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母亲遗物

    苏桃皱了皱眉,往门口望去。
    秦韵抱着手臂靠在门前,得意的看着她,如今撕破了脸皮,连最基础的表面功夫她也懒得去做了,苏桃越狼狈她就越开心。
    苏桃皱眉,冷冷的看着她:“你在这干什么,上次被捉奸在床,还不够难看?现在自己还找上门来?”
    “嘁,医院又不是你家开的,你管我呢!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贺闵陪我来孕检呢。”
    在得知自己怀孕的那一刻,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苏桃那难堪的样子了。
    可是她却要失望了。
    秦韵和贺闵都是渣渣届的佼佼者,海王级别的人物。
    这孩子真说不定是谁的。
    苏桃忽然站起身来,走到秦韵面前,那双本温柔无害的眸子,此刻却结满了寒冰,冷冷的望着她。
    “哦?怀孕了,那你可得小心了,你们做了这么多缺德事,可别报应在了孩子身上,毕竟孩子是无辜的。而且你男女关系混乱,这孩子是谁的还不知道呢?”
    苏桃说完向前走了一步,眸子里带着一丝狠意,直直的望着她,秦韵被吓的一征,往后退了一步。
    直接退到了病房外,苏桃也走了出来,就把病房门关上,别让一些碍眼的东西,扰了父亲的清净。
    秦韵张了张嘴,那些狠毒的话语,在触到苏桃那双冷冽的眸子时,却说不出话来,这还是那个废物吗?
    那个软弱无能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可怕的眼神。
    秦韵被气得直接扬起了手掌,“啪”的一声,仿佛整个医院走廊都安静了。
    秦韵不敢相信的抚住自己的脸,哆嗦着:“你……”
    一个手掌印,立马红肿了起来,整张脸都麻了,可见苏桃的下手之重。
    苏桃冷笑一声,“怎么?就凭你还想打我?”
    秦韵忽然抱住肚子,往后退一步,蹲下身去,疼痛的呻吟出声。
    苏桃低头看着地上又在做戏的女人,嗤笑一声,果然,就看到不远处,贺闵火急火燎的拿着化验单冲了过来,急忙扶住了地上的秦韵,“韵儿,你怎么了?”
    “贺闵哥哥……韵儿肚子疼。”
    秦韵脸上一个偌大的巴掌印,眸子里面是水雾,头发也被打得散开来,任谁看了,都会起怜惜之情。
    苏桃微微靠着墙壁,嘴角噙着笑,好一出琼瑶戏啊。
    果然,下一刻,贺闵就冷下脸来,愤怒的看向苏桃,咬牙切齿:“韵儿要是有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秦韵眼里带着得逞的笑意。
    苏桃从始至终,嘴角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哦?不知道宋先生怎么个不放过我?我苏桃等着呢,不过你别忘了,当初你背着我找小三,是你跪在地下求我原谅你。秦韵当初你妈手术又是谁东拼西凑把钱给你!”
    话落,秦韵脸上染上一丝慌乱,宋珉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苏桃说完就进了父亲的病房,把门关上,眼不见心为净。
    很快,就听见外面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连孩子都有了,原来她这个绿帽带了那么就久了,那时自己还忙着讨好贺闵,就希望他能够多看自己一眼。
    说不定那时候,她为了他累死累活的,而他还在别的女人的温柔乡里呢。
    苏桃自嘲的想着。
    靠着椅子呼了一口气,这才疲惫的睁开眼睛,她到底还是个不服输的人。
    靠在父亲床边,渐渐地有些昏昏欲睡。
    迷糊间好像听见病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小心的将她抱起,苏桃却闻到男人身上安心的味道,更沉的睡了过去。
    苏桃蹭了蹭枕头,缓慢的睁开眼,外面的天空变成了橘红色,明显已是傍晚时分。
    揉了揉眼睛,爬起来,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坐在窗台旁的沙发上,西装外套随意的搭在沙发旁,袖口微微挽起,手里拿着一本红褐色的书籍,认真而专注的看着,金色的光辉的淡淡的打在男人的冷峻的侧脸,简直好看的不像话。
    苏桃又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男人的视线朝着苏桃望了过来,那双幽深的眸子,把苏桃吓得一个机灵。
    “醒了?”
    声音暗哑低沉。
    苏桃愣愣的点了点头,迷糊的模样让男人心情好了点,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将你父亲升到了vip病房,这样你也可以更好的照苏他。”男人的声音,照样还是淡淡的。
    她记得上一刻他们才闹的很难看吧,虽然摸不着头脑只能闷声道:“谢谢。”
    楚邵琛将手里的书合了起来,淡淡问道:“饿吗?”
    苏桃看了看瘪瘪的肚子,点点头。
    楚邵琛修长的手指拨通一个电话,吩咐道:“送些吃的上来。”
    言简意赅的就挂了电话。
    “还要再等会,你可以再睡会。”说完就没再看苏桃了,拿起手边的书继续专注的看了起来。
    苏桃躺在床上,下意识的放松警惕,她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一个人的时候,她也喜欢自言自语。
    而此刻,她明显就是忽略了楚二爷的存在。
    这人怎么总是阴晴不定的,上一刻还狂风暴雨的,下一刻就光和日丽的了。
    “难道是人格分裂……”苏桃小声的呢喃出声。
    “你说什么?”话落,房间忽然诡异的安静下来。
    楚邵琛眉头一挑,看向苏桃。
    苏桃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装傻问道:“怎么了?”
    楚邵琛忽然站起身,修长有力的腿迈向床边。
    苏桃立刻将被子一卷,滚向最里边,嘴里还说着:“我什么都没说,你别过来啊。”
    楚邵琛看着床上打滚的女人,眸子的暖意十分明显。
    “别闹。”边说便将苏桃卷到一团的被子扯开来。
    要是沈言之在这,看到他家boss有这么耐心的一面,下巴准能掉地上去。
    楚邵琛忽然抓住她的手,那燥热的手掌,让苏桃一怔,忘了挣脱。
    像变魔术般,拿出一枚祖母绿的的银饰戒指,上面的雕花精致,线条流畅,一看就价值不菲。
    苏桃震惊的看着他,“这不是……”

猜你喜欢: 《对不起,都是系统逼得》 《殿下裙中皆败将》 《豪门爆娇鲜妻:腹黑男神,太闷骚》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开局继承恐怖屋》 《剑逆苍穹》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