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苏桃,你是不是很得意

    一道满含着怒气的,阴寒至极的声音忽然出现打断了他们的争执。
    楚邵琛坐在轮椅上,就那样平静地望着他们。
    苏桃转过头看着轮椅上的男人,忽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隐约有着不好的预感。
    下意识的解释:“不是你想的……”
    宋衍忽然一拽,将苏桃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戏虐的目光看向楚邵琛,“琛哥,好久不见啊,我要谢谢你,将苏苏保护的那么好。”
    楚邵琛眸子一暗,里面起了杀意。
    声音淡淡的,却带着巨大的挑衅。
    苏桃忽然在宋衍的手臂上用力的咬了一口,腮帮子都疼了,可男人依旧没有放开她。
    外面的客人听见这边的争执,已经围了几个人站在那,指指点点的。
    苏桃被气得眼眶微微泛红,吼道:“你放开我!”
    声音很大,宋衍禁锢着苏桃的手狠狠一僵,眸子有些无措的看着苏桃。
    苏桃用力挣脱开,低着头,明显是压抑着怒火,直接往外走去。
    宋衍想跟上去,被楚邵琛阴冷的声音打断:“你要再往前走一步,你这辈子都别想看见你的姐姐。”
    宋衍脚步生生一顿,错愕的看着那个男人,问道:“你知道我姐在哪?”
    楚邵琛没有回答他的话,淡淡说道:“你试试看。”
    男人即使坐在轮椅上,还是透着一股得天独厚的威严,让人不寒而栗。
    楚邵琛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宋衍的手紧握成拳,最后狠狠的打在了墙上,眸子里满是怒火和不甘。
    苏桃拿起包就往外面走,沈浣有些不知所措,急忙跟在她身后,问她怎么了。
    安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可是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
    沈浣也不好多问,只知道她似乎和那个男人起了争执,最后还有一个坐着轮椅的人来找她。
    苏桃在公司冷静了很久,整个公司的气压都有些低。
    一个同事拉住沈浣,低声问道:“是发生什么了吗?苏总怎么气压这么低,好恐怖,第一次见她生气。”
    沈浣欲哭无泪,她也不知道啊,从厕所出来就这样了,她问谁去。
    苏桃决定干脆放弃这个客户,她跟那男人绝对八字不合,犯冲!
    一切推翻重来,这几天的准备工作算是泡汤了,本来是挑选出来的最佳合作对象,谁知道是这么一无赖,竟然敢调戏她,还被那男人看见了。
    苏桃像是跟自己生气一般,晚饭也没吃,一直在埋头工作,等到晚上,公司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她才想起该回家了。
    “轰隆隆!”忽然一声惊雷从外面传来,顿时电闪雷鸣,瞬间倾盆大雨,雨点敲到玻璃上哗啦啦的。
    苏桃被这一声雷,吓得白了脸。
    办公室的灯忽然暗了下去,苏桃“啊”的一声,赶紧缩到了办公桌底下。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黑,完蛋了,这肯定是跳闸了。
    公司里的人都走了,谁来帮她。
    这天也真是的,刚刚还好好的,这雨怎么说下就下,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苏桃缩在角落里,手指颤颤巍巍将手机里的电筒打开。
    眼睛睁的跟铜铃似的,生怕下一刻哪个方向就会冲出一头洪水猛兽一般。
    从办公桌下爬了出来,赶紧跑向门口,好不容易下了楼,她悲催的发现,她没带伞。
    这一片都是办公区,根本打不到车。
    算了,淋下雨没什么大不了的,拿着包微微挡住头,就往雨里冲了出去。
    下雨天不好打车,等了好一会,才拦到车。
    苏桃进了楚家大门,佣人急忙迎了上来,急呼道:“小姐,你怎么没带伞啊,你看着浑身都湿透了。你可以让司机去接你啊。”
    苏桃笑着说:“忘了。”
    她是真忘了,可以叫司机这回事了。
    苏桃浑身通透的进了房间,踩到这昂贵的地毯上时,直呼罪孽深重。
    想了想今天在店里的事情,还是应该和那个男人解释一下,免得误会。
    看向旁边的人,问道:“李婶,少爷呢?”
    李婶接话:“少爷在书房,不知道怎么了,喝了很多酒,我们做下人的不好劝,小姐你去劝劝吧,他还受着伤呢。”
    还喝酒?这男人不要命了?
    “好,我知道了。”
    苏桃站到书房面前,敲了几声,里面没人应,便把门推开了。
    房间里没开灯,她不知道灯开关在哪,只能看到清冷的月光打在男人冷峻的身影上。
    在月光下,房间并不是很黑,苏桃鼓起勇气走进那个男人,就闻到一股浓郁的烟味和酒味。
    闻得她直皱眉,这是怎么了?真因为今天那事受刺激了?
    苏桃蹲在男人面前,男人低着头,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脸,轻声说道:“你还好吗?”
    楚邵琛极其缓慢的抬起头,那双眸子,幽深的可怕,整张脸上布满了戾气和阴寒,苏桃被吓得直接后退倒在了地上。
    就听见男人阴狠的声音:“苏桃……”
    苏桃直呼不好,他这状态不对。
    果然,男人极具侵略性的压上了她,一双幽深的眸子望着她,像是在呢喃:“苏桃,你是不是很得意,仗着我对你的爱意,所以你有恃无恐,每一次都这样践踏我的心意,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
    苏桃被男人的话语说的摸不着头脑,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凶猛的吻了上来。
    这不是吻,更像是野兽的撕咬,苏桃感觉自己的唇很痛,非常痛,血腥味在两人的口里蔓延着,不知道是谁的血迹。
    男人用力的抓住她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嘴角勾起一个凉薄的弧度,“你要看清楚,这次的人是谁!”
    苏桃害怕的瞪大了眼睛,不断的后退着,头发被用力的撕扯着,阵阵发麻。
    楚邵琛抓住苏桃的小腿硬生生的把她拽了回来。
    力度之大,苏桃真的怀疑自己今天会死在这。
    苏桃疼的弓起了身子,身上的分不清是冷汗还是雨水,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虚弱的可怕。
    黑暗中她还可以看见男人嗜血的眸子,凌乱的的发丝下,男人脸充满了戾气。
    最后还是承受不住,昏死了过去。
    苏桃醒来的时候,恨不得撞死过去,下面的撕裂感,让她一动就痛不欲生。身体内像有一把火在燃烧,要将她焚烧殆尽,可身体的温度又冰冷的可怕。

猜你喜欢: 《魔妃每天都想跑路》 《三千世界快穿》 《武者的箱庭之旅》 《亲吻睡美人》 《蔺先生,偷偷喜欢你》 《基本剑术》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