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我们不是夫妻啊

    “你来就知道了。”
    贺闵说完就将电话挂落,随后,一条短信发到手机里,是地址。
    苏桃抓紧手机,拿起包出了门。
    苏桃让人送她到了手机上的地址,开了车门,准备穿过马路。
    “滋”的一声,轮胎疾速摩擦地面的声音,十分刺耳。
    忽然一辆火红的小跑,像失控了一般,急速向她驶来,透过玻璃,他看到了秦韵那张狰狞的脸。
    那张疯狂,写满了嫉恨不甘的脸,就这样丑陋的,狰狞的开着跑车向她撞来。
    苏桃感觉自己就像被定住了一半,她想逃,身体却僵硬的动不了。
    忽然背后传来一阵猛烈地推力,抱着她往前扑去,巨大的冲击力,让两人滚落到了绿化带边缘。
    “砰!”一道巨大的声响,从前方传来。
    秦韵的车撞到了树上,车身完全变形扭曲,不知道车里的人是死是活。顿时这一条街鸣起了警笛声,屋里的人都走出查看发生了什么事,十分吵闹。
    苏桃惊魂未定的看向身后的男人,楚邵琛还是保持着紧紧地抱着她的姿势,仿佛一松开,她就会消失。
    楚邵琛眸色紧张的查看着苏桃,问道:“有哪受伤吗?”
    苏桃急忙摇了摇头,除了小腿有几处破了皮,其他没有大碍。
    看向楚邵琛有些不正常的脸色,握住他的手,急忙问道:“你呢?”
    楚邵琛在得到苏桃无事的答案后,顿时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事。”
    苏桃有些不放心,刚刚这么大的冲力,而且这又是水泥地,还有很多小石子,他刚刚这么用力把她抱在怀里,怎么可能会没事。
    苏桃站起来,想看看他的别处,顿时就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你……”
    男人的背后一片鲜血淋漓,衬衫已经磨损得不成形,后面的血迹晕染了整个后背,还有往前襟蔓延的趋势,肉里面还卡了许多小石子,触目惊心。
    苏桃顿时红了眼眶,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哽咽道:“你这还叫没事?”
    楚邵琛失血过多,脸色有些发白,摸着苏桃的脸,语气有些无奈,安慰道:“真的是小伤,只是看起来恐怖些,你别哭,你一哭,我就不知道怎么办。”
    楚邵琛这一说,苏桃哭的更厉害了,“都怪我!都怪我!父亲因为我变成这样,现在连你也……”
    楚邵琛急忙把她搂在怀里,眼里带着心疼,轻声说道:“别自责,不怪你。”
    一个黑衣人赶紧上前扶着楚邵琛,“二爷,我们送您去医院。”
    苏桃擦了擦眼泪,赶紧跟上,跟着去了最近的市医院。
    一进医院,楚邵琛就吩咐,让医生先去瞧瞧苏桃的伤势,知道只是一些皮外伤后,才稍稍放心,进了手术室。
    苏桃就坐在外面六神无主的等着,手指紧紧地撰着椅子边缘,扣得指尖发白。
    一个小护士过来帮她处理伤口,消炎水上在伤口上,“滋滋”的冒着泡泡,很疼。
    一想到男人那鲜血淋漓的后背,心就更疼了。
    就像牵扯到什么往事一样,一些细碎的画面,在脑海里闪现,一个少年站在一片玫瑰花丛里面,看不清面容,慢慢向她走近,伸出一个邀请的姿势,画面又在这里中断。
    头痛欲裂,就像有什么在她的脑袋里撕扯着她的神经,苏桃痛苦的抱住头。
    蹲在她面前帮她处理伤口的小护士,被她一惊,急忙问道:“是不是还有哪不舒服?”
    这一两分钟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都被冷汗浸湿了,神情疲惫,眼神空洞。
    小护士摇了摇苏桃的肩膀,苏桃这才清醒过来。
    看着面带焦急的小护士,疲惫的摇了摇头。
    小护士这才心悬下,柔声说道:“你可能是受刺激了,那边有床,你要不要去休息下?你老公手术完成了,我就去叫你。”
    苏桃疲惫的完全没精力去解释里面那个不是她的丈夫,只能疲惫的点了点头。
    苏桃躺在床上,她实在太累了,意志力一点点支撑不住,睡了过去。
    她又梦到了那个少年,少年还是伸出手的姿势,像是要拥抱她,又像是推开她,在梦里这个画面不断地重复着,撕扯着,再怎么努力也看不清少年的面容,最后只看到少年一个微微扯起的嘴角弧度,她听到他在唤她的名字,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字。
    她大汗淋漓的从梦魇中醒来。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口的呼吸着,汗水浸湿了秀发。
    耳边传来男人清冽的嗓音,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做噩梦了?”
    苏桃点点头。
    男人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只是梦而已。”
    苏桃上下查看着楚邵琛,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一些皮外伤。”楚邵琛神色淡淡的说道,仿佛受伤的人不是他。
    苏桃这才注意到男人坐的是轮椅,小腿上打着石膏,后背缠绕着白色绷带,血迹隐隐渗了出来,不能触碰到伤口,只将一件宽大的衬衫披在身上。
    都打石膏了,怎么可能会没事,这个男人是怕自己自责担心么?
    一个中年男人,戴着一副眼镜,披着白大褂,后面跟着两个小护士,是刚刚的主治医生,走了过来。
    主治医生走进病房,习惯性的扶了下眼镜,看着楚邵琛嘱咐道:“你的伤口这几天不能碰水,你的小腿骨折需要养一段时间,剧烈的活动要避免,特别是你们这种年轻夫妇。”
    医生也是年纪大了,不免有些唠叨,又说道:“之前,我就有一个病人,本来骨折是不严重的,就是小年轻,年轻气盛,两人在床上激烈了些,硬是折腾成了重度骨折。”
    苏桃听得脸越来越红,羞得眼睛不知道往哪看,只能低下头。
    楚邵琛也听得眸子染上笑意,难得有耐心的回道:“我们会注意的。”
    医生又交代了一些忌口之类的事情,就出去了。
    苏桃有些错愕的抬起头,神色纠结的开口:“你怎么不跟他解释?”
    “解释什么?”
    苏桃瞪大眼睛,“当然是我们不是夫妻啊!”
    楚邵琛缓缓说道:“很快就是了。”

猜你喜欢: 《英雄联盟之天赋大师》 《第一武祖》 《至尊无敌纨绔》 《天外有天情外情》 《超级狂暴吞噬》 《我有一方万能仙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