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你是个哑巴?

    “不是公司,是我们的工作室,你也知道,我们沈家一直都是做的房地产生意,但是我父亲一直有一个遗憾,就是一直有一个艺术家的梦,而你对于这一块是颇有造诣的。我们希望你来接管我们的工作室。”
    男人仿佛在讲一件无关痛痒的事,将一个工作室交给她管理。
    “我明白沈总的意思了,我会考虑的。”
    “恭候佳音。”
    黄昏的时候,苏桃才回到家,疲软的倒在沙发上。
    沈奕辰这只老狐狸,竟然又着了他的道,硬是给他塞了一堆公司的策划案让她看看,这公司内部的东西随便交给她看,不就明显是绑住她了么。
    姜还是老的辣,苏桃无奈的摇了摇头。
    奇怪,今天这屋内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要平常怎么也会有几个仆人在这的。
    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冷冽的男声:“你就是楚邵琛包养的那个女人?”
    苏桃错愕的转过头,她竟成了别人口里的那个被包养的女人。
    一丝恼怒在胸腔里蔓延开。
    眸子染上怒意,转过身,看着背后的人。
    那是一个少年,少年固有的挺拔而清瘦的身形,就站在离她三四步的距离。
    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领口的扣子解开了,露出锁骨,袖口微微挽起,斜挎着一个黑色的布袋,一头碎发,精致的侧脸,流淌着一颗颗汗珠,在余晖下散出淡淡的光芒。
    眼里却带着一股浓重的戾气,皱着眉,狭长的眸子带着嫌弃望着苏桃。
    眉眼和楚邵琛有五成像,特别是精致的眉眼和紧抿着的唇和那个男人如出一辙。
    可说出来的话可就没有看起来那么美好了。
    “你是个哑巴?”少年微微挑眉,撇了撇嘴。
    苏桃眉头一拧,“我不是哑巴!”
    “那问你,你怎么不说话?”
    少年清朗的声音十分动听,一种介于成人与少年之间独有的音色。
    苏桃直接转身,不想理会这无理的纠缠。
    可那少年却没想就此放过她。
    高挑的身影绕到苏桃的面前,足足比她搞了一个头,阴影直接笼罩了她。
    苏桃不得不抬头看着他,防备的问道:“你要干嘛?”
    少年俯身打量着她,最后摇了摇头,“那个男人品味也不怎么样嘛!不过……”
    少年的手指忽然擒住她的下巴,皱了皱眉,“你这张脸,倒是有些脸熟,好像在哪见过。”倏地,又嗤笑一声,“不过也是,街上长你这样的,一抓一大把,整的都一模子刻出来似的。”
    苏桃气的直接拍掉了他的手,梗着脖子,大声说道:“你说谁整的啊!老娘纯天然的好嘛!你个破小孩,天天不学好,跟个流氓似的,女孩子的脸是能乱摸的嘛!”
    楚邵煜被苏桃吓得神色一顿,没想到她会突然呛声,看向苏桃的身后时眸子里忽然闪过一丝戏谑。
    淡淡说道:“看来你的品味简直恶劣啊,竟找了这么个泼妇。”
    苏桃一怔,他在和谁说话?
    转过身,就看见楚邵琛站在身后,不知道站了多久,神色还是淡淡的,深邃的眸子望着她,看不出喜怒哀乐。
    忽然上前搂住她的肩,像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一样。
    看着对面少年问道:“你怎么来了?”
    楚邵煜看着面前人简直幼稚的举动,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怎么?我不能来吗?这京都又不是你家的,来旅游不行啊!”说完,手撑住沙发一跃,坐到了沙发上,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就吃了起来。
    楚邵琛反应很平静,只是问道:“家里的佣人呢?”
    “我让他们都走了,我在这干什么,他们都盯着,看得我浑身不舒服。”楚邵煜毫不在意的说道。
    楚邵琛忽然转头看向苏桃,嗓音低沉:“你先上去,我跟他聊会。”
    苏桃忽然明白过来,他们两毕竟还是见不得人的关系,他这是要避嫌的意思。
    顺从的点点头,就往楼上走去。
    刚进房间没多久,就听见下面剧烈争吵的声音,大部分都是那个少年咆哮的声音,那个男人冷酷的声音偶尔能听见两句,像是压抑着极大地怒火。
    苏桃躺在床上刷着手机,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着李瑶,眸子微眯,这两个字在她看来十分刺眼。
    苏桃将手机设为静音,扔在了一旁,手机不断地震动着。
    手机还在坚持不懈的震动着,过了半晌,苏桃才慢悠悠的将手机接通。
    果然手机里就传来,那女人的咆哮声:“苏桃,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撬我的保险柜!钱呢?你把我的钱放到哪了?”
    苏桃把手机拿开了些,皱眉,“你在我这撒什么泼?谁拿你的钱了。”
    “你这个贱人,跟我装什么蒜,除了你,还能有谁!”李瑶咬牙切齿的说着。
    “你不要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这锅我可不背。”苏桃盘着腿坐在床上,翻了个白眼。
    “不是你,还会有谁拿你母亲的东西,绝对是你拿了。”
    苏桃一愣,那枚戒指?是那个男人帮她拿回来的,如果按她说的,那里面的钱,是他拿走了。
    这男人倒是腹黑的很,明知道这女人视钱如命,这不是相当于折了她的命根么,难怪会这么发狂。
    苏桃不小心愉悦的笑出声,李瑶在那头听见她的笑声,气的脸色由红转青,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那群人都凶神恶煞的,这次她欠了这么多赌债,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她可不想断手断脚的度过余生。
    而且这小蹄子这次一次性付清了那废物的医药费,绝对是傍上金主了,她连面都见不上,病房也进不去。
    “求你了,把钱还给我好不好,如果我还不了钱,他们真的会杀了我的。”声音颤抖着,祈求道。
    看来是真的逼急了,不然以她那德行,怎么可能会来求她。
    不过,两人的恩怨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且她苏桃从来也不是什么大善大恶之人,更不是什么菩萨心肠,她这人一向有仇必报。
    “你求我也没办法,我没拿你的钱。”

猜你喜欢: 《战锤神座》 《空姐后规则》 《十二笙箫》 《这个校草太难追了》 《都市之身体修改器》 《足球教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