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五百万,做我情人

    边说边自来熟的拉住苏桃的手臂,楚邵琛眉宇微蹙,捏着报纸的手指微微收紧,没有说话。
    苏桃走到座位旁,看到桌上的食物,已经有些移不开眼了,咽了咽口水,怎么都是她喜欢吃的。
    苏桃顿时把疑问抛到脑后,就着最近的虾仁粥吃了起来。
    沈言之撑着头,一双桃花眼兴味的看着她,缓缓开口道:“苏小姐,可真是条女汉子,竟然可以两三天不进食,而且还能喝那么多酒,现在还安稳地坐在这。能教教我不?怎么做到的?”
    “咳……咳。”苏桃被男人的话一噎,整张脸都红了,沈言之急忙替她拍着她的背顺了顺气。
    触及到对面男人射过来的像冷刀似的目光,手僵硬的停在半空中,最后耸了耸肩,无奈的坐回椅子上。
    要是平常人说这话,她肯定会觉得是在讽刺她,可偏偏这个男人说出来,好像真的有几分讨教的意思。
    “我……”
    苏桃刚想说话就被男人冷冷的声音打断:“没人和你抢。”
    苏桃抿了抿嘴,决定还是不说话了,赶紧吃完走人。
    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苏桃从兜里摸出来,看着来电显示,秀眉微蹙,眸子里有一丝慌乱,医院的电话,第一反应就是父亲出事了,平常只有重大的事医院才会给她打电话。
    急忙接起电话。
    “小苏啊,我们医院找到与你父亲匹配的心脏了,准备准备,这几天就能动手术。”
    苏桃震惊的站了起来,喜悦万分,有些不敢相信:“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谢谢李医生,父亲就拜托您了。”
    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有些为难:“可是,你父亲的医药费……”
    苏桃咬了咬牙,坚决道:“李医生,不用担心,这两天我一定会筹集手术费的,请您帮我父亲准备手术吧。”
    苏桃挂了电话,现在只想到父亲身边去。
    “你要怎么筹集手术费?”
    楚邵琛忽然站了起来,缓慢的走到苏桃的面前,欣长的身形站在苏桃的面前,苏桃只到他的肩膀处,扑面的压迫力,让人喘不过气,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腰间狠狠地抵到桌角。
    楚邵琛的眸子里满是阴鸷,掀起薄凉的唇角:“你是不是想去求贺闵,低声下气的让他借钱给你,毕竟,他也算是你的男朋友,是么?”
    腰间剧烈的疼痛,和让人揭伤疤的疼瞬间让她红了眼眶,被气得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大声说道:“不关你的事!”
    话落,客厅内的空气仿佛凝固般,冰冷的可怕。
    楚邵琛用力的握住苏桃的肩膀,力道想要将她的肩膀捏碎,声音阴冷渗人:“不关我的事?呵……”
    一声满掺着冷意的笑声更是让屋内的空气凝固到了极点。
    楚邵琛从怀里拿出一张支票,狠狠地扔在了苏桃的脸上。
    楚邵琛低着头看向苏桃,嘴角扬起弧度,眸子里的寒霜却像是冻结了一切,“只要有钱就行了不是吗?因为苏小姐会为了钱不择手段,你被当作傀儡送到我楚家,不就是为了钱?现在就算是躺在一个男人身下,相信苏小姐也不会拒绝的。”
    “五百万,做我情人。”
    苏桃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人,面对男人慑人的气场,就像无形中有一双手掐住她的脖子,眸子里很快凝结了一层水雾,“你……”
    “怎么?五百万不够是么?苏小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贪心啊。”男人忽然话锋一转,阴测测的说道:“反正贺闵也不爱你,你为什么还要那么贱的贴上去呢!”
    苏桃已经不能衡量面前男人的无耻程度了,男人的每一句话,都狠狠地戳中她的短处,她缺钱,她的男朋友劈腿。
    难道前几天谦谦君子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还是这个男人人格分裂?
    不过他说的不过都是事实罢了,苏桃自嘲的闭上眼睛。
    楚邵琛看着面前人泛红的眼眶,强硬的忍住了想将面前人狠狠禁锢在怀里的冲动。
    她的父亲还在等她,等着她的手术费,她还想像曾经一样,窝在父亲怀里撒娇,父亲能够慈爱的摸摸她的头。
    她要在最难堪的处境中,做出一个相对于最好的选择。
    苏桃睁开眼睛,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哑声说道:“好。五百万,做你的情人,多久?”
    楚邵琛冷笑一声,“你还没有资格来跟我谈条件。”
    男人说完就大步离开了客厅,背影也透着一股子寒意。
    偌大的客厅又只剩下苏桃一人,她蹲下捡起地上的支票,紧紧握住支票。
    蹲下那一刻,忍住眼泪不往下掉,双手抱住膝盖,肩膀轻微颤抖着。
    楚邵琛站在二楼的扶手处,紧锁着眉,看着客厅里那个蹲在地上娇小的身影,压抑的哭声轻轻传了过来,就像一支支细小的针,往他的心脏处扎,疼痛传入四肢百骸。
    沈言之看着自家boss僵直的冷峻背影,又看向客厅里小声哭泣的女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boss还真是不会哄女人,这水平还怎么去追女人,关键是还倔的很,说又说不得,真伤脑筋。
    苏桃哭了一会,站起身来,眼睛红肿着,往门外走去。
    楚邵琛忽然冷声吩咐:“你去派几个人跟着她,不要让她知道。”
    沈言之一怔,果然听到暗处的黑衣人没有丝毫感情起伏的声音:“是。”
    苏桃先是打车去了银行一趟,将支票里的钱存入了银行卡,再和负责父亲手术的李医生通了电话,说自己钱已经筹集到了,希望能够尽快给父亲手术。
    手术时间也确定下来,就在后天。
    去花店买了一束父亲最喜欢的花,才打车去了医院。
    父亲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面上带着氧气罩,医生说父亲就算心脏移植成功了,还是有可能醒不过来,但是如果没有心脏移植手术,父亲活不过这个月。
    苏桃起身打了盆热水,替父亲擦拭着手掌。
    又在床头给父亲念了他以前最喜欢的小说《肖申克的救赎》一些精彩片段。
    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哟!还有这闲情雅致的在这看小说呢!”

猜你喜欢: 《快穿姻缘女神:病娇鬼畜,超可爱》 《神兵小将开始的穿越》 《诸天最强修仙者》 《亲爱的绵羊先生》 《打工日常》 《闪婚契约妻:为夫来晚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