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不想看见我吗?

    苏桃紧紧地咬住下唇,渗出血来,指甲抠住地毯,指甲翻断,连皮带肉,可知她忍受了多大的痛楚。
    苏桃无力的躺在地毯上,身上未着一缕,青紫痕迹狼狈不堪,男人早就不知去向。
    深呼吸了几口气,挣扎的爬起来,捡起地上男人遗落的衬衫,紧紧地包裹住自己,扶着沙发,几乎连滚带爬的,手才颤颤巍巍的打开门。
    这几步距离和开门的动作,用完了她所有的力气。
    瘫软的往书房外摔去,彻底昏迷过去。
    李婶正在外面打扫卫生,看到那个苏小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忙惊呼道:“苏小姐!”
    她这一身触目惊心的痕迹,直接让她傻眼了,她也是为人父母的人,看到苏桃身上的施虐痕迹时,直接红了眼眶,哆嗦着忙叫人打了急救电话。
    苏桃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身上还是使不上多少力气,努力看向周围,
    “医院?”苏桃看着周围雪白冰冷的墙壁,还有自己手上正输着液。
    李婶手里拿了一个保温饭盒,看到苏桃睁开了眼睛,惊喜道:“苏小姐,你醒了!”
    还没给苏桃说话的时间,就急忙跑出去找医生了。
    一会,一个主治大夫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又给她量了一下温度,说:“温度是降了,但身体还很虚,这几天先吃流食。”
    医生看着苏桃虚弱的模样,皱眉,压低声音对一旁的李婶警告道:“还有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做家人的,从家里送来的人可以变成这样,你们是不是家暴?如果是,我现在就叫警察来,给你们好好治治。”
    李婶急忙摇头,“不是的……”
    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这伤确实是少爷弄出来的。
    苏桃看不过去,这事跟李婶没关系,而且还在那人手下工作,这不是为难她么。
    实在没有力气说太多话,只能轻声解释:“不关她的事,不是家暴。”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医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又嘱咐了几句,就出去了。
    李婶苦着脸,坐在苏桃的床边,一张略微沧桑的脸上满是心疼,哽咽出声:“你说少爷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呢,平时书房我们也不能进,如果苏小姐你没出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你受伤这么严重,万一……”
    这孩子在大户人家住着,没有半点架子,还对他们呵护有加,这下她出事了,心里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李婶像是想到事态最严重的地方,掩着面小声哭了。
    苏桃虚弱的抬起手搭在李婶的手上,笑着小声道:“李婶你别哭,你看我不是没事么。我好饿,李婶你是不是带吃的来了,我可看见了。”
    李婶赶紧抬头,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哎呀,你看我这脑袋,苏小姐已经两天没进食了。快,我刚回去替你熬了点粥。”
    “两天?”
    李婶将热腾腾的粥装到碗里,递给苏桃,嘴里说道:“是啊,苏小姐你昏迷了两天了。你手没劲,我来喂你吧。”
    苏桃看着自己因为承受巨大的苦楚而翻断的指甲,苦涩的笑笑,只能点点头,“麻烦了。”
    “不麻烦。”说着又将苏桃的床升高,舒服些。
    竟然昏迷两天了?那公司会不会乱套了,手机也不在身边,得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倒是可以借李婶的电话用,可是她也不知道公司人的电话号码。
    苏桃将粥喝完,看着李婶,问道:“你能帮我把手机拿来吗?我昏迷了两天,得跟公司说一声。”
    李婶将碗收拾好,立马答应:“当然可以,苏小姐你先休息会,中午我给你送饭的时候,给你带过来。”
    苏桃笑道:“谢谢李婶。”
    “你这孩子这么客气干嘛,顺手的事。那我先走了。”李婶交代完就走了。
    李婶一进楚家就感觉气氛不对,拉住旁边的人低声问道:“是不是少爷回来了?”
    那人连连点头,压低声音回答:“是啊,就是脸色不对,挺吓人的,反正今天小心点吧。”
    李婶看见苏桃被弄成这样,心里对少爷是有些不满的。毕竟苏桃这孩子他们都看在眼里,对他们真的没话说。
    中午的时候,李婶进了房间寻思着,这手机在哪呢,苏小姐没说清楚。
    在房间查看了一圈,也没找到。
    刚转身,就看见那个男人满脸戾气的站在那,冰冷的眸子盯着她。
    “你在找什么?”
    李婶被吓得话都说不完整,哆嗦着:“没……找什么。”
    男人手机握着一只银色的手机,正是苏小姐的。
    楚邵琛拿着手机的手抬了抬,淡淡说道:“她让你来的?”
    李婶没法子只能点点头。
    “她自己怎么不来?不想看见我么?”
    李婶错愕的看着他,想起苏小姐躺在病床上,遭遇的种种,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鼓起勇气说道:“少爷你是不是误会苏小姐了?前两天苏小姐浑身通透的回来,我跟她说你喝了很多酒,让她去劝你,苏小姐衣服都没有换,直接去书房找你了,然后……前天早上就看见苏小姐奄奄一息躺在那。”
    楚邵琛听到这些话,僵硬着身体顿在原地。
    李婶说道后面,声音都带着一丝恐慌:“平时书房这种地方,我们也进不去,万一苏小姐……一直待在书房没有出来,那么……”
    那么就算是死在里面,也不会有人知道。
    楚邵琛紧紧地握住手机,心里充满了悔恨,他都对她做了些什么啊,口口声声的说爱着她,却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
    一个那么高大的男人,脸上的痛苦和心疼显而易见,身体隐隐颤抖,仿佛忍受着巨大的痛楚。
    “她现在怎么样了?”
    李婶小心的回答:“烧已经退了,但这几天应该还下不了床。少爷你要不要去看看她,有什么事情说开了就好。”
    楚邵琛摇了摇头,将手机递给她,说了一句:“好好照顾她。”
    话落,往外走去,小腿处的白色绷带隐隐可见。
    楚邵琛神色恍惚的坐在沙发上,指尖烟雾缭绕,他去了,无疑会加重她的病情,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

猜你喜欢: 《没有人比我更懂修仙生活》 《赘婿丹帝》 《穿进无限文科高考》 《极品仙尊奶爸》 《除妖异录》 《定河山》

热门小说