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好好做个人成吗?

    苏桃有些不好意思,招呼道:“你坐下一起吃吧,一个人吃太冷清了。”
    胡伯一双满是沧桑的眸子望向苏桃,扬起一个慈祥的笑容,摇头道:“我吃过了,苏小姐多吃点,这是少爷专门为您准备的。”
    苏桃听来就是楚邵琛吩咐下人做的早餐,并没有多想。
    她也不好强求,低头快速吃完,就拿起包往外走去,却又被胡伯拦下。
    “苏小姐,少爷为您备了车,以后您要去哪,都会有专门的车子接送。”胡伯恭敬地说着。
    苏桃皱眉,“不用,我自己可以打车。”
    如果坐了他的车,以后不管去哪,干什么,都在那个男人的监视下,一想到这里她浑身不舒服。
    胡伯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有些为难的低下头,“少爷如果知道我这副老骨头如此办事不利,肯定会让我提前退休的。”
    “啊?”苏桃没想到自己一个拒绝的举动会害的别人丢掉工作,还是一个老人。
    她可不忍心让一个老人流连失所,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坐就是了,你别让你家少爷知道。”
    胡伯立马笑的眼睛微微眯起。“谢谢苏小姐。”
    苏桃笑了笑,便上了一早准备好的车。
    苏桃有些为难的坐在车子上,这车会不会呀太豪华了点,就这样出现在公司,影响肯定会不好。
    跟坐在前面的黑衣司机说道:“等会你在我公司前面那条街停下,我走路过去。”
    司机微微点头,恭敬道:“是。”
    但是还是事与愿违,赶上上班高峰期,司机直接将她送到了公司门口。
    苏桃郁闷的下了车,希望不要被同事看到。
    赶紧进了公司,走到办公室时,背后就传来一阵议论声。
    “咦?那不是苏桃吗,怎么从那么豪华的车下来了,她最近不是在和贺总闹分手吗,还有钱买车?”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撇头对旁边的人小声说道。
    “是啊,你看那车,一看就不便宜,都要分手了,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肯定是被包养了,原来以前的正经都是装出来的。”一个微胖的女生有些嫉恨的说道。
    “听说他父亲还躺在病床上呢,就是被她给气的,真是不孝。”
    苏桃本打算息事宁人,但听到最后那句话,眸子凝了一层霜,踩着高跟走到那两个女生面前。
    一双清澈眸子满是冷冽,那两个女生被吓得哆嗦后退了几步。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
    苏桃犀利的看着那个穿的像只花孔雀的女人问道,踩上高跟足比面前两人高了半个头。
    那女人求助的看向旁边的人,不知道怎么办,同伴赶紧装做没看到,低下头。
    苏桃再次冷冷的加重语气问道:“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上司问你话,你连这点礼貌地没有么。”
    苏桃从来没有用职位去压别人一等,这是第一次。
    但是面对这样的长舌妇,不必客气。
    “池……雪儿,人力资源部的。”女人害怕的说道。
    “你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么?有时间在这嚼舌根,还不如去把工作做好。”
    那女人急忙点头,吓得眼泪都出来了,眼线全部晕染开,流到脸上,十分难堪。
    “再给你一句忠告,把眼睛擦亮点,免得遇人不淑。”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旁边微胖的女人,这女人顿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便直起身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叹一口气,皱着眉,她还是做不了恶人,可为什么这些人却能这么轻易往别人背后捅刀子呢。
    拿出打包的箱子,将桌上一些东西收进去。
    好像没有什么好收的,该交代的也跟助理交代好了,递了辞呈,这就跟她没有任何瓜葛了。
    办公室忽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啧啧……再怎么斗,你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苏桃不耐的看向门口,“你是不是每天都很闲,阴魂不散的,在哪都可以看见你。”
    秦韵被呛得脸一红,手一甩,走进办公室,一双上挑的眼睛看着苏桃,满是不屑:“我还真以为你是个什么清高的主呢,原来是故作清高,这么快就找到下一任金主了。”
    苏桃嗤笑一声,“是啊,我现在找的男人比贺闵更帅,更多金,而且疼我都来不及。哪像你啊,只能用用我不要的破鞋。”
    看着面前的人被气得脸有些狰狞,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有些人啊,好好地人不做,偏要去做别人的小三。还不自知,天天一副跟捡了什么宝贝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尴尬的处境。”
    手颤抖着指着苏桃,大声说道:“你说谁是小三!贺闵爱的人一直都是我!”
    “嚯,你干嘛对号入座,我可没说你。”苏桃装作惊讶的看着她,一双美眸满是戏谑。
    秦韵没想到如今这女人变得这么伶牙俐齿,自己毫无招架之力。
    自己明明是来给她下马威的,却碰的一鼻子灰,真是触霉头。
    苏桃直接无视了面前的人,从旁边走过去。
    秦韵被气得直跺脚,没有丝毫办法。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苏桃。
    阴狠的看着苏桃离去的背影,一双媚眼满是算计,充满了不甘和嫉恨。
    苏桃直接去了医院,父亲马上就要要动手术了,她想陪在他身边。
    在桌子旁插上新鲜的花,推开窗户,让父亲见见阳光。
    那个男人帮她升级了病房,待遇完全不同了,有更专业的人员照苏父亲,环境也非常好,说是病房,却更像是一个套房,电视,沙发一应俱全。
    第二天苏桃看着父亲被送入手术室,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坐立难安的在那等着,不停地看着手术室门口亮着的红灯。
    “别太担心,陆老是这方面有名的专家,你父亲会没事的。”
    男人的嗓音还是以往的冷冽,却带着让她安心的力量,悬着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苏桃点了点头,看着男人冷峻的侧脸,淡淡说道:“谢谢你。”
    楚邵琛平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说话。
    两人就这样的安静地坐着,相对无言。

猜你喜欢: 《没有人比我更懂修仙生活》 《赘婿丹帝》 《穿进无限文科高考》 《极品仙尊奶爸》 《除妖异录》 《定河山》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