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大清早的耍流氓

    很快,寂静的房间就传来身后男人绵长的呼吸声。
    熬了半晌,苏桃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苏桃起来的时候,房间只有她一人,摸了摸旁边冰凉的蚕丝被,男人似乎离开很久了。
    走了好,不然看到他,她浑身不自在。
    睡饱了,心情也好,哼着小调,脚踩在地毯上,心情愉快的调选衣服。
    刚将睡衣脱下,准备换上挑选的衣服。
    浴室门就被推开了,一道挺拔的身影晕着水汽从浴室走出来。
    苏桃看到房间没人,早就降低防备意识,直接转过身查看声源。
    就看到那男人浴巾系在下半身,人鱼线隐隐可见,一颗颗水珠从胸膛滑落,落入浴巾里。一手拿着毛巾,擦着湿润的头发,一双漆黑的眸子染着笑意,打量着她。
    苏桃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着自己。
    自己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小裤裤,上面未着一缕。
    急忙捂住自己的胸口,脸涨得通红。骂道:“你……流氓!”
    楚邵琛走到落地窗的摇椅前,慢条斯理的坐下,淡淡说道:“形状不错。”
    苏桃一阵羞恼,却找不到更多的词汇去骂这个男人,咬牙切齿:“流氓!”
    男人轻轻“嗯”了一声。
    这一声嗯,带着淡淡的笑意。
    苏桃可听出来了,气的直跺脚,抱着衣服往浴室走去。
    在浴室里足足折腾了半小时,打开门时,男人已经不见了。苏桃拿起手机放在包里,就下了楼。
    男人还是坐在餐桌上喝着咖啡,手里拿着份报纸,神情专注,可能是休息的原因,不再是西装革履,没有穿的那么正式,一件休闲的白色衬衫,黑色裤子,每一个细节都透着高贵精致。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佣人都回来了,在客厅忙碌着。
    苏桃降低存在感,想直接出去。
    就被胡伯轻身喊住:“苏小姐,早安。您还没吃早餐。”
    胡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双手背在背后,站得笔直,笑着说道。
    苏桃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被抓包的错觉。笑着说道:“哈哈,早。”
    “过来吃早餐。”
    男人的声音从餐厅淡淡的传过来。
    苏桃走到餐厅,快速低头吃早餐。
    昨天那小子估计还在床上睡觉。
    “胡伯,家里只留两个能干的佣人。”楚邵琛坐在椅子上淡淡吩咐道。
    “是,少爷。”胡伯站在楚邵琛背后,点头答道。
    “今天去民政局一趟。”
    “我马上让人去备车。”胡伯恭敬说完,就出去了。
    苏桃纠结的皱起眉头,咬着勺子,提醒道:“今天是周末。”
    楚邵琛头也没抬,反问道:“那又怎么样?”
    苏桃好心解释:“周日,民政局的人应该不上班吧。”
    楚邵琛的手机在这时忽然震动起来。
    男人没回答她的问题,微微催促道:“快吃。”
    站起身,走到窗台旁接起电话。
    苏桃郁闷的看着男人的背影一眼,赶紧把面前的粥喝了。
    怎么感觉每一次都是粥,这男人这么喜欢喝粥吗?
    自觉地坐在沙发上,等着男人打完电话。
    楚邵琛接完电话走到她面前,冷声说道:“我出去一趟,到时候直接接你过去。”
    说话的声音比以往还要冷了一个度,眉心也带上了一股戾气。
    苏桃愣了愣,点头应道:“嗯。”
    男人说完就疾步离开,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感觉很急的样子。
    不过她也习惯了男人阴晴不定的样子。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苏桃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拿着手里的遥控器不停换台,没有一个感兴趣的节目。
    忽然看到一条新闻,贺家成功挤入京都前十强,公司估值五十亿。
    屏幕里的贺闵挺拔俊朗,恢复往日如沐春风的形象,贺母打扮得体,满脸笑意,站在一旁,两人和几个老板模样的人站在一栋房地产面前,正高兴的剪彩。
    苏桃看了直皱眉,怎么会这样,贺家短短一个月,怎会升值这么多,这里头绝对有猫腻。
    她在贺家的公司工作的这些年,里面几斤几两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当然有潜力是不错,但还不至于蹿得那么迅速。
    这时,苏桃的手机也响了起来,瞄了一眼来电显示,又抬眸看了电视里面容俊秀的男人。
    手机不停地响着,可见那人耐心十足,或是有十足的把握,苏桃一定会接。
    苏桃想起那些事,心情有些烦躁,接通电话,就听见那男人温润的声音:“苏桃,我们见一面吧。”
    苏桃冷笑一声,“见面?贺先生你觉得你侮辱的还不够吗!在你眼里,我苏桃有这么贱么,被打一棒子,就不知疼不知羞的,屁颠屁颠的又贴上去么!”
    贺闵被呛得一时语塞,在看到苏桃和那个气场强大,俊美如斯的男人在一起时,他脑袋一热,总觉得心底像有什么东西要被别人抢去了,心里空落落的。
    也许是嫉妒心作祟,昏了头脑,神使鬼差的就打了这个电话,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可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他,他想见她。
    “苏桃,我们好好谈谈。”
    苏桃眉头一拧:“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请你高抬贵手,别来烦我了!”
    任谁这样被呛声,心情都不会太美妙。
    果然就听见贺闵压抑怒火的声音:“你就不想知道,你苏家到底是怎么破产的吗?”
    苏桃惊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你来,我就告诉你。”
    苏桃紧紧地抓着手机,眸子里染上了狠意,咬牙切齿道:“贺闵,如果苏家破产和你有关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因为苏家破产就是导致父亲心脏病发作的最大原因,差点害的她家破人亡。
    可能是刚签成了一笔巨额的案子,贺闵话语间不免带上一丝自大,“你能如何?”
    苏桃的眸子里满是寒霜,右拳撰的咯咯作响,声音阴寒:“我会将你拖进地狱,不择手段。”
    贺闵呼吸一顿,这样的苏桃他是陌生的。但是又想到那个将苏桃抱在怀里的男人,心里满是不甘,因为他抱得那个女人,原本应该躺在他的身下承欢。
    可如今,竟成了别人的。
    他不甘……

猜你喜欢: 《万古最强天帝》 《海贼之疾风剑豪》 《从炸掉魂环开始的斗罗》 《大都神医》 《惹火娇妻:苏先生,宠坏我》 《来自异界的影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