护住他,维护父亲内心向往的那一片净土。
    却还是成为家族的牺牲品。
    父亲侥幸活下来,只能隐姓埋名。
    “师傅,去南陵第三分院。”
    “好嘞。”
    苏桃刚走进父亲的重症病房,李瑶就走了过来,“啪”的一声,一掌甩到了她脸上,富态的脸气得微微颤抖。
    苏桃被打的偏过头去,手抚上自己的脸,冷冷的眸子注视着面前的暴跳如雷的女人。
    李瑶被这冷冽的目光吓得一怔,一时竟忘了反应。
    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大声说道:“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你爸好好地时候,你一副孝女的样子,现在你爸瘫了,你就想撒手不管了吗!”
    “我上个星期给你打的二十万呢?”苏桃冷声问道。
    李瑶被问得一顿,有些心虚,还是尖声说道:“你爸每天的医疗费不要钱吗,你以为医院是收难所吗!你那二十万哪里够,我和你爸养了你这么多年,还送你到国外留学,也该是你报答的时候了,你现在嫁了人,快点去问你的婆家拿钱!”
    “你是不是瞒着我问贺闵拿了钱?”苏桃皱着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
    李瑶没想到今日这小蹄子如此咄咄逼人,“怎么?他是你男朋友,我问他拿钱怎么了?就算你没用,看不住男人,让他跑了,那我替你拿点分手费怎么了?这是天经地义!”
    “你要是当初应了那门婚事,我和你爸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都是你这个窝囊废的错,才害的你爸半死不活的躺在着病床上,连手术费都没有着落!”
    苏桃脸色一白,撇头看向虚弱躺在床上的父亲,心里悔恨万分。
    “你别再向他要钱,你要钱,我会给你。”苏桃紧紧的握着拳头。
    苏桃转身出了病房,身后传来李瑶的声音:“这个周末给我拿一百万来,不然我就将你母亲的遗物贱卖!”
    苏桃身形狠狠顿住,嘴唇被咬的发白,片刻,就快速走出了医院。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接通电话。
    传来助理苏言急切的声音:“喂?桃子,你终于接电话了,出事了,你快来凰城一趟吧,贺总也在。”
    苏桃捏了捏眉心,“怎么了?”
    “昨天客户在公司等了你三个钟头,对你另外一本漫画也很感兴趣,想一起收购,被你鸽了,现在正在火冒三丈呢!”
    “李姐呢?”
    “你忘了吗?李姐昨天就去出差了,她临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别忘了来公司见客户一面。”
    叹了口气,声音沙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苏桃踏入凰城最昂贵的包厢。
    屋内男男女女都有,烟雾袅袅,但是和以往不同,尽管灯光依然暧昧迷离,但整个包厢还是透着淡淡的冷意。
    众人的视线都看向门口的女人,眼里都带着惊艳,一头秀发随意的散落在肩膀处,大而亮的眸子十分灵动,面容精致,黑色的职业装将姣好的身材包裹着,随手撩头发的动作让在座的为之一窒。
    贺闵坐在暗处,修长的腿交叠着,眸子一紧,看着这样的苏桃有些微微惊讶,拿着烟的手指微微收紧。
    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高挑男人严谨的坐在沙发上,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到脑后,镜片挡住了眸子里的精光,精致的下巴微微扬起,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傲气。
    嘴角噙着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淡淡的看着苏桃。
    助理苏言走了过来,拉住苏桃的手走到一旁,小声说道:“宁安姐,这次来的人不太好对付啊,听说这男人精于算计,吃人不吐骨头的,刚刚贺总和他谈了半天,硬是没谈到合同上去,你说他们让这人来,是不是存心来坑我们的。”
    苏桃看到苏言这郁闷纠结的模样,再想到贺闵竟然会有吃瘪的时候,心情顿时好了些,笑了笑,“别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苏桃走到那男人的面前,微笑道:“你好,我是这漫画的创作人,昨日的确是我招呼不周,得罪了,今日还请沈总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
    态度不卑不吭,一来就把问题揽在了自己身上,态度也诚恳,就是让人有再大的火气,也发作不出来。
    沈奕辰抬头看向那个面容精致的女人,这就是那个男人看上的女人,的确非常漂亮,可抵不上送到他身边的女人。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冷漠的人会有这么痴情的时候,倒也有趣。
    沈奕辰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声音冷冽:“苏桃,久仰大名。”
    一句话让众人心里都有些惊讶,这什么情况,这沈奕辰是谁,怎么可能会去恭维别人,就算是平常的的客套话,他也是不屑于去说的,这么高傲的一个人,刚刚和贺总交谈时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要说能制住沈奕辰的人,倒也是个传奇人物,帝都最有权势的男人,商业传奇,可惜的是从来没有露过面。

猜你喜欢: 《古玩大亨》 《你的笑容里藏着爱情》 《三国之开局被吕玲绮逼婚》 《北渚》 《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 《识为本》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